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莉兹在蔷薇庄园度过的第一个夏天。
    没有萤火,没有清风,没有哥哥艾伦为她哼唱的睡前歌谣。
    年轻的伯爵夫人从睡梦中惊醒。
    血族的领地内,即便是盛夏,夜里也是如水一般冰凉。
    属于白昼的燥热不复存在。
    不寻常的诡谲之梦却让少女起了一身的燥热。
    说是不寻常,但具体哪里不寻常莉兹也说不上来。
    那是纠缠莉兹一整个童年的藤蔓。
    梦里的小姑娘永远比当时的实际年龄略长一些,所有琐碎的细节拼凑起预示未来的征兆。
    暌违已久的,“预知梦”。
    莉兹知道自己不应当使用这样的措辞。
    这样,会被村民捆绑起来交给神圣教廷裁决的,不谨慎措辞。
    因为,只有女巫才会做预知梦。
    =Please  support  the  copyrighted  work  <a href="/books/712405=" target="_blank">/books/712405=</a>
    艾伦第一次从她嘴巴里听见“预知梦”这个不祥字眼时,那张洋溢着阳光般灿烂笑容的英俊脸庞,瞬间被阴云笼罩。
    总是千依百顺、溺爱妹妹的温柔兄长,情急之下捂住了她的嘴巴。
    少年厉声警告不知世事的小女孩不可以再说这种话。
    直到看见妹妹难受得眼里泛起了泪花,艾伦才怔了怔,慌乱松开了手。
    并不比小姑娘年长多少的男孩子,板着脸为自己方才过激的反应道歉,再温言告知妹妹,她不过是被魇魔逮着了而已。
    魇魔就爱缠着她这种生性顽劣的小孩子。
    哥哥是这样说的。
    少年眉头微蹙,仿佛是她主动招惹了一个大麻烦似的。
    意料之中的惊叹与夸奖没有得到,反倒被扣上了一顶“意志不坚定”的帽子,小姑娘委屈地瘪了瘪嘴巴。
    不过,经过了兄长一番严厉的训诫,尚且年幼的莉兹也明白了这件事的轻重。
    被驱逐出境已经是最最幸运、万中无一的特例。
    火刑架才是绝大多数女巫命运的最终归宿。
    少女从此对于那些五光十色的奇怪梦境闭口不谈。
    然而莉兹有心规避,可恶的魇魔却没有就此放过她。
    后来,不知道哥哥找了什么法子,赶走了魇魔。
    莉兹才彻底摆脱了那沼泽泥淖般的存在,再也没做过这种梦。
    小姑娘也不是那么好哄骗的。
    莉兹并非没有怀疑过哥哥的说辞,可她的麻瓜血统是经过魔法石验证的。
    简直纯粹得不能再纯粹了。
    莉兹心想。
    兄妹俩的父母都是麻瓜。隐藏不外显的魔法天赋潜藏于血脉之中,全被兄长一力继承,到了她这里,各系魔法元素亲和力统统都是零。
    要知道,女巫可是生而全系魔法力亲和满点的邪恶物种。
    不仅如此,她们还拥有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邪恶力量。那是连后天修成的大魔导师阁下都难以望其项背的。
    预知梦就是其中一项。
    不过,麻瓜少女做的可不是什么预知梦,只是魇魔的小把戏而已。
    暌违多年,莉兹颇费了一番气力,总算从那令她深感不安的梦境沼泽里挣脱出来。
    “这个魇魔还挺厉害的嘛……”
    冷汗涔涔的小姑娘嘟哝着,下意识伸手摸向床榻的另一侧寻求伴侣的安慰。
    空荡荡的,只有丝绸贴肤的微微凉意。
    =Please  support  the  copyrighted  work  <a href="/books/712405=" target="_blank">/books/712405=</a>
    对了,今晚城堡有贵族的集会。
    莉兹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雪莱不在家。
    莉兹起了身,坐在大床上怔了怔,有些茫然。
    “……血族伯爵的庄园里,也会有魇魔吗?”
    少女抱着膝盖喃喃自语。
    原来艾伦真的没有骗她,魇魔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难缠精怪。
    莉兹抬头望了望窗外,枯朽枝桠上挂着缺了一半的血色月亮,又低头看了看掌心绵延的生命线。
    其实就算雪莱在这里,她所能拥抱的,也只是血族青年仅比冰块好一点的冰凉身躯。
    而不是记忆里那个和她流着相同血脉、永远如同小太阳一般温暖的人类少年。
    好像有点……想念哥哥了。
    “才不是想念艾伦那个笨蛋呢,”独自坐在月光里的小姑娘轻声说,“只是因为做了噩梦,所以想念哥哥哄睡的歌谣而已。”
    ///
    草莓酱的碎碎念:
    31、【投票章,仅作统计结果之用】C、屠龙的勇者和他的小公主。(兄妹骨科)
    章节的订阅量还是个位数,好危险,呜呜,草莓先写一段哥哥,拉拉票吧。
    就算最后要砍掉,至少也给勇者大人一点点排面呀。
    --

章节目录

玫瑰夫人(西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正版草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正版草莓并收藏玫瑰夫人(西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