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题01】庆功宴上,觥筹交错之间,少女不经意抬起眼睑,望见了姗姗来迟的年轻人。
    【选择题01】
    承接上一章【支线1.6】,凯文的回忆篇章。
    【支线1.6】以凯文的主视角叙述了那一次,横跨一个漫长冬天与春天的任务结束后,在庆功宴开始之前,紫藤花回廊之下,少女与骑士长的秘密情事。
    那么接下来的回忆篇故事,将以莉兹的主视角切入展开后续。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莉兹稍稍整理完仪容,赴骑士们的庆功宴。
    觥筹交错的圆桌之上,推杯换盏之间,少女不经意抬起眼睑,望见了一个姗姗来迟的年轻人。
    这位年轻的骑士(凯文),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
    作为骑士长的贴心伴侣,莉兹觉得她有责任去表达关怀。
    于是,莉兹——
    A、走过去,主动关心年轻的骑士
    B、告诉伴侣安德森,让骑士长解决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注意,每一个选择都至关重要。
    不同的选择,会导向不同的岔路,最终产生截然不同的分结局。
    【选择题01-A】半梦半醒之间,有人正亲吻抚摸她。莉兹安心入睡——除了丈夫安德森,别无其他可能了。【王储H、皇帝H、父子盖饭3PH】
    【本情节承接选择题01中的A选项】
    凯文回到骑士队庆功的宴席上。
    众人欢笑喧闹。
    鼎沸人声之中,这些粗线条的男人们,并未注意到新来的青年神色异常。
    觥筹交错的圆桌之上,推杯换盏之间,少女不经意抬起眼睑,望见了一个姗姗来迟的年轻人。
    年轻的骑士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
    作为骑士长的伴侣,莉兹认为她有责任关心一下骑士队的新成员。
    于是她向他走去,表达了问候。
    细心的少女看见青年的掌心伤口,微微睁大眼,低低地惊呼一声。
    她或许还以为他是在任务中受的伤。凯文心想。
    至于这个新来的年轻人为什么刻意向队友隐瞒下自己的伤势,善良体贴的小姑娘并没有多问。
    莉兹猜测那大抵是出于青年骄傲的自尊。
    于是不会魔法的人类少女,悄悄去取了医药箱,向青年打手势,示意他跟过来。
    凯文一愣,从善如流地跟随在少女身后。
    由于凯文的座位在圆桌最末尾,平时与其他骑士没有过多交集,因此没有人留意到这一小小的插曲。
    她带着他来到花园,僻静的角落。
    月光倾泻,洒落在少女洁白的脸庞,散发出莹莹光辉。
    莉兹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帮青年骑士处理包扎掌心的伤口。
    一绺碎发垂落在少女的颊边,柔柔地打着卷儿,凯文看见,下意识抬手替她拂过。
    恰巧此时莉兹抬起脸。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个人同时怔了怔。
    这是凯文第一次和少女拥有如此近距离的亲密接触。
    青年的心脏怦怦直跳,犹如擂鼓。
    然而少女只是轻轻笑了笑,不以为意。
    骑士长可爱的妻子,担忧地询问丈夫的下属,伤口疼不疼。
    她大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面前的骑士心里眼里都是对她的渴望。
    “谢谢您,伊丽莎白小姐。”
    青年抿唇,英俊的面容看不出情绪变化。
    少女闻言,笑得眉目弯弯。
    她的神情温柔羞涩,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照拂的年轻人,口袋里还藏着她不小心遗失在回廊之下的胸衣。
    伊丽莎白小姐拥有一颗纯白的心灵。
    与之相对的,杜鹃子爵家的小少爷,半路出家的年轻骑士,则有一颗比这沉沉夜色更黑暗的心灵。
    ——如果他不进入骑士队,而是申请进入教廷,大概会在第一天,就被看穿他本质的主教大人处死了吧。
    在这一点上,凯文很有自知之明。
    杜鹃鸟,本就是一种野心勃勃的、擅长鸠占鹊巢的鸟类。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表面上沉着冷静的青年骑士,在方才的片刻相处时间中,已经在脑海里,将紫藤花下,情人做的事情重复了数百遍。
    凯文将自己代入的,显而易见,是骑士长安德森的角色。
    ——他亲爱的,伊丽莎白小姐的,伴侣。
    莉兹并不喜欢热闹的宴会,趁这偷跑出来的间歇,呼吸新鲜空气。
    面前这个新来的年轻人似乎总是沉默不语。
    不苟言笑,一本正经。
