莉兹的心急剧地动摇着。
    她见过青年角斗场上的英姿,自然知晓这位骑士长的身手如何矫健。
    他绝对可以躲开,不,早在她碰到他之前,他完全有一百种方式可以阻止这一巴掌落下。
    她的手掌高高扬起,心里却是早已作了落空的准备。
    ——所以,她才问他,为什么不躲。
    “为什么要躲?”
    缄默片刻,骑士长不答反问。
    少女正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瞪着他,安德森的眼神凝了凝,去抓她的手腕。
    =Please  support  the  copyrighted  work  <a href="/books/712405=" target="_blank">/books/712405=</a>
    莉兹以为安德森这是要还手了,想挣脱青年的钳制,结果当然是失败了——骑士长握着她的手腕,将那蜷缩的手指摊平,露出嫩生生的掌心。
    果然红了。
    他想。
    “疼吗?”
    他轻声问。
    莉兹刚要讥讽他,就被骑士长接下来的动作惊到了。
    青年竟然伸出了舌尖,像受伤的小兽舔舐自己的伤口一般,那柔软而湿润的一点,正轻轻地舔舐着她掌心的那片通红。
    “呜嗯……”
    火辣辣的痛处被温柔地舔舐着,少女忍不住发出呜咽之声,又恨恨地咬住了唇,压回了那羞耻的呻吟。
    “你放手!”
    莉兹也不再用敬语了,这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不配!
    少女浑然不知,自己威胁的声音浸染了娇柔的媚意。
    安德森挑眉:
    “您为什么这样生气,只是一个晚安吻而已。”
    青年的语气无辜。
    他虽然受了一记耳光,却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挨这一巴掌。
    =Please  support  the  copyrighted  work  <a href="/books/712405=" target="_blank">/books/712405=</a>
    明知故问,无耻之尤!
    莉兹被他气得浑身颤抖。
    还请这位骑士长大人,不要玷污纯洁的“晚安吻”好吗?
    “您这么生气,”莉兹的肩膀在微微颤抖,一直观察着她的安德森强忍住了将落水的夜莺揽入怀里的欲望,“难道是因为……您的身体有反应了么。”
    “才没有!”
    少女红着脸反驳,一双晴空般的蔚蓝眼眸燃着火烧云,对英俊挺拔的骑士长怒目而视,语气却莫名的虚弱无力。
    现在的莉兹也无法判断,这是生理的虚弱,还是心理的虚弱。
    或许两者皆有。
    莉兹下意识并拢了自己孱弱无力打着颤的腿。
    =Please  support  the  copyrighted  work  <a href="/books/712405=" target="_blank">/books/712405=</a>
    “唔,脸上似乎的确是厌恶的……”
    青年的语气有所保留。
    无他,只因为她的演技太糟糕了。
    默默关注了伯爵夫人叁年的骑士长,早已掌握了少女所有的细微表情与肢体语言。安德森一眼就看穿了,莉兹脸上的厌恶神情是故意装出来的,色厉内荏。
    ……姑且,给他的小姑娘留点面子吧。
    骑士长细细考量着思忖。
    不过,有些事情必须挑明。
    否则,这朵羞怯的玫瑰大概会一直逃避自己真实的内心。
    从前安德森只是有些怀疑,时不时暗暗嘲讽自己自作多情。
    然而,过往那些,她飘忽的眼神里若有似无,却让他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的情感,终于在城堡幽暗楼梯间的心跳错乱节拍中,寻见了证据。
    以及,在方才那个绵长的吻里,得到了最终的确认。
    他听见了,她的心跳,和他的共鸣。
    一如此刻,在他的掌下颤抖的她。
    既是柔弱无助,又是在祈求怜爱。
    “可是我总觉得,”他爱怜地抚摸着她的脸庞,“至少,您的身体……好像很喜欢我。”
    ///
    草莓酱的碎碎念:
    算是双向暗恋吧……不过,被很多人爱着的伯爵夫人从未正视过自己心里这一份隐秘发芽的情感。
    然后,现在天雷勾地火了。
    下章是与骑士长的H场合。
    城堡幽暗的角落,骑士长与伯爵夫人的秘密偷情。
    明明只要再走过一段铁索桥,越过护城河,便是蔷薇庄园派来接女主人的马车。
    可是莉兹偏偏沦陷在了这个角落,迷醉于这个背德的怀抱中,无法自拔。
    一墙之隔,守门的士兵正在交接岗位,他们谈论着宴会上惊鸿一瞥,玫瑰夫人惊人的美貌。这些夹着意淫的赞美,全都被骑士长听得清清楚楚,所以只好更加猛烈地……
    啊,明天见~
    --

章节目录

玫瑰夫人(西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正版草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正版草莓并收藏玫瑰夫人(西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