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少女被吻得眼含春泪,双颊酡红,娇喘吁吁地用手推他的胸膛,安德森才停了下来。
    “元帅大人怎么会来?”
    青年动手开始解少女衬衣的纽扣。
    “唔……好像是,慰问士兵,顺便……啊……”
    莉兹的回答断断续续不成语调,因了丈夫单手去解扣子,另一手则大力地隔着衬衣揉弄着她的胸。
    禁欲的骑士长大人竟然也会有这样急色的时候。
    伴侣难得的情态也点燃了莉兹的欲望,她夹着腿儿,身下的花穴翕动着张开了小口,流出了催促的蜜液。
    听了妻子的话,安德森眉尖一挑,慰问士兵的范围,也涵盖到了宫廷的骑士队么。
    这位元帅大人,怕不是为了慰问最后的少女,才去慰问了先前那么多的士兵吧。
    年轻的骑士长目光倏忽深沉。
    这扇门,所能做到的不过是隔绝一些窥探的视线,而永远无法隔绝的是人们泛滥的欲望。
    怀璧其罪。玫瑰般娇艳的美人是他甜蜜的忧愁。
    安德森叹息一声,只觉得自己需要更努力才行。
    只有爬到最高的地方,才能护住最珍贵的宝物。
    莉兹迷迷糊糊的,隐约听见纽扣崩坏的声响,心疼地嗔怪了丈夫一声,“你放手呀,我自己来。”
    衬衣解到一半,半挂在少女圆润莹白的肩头,露出了一点胸前的沟壑,欲说还休的阴影,最最诱人。
    安德森吸了一口气,阻止了莉兹的动作:
    “不用了,就这样吧。”
    “嗯?”
    对于丈夫的中途变卦,莉兹有些不解。
    安德森一边揉着那半露的酥胸,一边探入了少女微皱的裙底。
    莉兹“啊”地娇吟了一声,羞涩地轻轻按住了男人作怪的手。
    “别、别在这里,我们去床上呀……”
    一本正经的骑士长,婚后的每次情事都是在床上进行,姿势也是中规中矩。
    莉兹不明白,今天为什么……
    等等!
    灵光忽现的少女喘着气,仰起头来注视着青年:
    “您生气了吗,亲爱的?”
    “嗯?”
    他的手掌被莉兹按住了。
    安德森其实可以轻而易举地挣开,但他顺从地没有再动,只在大腿内侧的柔嫩肌肤上,用手指一圈一圈暧昧地打着转。
    “因为……那位元帅大人?”
    少女试探着的询问小心翼翼。
    安德森一抬眼,就对上了那双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眸。
    看得他都硬了。
    青年叹息一声。
    早在抱着她亲吻时就硬得发疼的阳具,在这个眼神的交汇里,更硬了。
    “并没有,”安德森轻轻地吻了吻她,温柔地否认了,“这不关路德维希大人的事情。亲爱的,我们不要再谈论无关的人了。”
    他现在只想,好好和她“交流”一番他们彼此的事情。
    莉兹低低低应了一声,模样乖巧而柔顺。
    天真的少女自是不疑有他,全心全意地信赖着自己的伴侣。
    安德森只觉得自己的下身硬得快要爆炸了。
    但是青年没有立即提枪直上,首先,他要确认一下,他的小宝贝有没有动情。
    无论何时,莉兹的感受总是优先放在第一位的。
    “乖,让我摸摸看……”
    安德森隐忍地低喘着。
    莉兹听出了丈夫显然已是难耐至极,也便不再阻拦。虽然这样的姿势让她有些难为情,但到底莉兹并不是那种生性古板的姑娘。
    少女的手松开,温驯地垂落在腿侧。安德森的手指得以十分顺利地探入隐秘的腿心花丛中,意外摸到了一手的湿滑,远比他想象的还要……
    “这么敏感……”
    青年舒出一口气,兀自喟叹一声,便感觉到指尖的花瓣害羞地合拢起来,少女的双腿也并拢了,夹住了他的手,不肯他再摸。
    安德森有意调笑自己娇怯的小妻子:
    “莉兹……只是亲一亲就这么有感觉了吗?”
    “才、才不是!”
