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是心非的坏孩子。”
    安德森抱着他的玫瑰轻叹。
    “您怎么可以这么别扭……既惩罚您的骑士,也在惩罚您自己。”
    若非骑士长在一厢情愿之中率先突破了道德与守则的束缚,舍弃全部尊严与骄傲,苦苦地坚持,乞求高高在上的她施舍一秒的余光,看一看他的真心,若非如此,他们是不是永远也无法像这样拥抱在一起?
    这个拥抱,对于安德森来说,来得有些迟了,却也已经是最好的应答。
    至少他得偿所愿,验证来的少女真心,虽然别扭,但终归是求仁得仁。
    人类的视力不比血族。
    城堡的角落,幽暗的光线若有似无地漂浮着尘埃,莉兹看不清骑士长的神情,耳畔响起的话音反倒格外清晰。
    少女脸颊微热。
    安德森一语中的,莉兹也感到有些难为情。
    但她仍旧倔强地坚持,自己就是这副别扭又执拗的乖张脾性。
    陌生人面前,还能用乖巧安静的外表适时掩藏。一旦离得近了,便暴露无遗。
    从小到大,村庄里人人都夸伊丽莎白是个温柔娴静的小姑娘,只有小姑娘的哥哥知道,自己的妹妹早已被惯得坏了根骨。
    但……还不都是他惯的。
    莉兹无声地叹息。
    她想哥哥了。
    从前艾伦总是调笑她,这种糟糕的性格怎么嫁得出去,怕是长大了,还要跟他这个兄长继续相依为命。
    一别三年……也不知道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艾伦一定想不到,令他头疼不已的小姑娘,不仅嫁出去了,而且伴侣还是血族的伯爵。
    莉兹的神思飘忽,仗着周围暗色的帷幕替她掩护,却没料到自己最细微的神情都被青年尽收眼底,一览无遗。
    “哎呀。”
    莉兹吃痛地娇呼。
    为了惩戒少女的走神,安德森带了点力气,捏了捏那腰间的软肉。
    莉兹自知理亏,踮起脚尖讨好地环上了青年的脖颈。
    馨香满怀,安德森的手也不再只是虚虚地环着少女的腰,开始了进一步的探索。
    首先需要脱卸的,是少女身上碍事的斗篷。
    那是临别之前,拉斐尔亲自给她穿上的。
    莉兹下意识阻拦:“别……会弄脏的。”
    安德森对着她敏感的颈窝吹着气:“等会儿丢一个清洁咒语。”
    清洁咒语……
    轻描淡写的两个词,却让莉兹心中顿生艳羡。
    真不好意思啊,她不仅是个人类,还是一个魔法天赋为零的纯种麻瓜。
    似是误解了莉兹的沉默,安德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您这么在意王储殿下……的斗篷吗?”
    “嗯?也不是啦,”莉兹歪了歪脑袋,笑了,“骑士长阁下,请问您这是嫉妒吗?”
    骑士长并未给出正面回答,只是颔首:
    “既然您不在意的话,那么……”
    青年一把抽开了少女胸前的系带。
    王储殿下亲自给莉兹穿上的斗篷坠了地,沾染了尘土。
    “……是嫉妒。”
    再抬起头时,安德森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嫉妒心,毫无遮掩之意。
    “我嫉妒着那位殿下。”
    这是安德森内心的真实想法。
    王储殿下想抱一个女人,便可以直接将她拥入怀中。
    无论占有还是保护,屹立于权利金字塔巅峰的存在,总是最具资格的所在。
    “我很嫉妒。”
    青年轻声说。他的语气异常柔软,接近于缠绵的撒娇,偏又澄澈敞亮得全无心机。
    恰好是少女受不了的那一种。
    莉兹有足够的耐心与人迂回婉转,却唯独不擅长应付这样的直率。
    少女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骑士长的眼神应当是严厉的,对着她却总是分外的柔软,甚至带着一分湿润迷蒙的氤氲水汽。
    湿漉漉的,像一只趴在乡间小道上,懒洋洋撒着娇晒太阳的小狗的眼睛。
    喔,帝国豢养的守卫宫廷秩序的黄金猎犬,在她面前变成了摇尾乞怜的流浪小狗。
    这个比喻不合时宜。
    电光火石之间,莉兹却联想到了安德森第一个吻的生涩。
    虽然直觉难以置信,但是哪怕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她还是问了出来。
    “之前那个……该不会是您的初吻?”
