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候两位安好,伊丽莎白夫人,安德森阁下。”
    乔治掩去了复杂的神色,低眉顺目地交待了来意。
    ……这当然不是他来此的真实缘由。
    然而问责这件事,拉斐尔殿下亲自过问都会显得有失妥当……真正有资格问的那个人,雪莱伯爵,还在东方凶险的战场上。
    作为一名王储护卫,乔治所能做的,也不过是用公务事由将骑士长带离。
    带到,这位阁下应当去的位置上。
    安德森微微蹙眉。
    他有自己的思量。
    王储护卫捎带的话里,并没有什么特别需要他执行的任务,不过是一些日常的杂务,他不在,自有手下的骑士补了空缺。
    何况,即使是新下的命令,无论如何也轮不到,王储的护卫来向他传达。
    伯爵夫人的面前,两位挺拔的青年长身玉立,言语之间辞令轮换,火花四溅,已然暗中交锋了一轮。
    莉兹敏锐地嗅见了微妙的气氛,却不明缘由。
    一头雾水的小姑娘左看看右看看,有些为难。
    伯爵夫人当然不会为一个不知名的护卫感到棘手。
    莉兹的踌躇与犹豫,归根结底是顾念着来人背后的,那位殿下。
    帝国年轻却耀眼的雄狮。
    好吧,今晚的拉斐尔着实让她有些……
    少女的一颗心动摇得厉害。
    早知今日,从一开始她就不该招惹那头雄狮的。
    莉兹头痛地叹息着承认了自己的走眼,那时候竟然误把懒洋洋晒太阳的狮子,当成了一只体型略微庞大些、身份略微尊贵些的……大猫咪。
    呜,她错了。
    错得彻彻底底。
    不过事已至此,莉兹即使后悔不迭,也于事无补了。
    骑士长与王储护卫依然僵持着。
    最终,伯爵夫人出面表示理解骑士长的执勤需要。
    安德森纵然有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就此与她告别。
    =Please  support  the  copyrighted  work  <a href="/books/712405=" target="_blank">/books/712405=</a>
    安德森走后,铁索桥边雕像般的卫兵动了动,轻声向伯爵夫人请示是否需要他们护送一段。
    “伊丽莎白夫人……”
    另一侧的雕像也动了动,言语之间似有怜惜与希冀。
    刚进护卫队的新兵查理,惊讶地发现这群老油条般的前辈们,沙哑干涩的喉咙里竟然能够发出如此小心翼翼的轻柔声音。
    不管在背后私下里将这位玫瑰夫人意淫了千万遍,到了真人面前,再粗糙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屏息,唯恐唐突美人。
    莉兹对铁汉们难得柔软的心事一概不知。
    伯爵夫人眼里,这些穿戴铠甲、面容模糊的高大卫兵们,不过是城堡里随处可见的背景板,和走廊两侧的壁灯没什么不同。
    不同于行走宫廷谨言慎行的骑士长,年轻的玫瑰夫人尚且不懂得这些看似无害的小人物的利害之处。
    安德森没有告诉她,雪莱伯爵也没有教过她,就连那位王储殿下,都从未想过要提醒自己的小玫瑰。
    大概是因为,这些雄性动物潜意识里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人怀着龌龊的阴暗念头接近、掠夺和占有她,却绝无可能,真心要那玫瑰枯萎。
    这是他们心照不宣的默契与共识。
    这个世界对于小姑娘而言,是危险的,却又无比安全。
    =Please  support  the  copyrighted  work  <a href="/books/712405=" target="_blank">/books/712405=</a>
    在桥头卫兵小心紧张又暗含希冀的注视下,莉兹轻飘飘地望向落了些薄雪的桥面。
    然后,少女轻轻摇了摇头。
    背景板,自然不同于骑士长,他们是不具有在少女拒绝后,还能够再叁坚持为自己争取一下的权利的。
    卫兵们只能收回目光,盔甲下的面孔恢复了原本冰冷肃穆的神色,重新变回了一尊尊守卫城堡的雕像。
    于是,玫瑰一样的娇艳美人,独自踏入了风霜之中。
    寒风拂面的感觉并不好受,雪花纷飞,偶有几片挡住了莉兹的视野。
    但她念着这段路程极短,便也不以为意。
    片刻,伯爵夫人的身后,缓缓撑开了一柄伞。
    深色的鸟笼状伞面,不动声色地罩住了犹如雪花般纤细和脆弱的少女。
    ///
    草莓酱的碎碎念:
    这一章是拖欠了一周多的300珠加更。
    开始补加更啦,接下来几天都是双更。
    课后习题:小天使们猜一猜,是谁撑的伞呢~
    这把鸟笼形状的伞,原型(居然有原型?)参考自Fulton的经典鸟笼伞,英国女王钟爱的伞具,彩虹女王大概从2003年开始集齐了该伞的一套彩虹色~
    --

章节目录

玫瑰夫人(西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正版草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正版草莓并收藏玫瑰夫人(西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