    还不是因为是你才……呜。
    这句心声莉兹却是不敢说出来的,今天的骑士长让她已经有些害怕,她不想再刺激他了。
    新婚燕尔的小姑娘脸皮薄,被丈夫说得愈发害羞,小幅度的忸怩挣扎只增添了情趣而已。
    不经意间,莉兹瞥见了安德森披风下的花束。
    “啊,那个,花……”莉兹想要借此由头暂时逃开青年的桎梏,“我去找个花瓶装水养起来。”
    “不用管它。”
    安德森轻笑一声,毫不吝惜地随手将精挑细选的花束扔到了一边。
    莉兹心疼的视线尚未收回,就被动情的青年捧起了微热的脸庞:
    “您远比玫瑰更娇艳美丽。”
    安德森不自觉使用了敬语,那是对一个绝世美人,发自内心的本真称赞。
    莉兹还想说什么,刚一开口,就被本能的呻吟替代了内容:
    “嗯……啊哈,太……”
    骑士长执剑的手插了进来,随意捅了两下,贪婪的小嘴巴便发出了“咕啾咕啾”的淫靡水声。
    安德森咬着少女粉嫩的耳朵,故意轻轻吹着热气:
    “水真多,看来我心爱的小宝贝已经准备好了。”
    莉兹脸红着没吭声。
    青年松了腰带,半褪了长裤,按着莉兹的手将自己的亵裤拉了下来,硕大的昂扬挣脱了束缚,一下子弹了出来。
    温文尔雅的骑士长,他的阳具却没有他的人那么柔和。
    坚挺粗壮的巨物模样近乎狰狞。
    莉兹羞涩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又忍不住从指缝间偷瞄:安德森的阳物已经完全勃起,筋肉虬曲,每一道粗粝凸起都正好暗合了她的柔媚内陷。
    他们的身体天然地契合,情事自然十分合拍。
    骑士长的器物伟岸,体力也极为出色,站立抱着肏干小姑娘,也能干进那柔媚内里的最深深处。
    娇小柔弱的少女被高大的血族青年压在了门上,上身的蕾丝衬衣敞开了春光,中间几颗纽扣崩落,酥胸裸露,随着剧烈的起伏而晃出阵阵雪白的浪,下身的长裙则被高高掀起,皱巴巴地堆在了纤细的腰间。
    男人宽大的手掌托着水淋淋的小屁股,顺势掰开两只腿,直挺挺地操开了那酥软的身子。
    “嗯,哈啊,太深了,里面好酸,要被插坏了,呜……”
    莉兹下意识搂住了骑士长的脖颈寻求怜惜,大开大合之间,支撑不住的双腿颤抖着环住了青年健壮的腰身。
    安德森素来怜惜身为人类的娇妻体弱,然而今天格外放荡的姿势深深地刺激到了一贯正经的骑士长,青年的双眼兴奋得通红,不自觉便发了狠劲。
    “啊啊,又、又到了——!”
    像是回应他的热情,抑或奖励他的勇武,少女高声尖叫,绵软甜美的嗓音浸透了情欲的喑哑。
    “好、好舒服,唔……”
    柔嫩水滑的小穴绞着青年,层层叠叠的媚肉一拥而上,贪婪地嘬吸着鹅卵般的硕大圆头,渴求着吸出汁水。
    滚烫的肉棒几近凶狠地捣着泥泞湿滑的花壤,粗长的顶端略带微翘的弧度,像一把小勾子似的,深深嵌入甬道深处最要命的褶皱。
    每一次的深入,带着的狠劲都像是要捅破少女薄薄的小肚皮,再撞碎那嫩豆腐似的小屁股。
    ——今天的丈夫好像格外强悍呢。
    这个模糊的念头在莉兹灌了浆糊一般昏胀的脑海一闪而过。
    在男人狂轰滥炸的猛烈攻击下,呜咽着的少女抖如筛糠,犹如狂风暴雨中的娇花,小脑袋无助地摇摆着,灿金色的发丝夹杂着汗水狂乱地飞舞,全身剧烈晃动,更兼战栗不已。
    安德森仍觉得不满足:
    “莉兹,小宝贝,来亲一亲,嗯?”
    青年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裹挟着浓烈的情欲。
    欲海浮沉之际,早已晕乎乎的小姑娘领了命令,抬起头,笨拙地献上了自己的唇舌。
    骑士长轻而易举地攻陷了少女上下两个城池。
    单看上面,新婚的小夫妻依偎在一起,黏黏糊糊地亲吻着,一幅温情似水的缠绵画卷,根本想象不出,两人联结的下身,男人的动作完全没有面上的分毫温柔与怜惜,提腰甩胯,近乎粗暴地操弄着娇妻,而那被狠狠屠戮着的花穴更是泛滥成灾,泥泞不堪。
    “轻一点,亲爱的,啊啊,莉兹受不住了,呜呜……”
    青年径直掰开了雪白的屁股,一下一下撞出翻涌的臀浪。少女背后的木板吱呀作响,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安德森一整张脸都埋在了莉兹胸前柔软的起伏中,含着嫩蕊与乳肉狂浪地吮吸吞舔。莉兹被迫挺着一对椒乳,将娇嫩敏感的部位送入对方火热的口中,类似于喂奶的举动燃起了男人胯下邪肆的火,愈发凶狠地肏干着身下湿软的甬道,一下一下地往花径尽头的小口撞击。
    莉兹咬着唇。含着自己的手指咬着,她借助于此来维持最后一点清醒的神志。