    她的小狗诚实地点了点头,仿佛全身心地信赖依恋着主人。
    “呀……”
    少女轻轻地抽了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
    莉兹顿感棘手。
    原本只是猜测,却不想真的被自己言中了,此刻的少女心头一颤,难以言喻的情绪化开层层涟漪。
    “那么您呢,”安德森低头,微凉的薄唇贴了过来,轻轻碰了碰她的,“这里,除了雪莱伯爵和我,还有谁碰过?”
    青年蓦地顿了顿:
    “或许,拉斐尔殿下?”
    王储的名讳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变得羞以启齿,连应承都恍然带着些许不堪。
    莉兹沉默着颔首,略微有些难为情地偏过脸去。
    场面一时间有些安静。
    少女默默细数着这难堪的静谧,心里的问题像泡泡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咕噜噜地冒出沸腾的水面,层出不穷。
    她想问他是不是感到不公平,又会不会觉得,她和他从前想象的不一样,对她的认知因此而产生改变,所以感情也……
    莉兹越想越多,然而下一刻,自己都尚且并未来得及消化的复杂情绪,被青年用亲吻悉数堵了回去。
    一冷一热、温度截然相反的唇瓣,紧密地贴合着彼此,不留一丝空隙。辗转碾压,起初安德森略带了一点嫉妒和惩罚的重,但很快就归于温柔的平静。骑士长的爱如同大海一般,包容而深邃。
    没有探入内里进行更多的齿舌交缠,只是浅尝辄止。
    蜻蜓点水的一个吻,已然表明了他的态度。
    莉兹内心一连串的问题瞬间消失,荡然无存。
    一个接着一个的不安泡泡,被情人的吻逐一戳破。
    现在,少女没有问题了,安德森却有问题要问她。
    人类是生性贪婪的动物,血族也没什么不同。
    他在确认了第一件事之后,便不再满足于她对他只是生理性的依赖。
    既然她的身体这样喜欢他……那么,他是否有理由,能够大胆地去推测,她的心,其实也有着哪怕一丝一毫的,眷恋他呢?
    高大的血族青年希冀的眼神很亮,小心翼翼的微光像是某种柔弱的小兽幼崽。
    于是,有那么一瞬间,莉兹不想看见星光黯然。
    伯爵夫人以一贯的矜持态度,默认了。
    城堡欢庆的夜,为恭贺王储殿下的正式成年,燃放了盛大的礼花。
    焰火的爆裂之声传来,安德森只觉得自己内心的黑夜,在同一时刻,炸开了漫天最璀璨绚丽的烟花。
    满胀着的幸福感,令骑士长几乎晕眩,站立不稳。
    所幸,灵魂里横冲直撞的欣喜,在爱人的身上及时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骤雨般狂热的吻落了下来,青年的唇微凉,舌却是火热的,犹如一条灵巧的蛇,游弋在少女白皙细嫩的脖颈。
    过电般酥酥麻麻的湿润触感,莉兹承受不住似的向后仰去。少女流丽的颈部线条,直直地绷成了一道天鹅濒死的纤细弧度。
    连心脏都在微微战栗呢。
    似乎想以这样的震颤,催促着少女那别扭着的灵魂:承认吧,承认你的真心,你是喜欢他的。
    是啊,她的身体固然是敏感的,但也不应该这么敏感。
    到了这时,如果莉兹仍然非要坚称这其间没有一星半点的爱意在作祟,怕是那云端的爱神,芙洛丽亚冕下也要皱着眉头降下责罚的吧。
    安德森一边细细密密地吻着少女裸露在外的雪嫩肌肤,一边隔着薄薄的衣裙,摸索着揉捏微微战栗的娇软身躯,四处点火。
    被他触碰过的地方,无论是唇舌覆盖,还是手掌游走,都不可避免地擦起了带电的火花,由表及里地流窜着燃烧。