    月光下,倚着花藤的少女把玩着垂在胸前的蜷曲发尾,心想。
    ……比安德森还要冷漠的样子。
    是了,最初认识的时候,她和骑士长还不熟悉,总觉得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未免太过冷漠,难以亲近。
    直到病愈后的她提出告别,冰山一般的骑士长才摘下冷漠的假面,疯了一样向她展开狂热的告白与追求。
    安德森坦承,他对她一见钟情。
    莉兹震惊不已。
    她实在难以将骑士长先前的表现与“一见钟情”联系到一起。
    向来从容的骑士长对此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但为了追妻,却不得不解释。
    他说,他只是……太克制,太压抑自己了。
    闻言还有些懵懵懂懂的莉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便深刻体会到了,骑士长安德森,“不克制”、“不压抑”的一面。
    从她接受求婚到婚礼举行的当天,一个多月里,莉兹除了试婚纱,几乎没有下得了床。
    而在她累得睡过去的时间里,安德森事必躬亲地完成了一系列婚礼的筹备与布置。
    婚礼过后,骑士长向宫廷请求了一段相当长的假期作为蜜月。
    拉斐尔王储当场否决,却被他的父亲,克里斯蒂安陛下驳回了。
    帝国的皇帝陛下轻描淡写准了假,只在安德森离开前,让他休假完毕后,带新婚妻子一起过来。
    蜜月期间,安德森带莉兹身体力行地,领略了血族帝国的诸多风光,甚至穿过边界,进入了精灵的领地。
    莉兹总算是离开了床。
    但是……她宁可重新回到床上。
    对于整个旅行过程中的风景,莉兹记不分明,解锁了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地点和姿势。
    开满百合花的山坡,海风吹拂的岩石,烈日烤炙之下唯一的荫蔽……还有他们初次相遇的妖精森林,月光湖畔。
    新婚的恋人如同连体婴儿一般难分难舍。
    蜜月期结束,二人一同进宫面见陛下,应君主盛情邀约,留在城堡小住三天。
    按照规定,安德森和莉兹不仅需要分房,而且房间离得很远,晚餐后便不允许见面。
    但……她的骑士长违反了规定。
    少女每每回忆到那混乱糜烂的三个夜晚,都会脸红心跳不已。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第一晚。
    夜深人静。
    因为认床,莉兹决定引用晚安酒助眠,小酌两杯,便迷迷糊糊,倒在了松软的大床上。
    半梦半醒之间,有人正亲吻抚摸她。
    醉得晕晕乎乎的莉兹正要踏入绵软梦乡,只凭直觉模糊地呼唤了一声伴侣的昵称:“安迪?”
    对方没有回应。
    莉兹于是安心入睡——除了丈夫安德森,别无其他可能了。
    这一晚的骑士长,虽然沉默,但对于与恋人的结合,却有着如火一样热情。
    男人沉默地闷声操干,又快又狠。
    每次深入到最里面,都让睡梦中的莉兹产生被贯穿的错觉。
    亲吻代替言语表达,骑士长化身为大型犬一般,沉沉压在莉兹身上,用舔舐标记猎物。
    那一晚的安德森,不知为何,似乎特别钟情于后入的姿势。
    他像狼一样咬着她的后颈,尖锐的牙抵着她的肌肤,却控制着力道,没有造成伤害。
    毕竟,这个在床上的血族,渴望的可不是进食新鲜的血液。
    莉兹即便还处于意识不清醒的状态,也有些害怕。
    她害怕的是,伴侣在这种情况下插错了位置——虽然蜜月期间安德森和她尝试了很多姿势,但都是规规矩矩插花穴,还从来没有走过后穴。
    于是莉兹从梦境中挣扎着醒来,却迷迷糊糊睁不开眼。
    黑暗之中,高大的身影,似乎和她的丈夫重叠,又似乎哪里不对。
    察觉到她醒来的男人,捏住了她的下颌。
    他的吻充满了掠夺与侵占的意味。
    莉兹无处可躲,无处可藏。
    在那个当下,她甚至生不出躲藏的念头。
    完全臣服于这个男人。
    他是她的国王。
    比王座之上的克里斯蒂安陛下,还要……啊……
    莉兹只是稍稍走了一下神,就被敏锐的男人捕捉到了。
    嗅到危险气息的她,瑟瑟发抖,想要解释什么,却无法开口。
    一根微凉的手指按在了她的唇上。
    “我讨厌不专心的孩子。”
    今晚,她的伴侣第一次开口,声音却比平时低沉暗哑得多。
    “我该怎么惩罚您呢?我亲爱的小宝贝。”
    这一声小宝贝,听得莉兹又羞又怯,忽略了伴侣嗓音的变化。
    平日里,骑士长即使在情动之际,也很少使用这样……这样过分亲昵的称呼。
    他将她身上衣物尽数褪去。
    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相贴。
    他感受到她慌乱的心跳声,发出低低的笑声。
    莉兹羞恼不已,而与此同时,她的脑海中,疑问一闪而过。
    ——骑士长的胸膛,有这样的一道旧伤吗?