    很快安德森便发现了少女的小动作,心疼不已。他知道这次是自己要狠了,但是眼下的情状早已不允许他中途停止。
    “乖……嗯,别咬自己……”
    骑士长喘息着,一把撕开了自己的衬衫。
    “受不住了,就咬我的肩膀。”
    莉兹心里不愿伤害丈夫,但的确承受不住此刻过盛的激情,她需要咬着什么东西来发泄。
    他的东西快把她的小肚子顶破了……莉兹咬着男人肌肉紧绷的肩,神情迷醉,半是痛苦半是愉悦。
    已然是舒爽到了极点。
    快感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堆垛,几乎要把这对情人齐齐淹没。
    “呜,要,要到了,啊……”
    少女积蓄了大量透明液体的通红眼眶,滚出颗颗珍珠似的热泪。
    青年爱怜地亲吻舔舐着那些漫溢的泪水,禁欲的面庞洋溢着动情之际濒临极限的隐忍神色,却又柔声诱哄着:
    “我也是。”
    那娇弱的人类小姑娘已经被强悍的骑士长完全操开了,敞着身子,任君采撷。
    莉兹孱弱的双腿早已招架不住这样的猛烈,从青年腰间无助地垂落下来。脚尖还没碰到地面,又被抬起了其中一条腿,压到了肩上,安德森换了一个姿势,再次进攻。
    湿透的丝绸亵裤挂在嫩白的腿弯,少女抖得犹如秋风中的萧瑟落叶。
    柔媚的甬道一阵不可控制地急速痉挛,近乎疯狂地绞吸着青年。
    安德森额角青筋暴起,怒张着昂扬,深深贯穿了他的女孩。
    “不行了,不行了,啊!”莉兹甩着小脑袋,无力地挣扎,“那里要坏掉了……!”
    “乖,不会的,嗯……”处于临界点的安德森咬着牙,温声柔语地耐心哄骗他的小姑娘,“吸得这么紧……唔,全都喂给小宝贝好不好?”
    唯有破碎的呻吟作为应答。
    断断续续,不成语句,却又淫靡非常,对于安德森而言,远胜过巫师的催情药剂。
    最后,在男人明显加速的一系列疯狂顶弄冲刺之中,莉兹薄薄的小肚皮被顶出了阳具的形状。花穴痉挛着剧烈收缩,喷涌出大量爱液,连两片被操到外翻的娇嫩媚肉都在颤抖,而少女的小肚子也肉眼可见地鼓涨了起来。
    “满了,满了……”大脑昏沉的少女无意识地喃喃自语,虚弱地抵抗着,“呜呜,不要了,吃不下的……”
    深埋在少女身体内的那根巨物,正持续不断地喷射出大股大股的浓稠,力道强劲,莉兹整个都跟着瘫软成了一池春水。
    脑海一片空白,少女娇美的脸庞上呈现出茫然的神情,显然是来不及消化过多的快感。
    昏昏沉沉之间莉兹好似清晰地听见了水声搅动,扑哧扑哧,咕啾咕啾,耳道鼓膜都仿佛被迫承受着震动,她轻声抽泣着求饶,让丈夫抽出阳具,提前结束这场酷刑。
    然而,那一贯体贴爱护娇妻的青年,这一次却残忍地忽视了她的请求。【んαιταɡsんūωū.мЁ】(haitangshuwu.me)
    骑士长裸露在外的肩膀被少女咬出了血,莉兹口腔里满是腥甜的铁锈味。安德森却仿佛更加发了疯。
    “我的莉兹这么贪心,怎么会吃不下呢。”
    男人的眼神温柔,却牢牢地禁锢着少女,轻易压制了所有微弱的挣扎。
    安德森的手掌贴着妻子的小腹,静静感受着掌下渐渐凸起的弧度,一脸餍足。
    “乖,生个小骑士,到时候和爸爸一起保护宝贝。”
    年轻英俊的骑士长轻轻撩起娇妻额前汗湿的碎发,映下珍重的一吻。
    过了一会儿,激射完毕,仍然停留在花穴内堵着精液流动的阳具,稍稍缓过,浅浅抽插了两下,再度变得坚挺起来。
    莉兹战栗得宛如秋风中的落叶,却已无力阻拦周而复始再掀波澜的情欲。
    少女娇柔的呻吟响起,渐渐染上了泣音,间或夹杂着青年低沉的喘息。
    一门之隔,帝国的元帅面色阴沉,一如暴风雨前夕乌云密布的深霾天空。
    ///
    草莓酱的碎碎念:
    驼仔小天使要的纯情肉(咦,好像也不是很纯情……合法的伴侣关系缺少了一点禁忌感,不过上帝视角想到门外站着元帅大人还是很刺激的!
    嘛,关于骑士长的下一次,期待正文吧,是个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情节~
    如上一章末的作话所言,这是响应甲女、灵光若现、英俊粗几位小天使选票的番外,同时也是补偿给骑士长的一种可能。正文里面,那个雪夜月光湖畔的真相已经不再重要。让小美人鱼的遗憾在支线番外里圆满吧~
    --

章节目录

玫瑰夫人(西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正版草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正版草莓并收藏玫瑰夫人(西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