    快感在体内迅速积累,情欲节节攀升,占据脑海,昏昏沉沉,无力思考。
    最最坏脾气的别扭小姑娘也没有办法继续口是心非了。
    欲望与情感终究冲破了理智的桎梏,莉兹渐渐放任自己徜徉在欲海之中,随波逐流。
    肢体动作是最诚实的语言。
    莉兹缠绕着青年,宛如一株凌霄花攀附着她的橡树。她拥着他,一颗小脑袋在坚硬宽阔的胸膛蹭来蹭去,小屁股也翘着,在宽大的掌中一扭一扭轻颤着。
    怀里娇弱的美人柔若无骨。
    骑士长眼神幽暗。
    安德森行走宫廷,曾遇见过不少主动撞上来投怀送抱的贵妇人,有些甚至用了催情剂,为求一响贪欢。
    安德森都忍住了。事后也没有招妓发泄。
    然而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那些隐忍的克制,并非是他自控力惊人,而是因为,他还没有遇见真正的欲望。
    于他而言,名唤伊丽莎白的玫瑰便是最强效力的催情剂。
    骑士长再无法保持冷静的自持了。
    安德森深深地呼吸一口气,鼻尖萦绕着少女馥郁的体香。
    藏于斗篷之下的,是一袭华贵的衣裙。
    款式简洁,设计也是一派返璞归真,没有媚俗地追逐上流的风向,。
    它的华贵在于细节与面料。
    闪着光的绸缎,在暗夜里宛如一匹流动的静河,安德森轻轻摩挲,不出意料地摸到了极为精细的暗纹。
    细细密密的针脚诉说着不动声色的奢靡。
    安德森心想,果然是王储殿下一贯的审美偏好。根本不需要追逐上流的风向,因为这件裙子的主人,便是那风本身。
    不过,在安德森看来,比裙子更耀眼夺目,真正散发光芒的,是他的玫瑰。
    ——他何德何能,竟敢称呼“他的玫瑰”。
    骑士长的手已经摸到了拉链的位置,却又像突然被什么刺痛了似的,收回了指尖:
    “我可以吗?”【んαιταɡsんūωū.мЁ】(haitangshuwu.me)
    青年的眉眼间是低垂着俯就的小心翼翼,唯恐从美梦中惊醒一般。
    莉兹叹息一声。
    像当初他牵引着她的手去握发烫的剑柄一样,少女牵引着青年的手,拉下了裙子的拉链。
    少女雪白的胴体在暗夜里发着光。淡淡的莹白,犹似月光的清辉,点亮了这幽暗的角落。
    不,不是如同月光,对于安德森而言,她即是明月本身。
    月光普照世间。
    而他的明月专属于他一人。
    至少此时此刻,专属于他。
    莉兹略微羞涩地夹紧了双腿。她的情人似乎还没有注意到,少女白嫩的腿间一片光洁,水光潋滟。
    不过,王储殿下虽然强行扣下了亵裤,倒是大发慈悲地给她留了胸衣。
    绸缎质地的胸衣薄如蝉翼,点缀着曼妙的蕾丝,轻柔摇曳着的梦幻,恍若镜花水月,一触即碎。
    底边一丛轻纱制成的花朵,托举着少女奶白的酥胸。
    呈现在青年面前的,仿佛是一个精心准备的礼物,待他拆开。
    执剑的骑士,一颗心必须坚韧不拔、永不动摇,一双手,更是决不容许一丝一毫、微乎其微的颤抖。
    骑士长的执剑之手,那双安德森一直引以为傲的手,眼下正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着。
    ///
    草莓酱的碎碎念:
    这一章藏了一个与隔壁《贫穷魔女》的联动小彩蛋~
    --

章节目录

玫瑰夫人(西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正版草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正版草莓并收藏玫瑰夫人(西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