    触感粗粝,像是刀剑造成的……
    莉兹没有能够深思下去。
    因为,之后的她完全成了一叶扁舟,摇摇晃晃,任由狂风巨浪席卷,推动着她前行,踏上浪尖,或直坠海底。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第二晚。
    不同于前夜的粗暴凶猛,这一晚的骑士长,温柔细致得不像话。
    在他的怀里,她感觉自己的身心都快一并融化了。
    那道粗粝的伤痕也消失不见了。
    果然,那时候只是错觉吧。
    抚摸着伴侣胸膛光洁肌肤的莉兹心想。
    而被她抚摸的青年,呼吸微微凌乱。
    不知道是不是沐浴过后沾染上了王室御用的香气,莉兹觉得,这一夜的骑士长,闻起来的味道,和白天见过的那位年轻的王储很像。
    不过,即便是温柔的青年,在情事上的占有欲也格外强烈。
    脾气……也着实有些古怪。
    莉兹明明是顺着他的话乖巧讨饶,说了一些诸如“要被骑士长大人操坏了”之类的助兴情话,哪里知道,从来都受用的“骑士长大人”,这次竟然莫名其妙地生了气。
    男人不顾她的求饶和挣扎,捏着她的奶尖和花蒂,打着训诫的名义惩罚她的敏感点。
    期间还趁机问了她不少,对于只有一面之缘的拉斐尔王储的印象。
    骑士队服务并绝对忠诚于王室。
    怎么,难道还要她这个骑士长的伴侣,也忠诚于王室吗?
    莉兹有点郁闷。
    不过,那位殿下,确实……
    “确实什么?”
    雪松气息的青年暂时停下了惩戒,俯下身,依偎在她的肩头,有些温柔地蹭着她的脸庞,哄着她继续说下去。
    莉兹的一颗心也软了下来,真心话跟着脱口而出:“确实……是个美人呢。”
    “看起来很高傲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像猫咪一样……呜!”
    不知道这句话戳中了其中什么关节,惩戒再次开始,
    雪松的香气愈发馥郁。
    青年温柔地舔舐她的耳垂,手上的动作却极为残忍,一边揉捏饱满椒乳,肆意揉成各种淫荡的形状,另一边直插水淋淋的花穴,重重碾压集中攻击敏感点,惹得少女胡乱蹬腿,汁水四溅。
    弱点被逐一击溃,莉兹只好服软。
    但她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安抚一头愠怒的雄狮,即使是年轻的雄狮,也令她感到棘手不已,索性敞开身子,予取予求。
    可当她主动张开双腿,软着嗓音撒娇,求他进来——
    这头年轻的雄狮自此陷入了更深的疯狂。
    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莉兹再也没有说错话——因为,整个后半夜,她张开的唇边溢出的,只剩下了喘息与呻吟。
    脑海里一片空白,唯有高潮迭起的烟花。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至于第三晚……
    莉兹不敢回忆了。
    完全是冰火二重天。
    这一晚的骑士长,仿佛倏忽之间,习得了分身术一样。
    这一切就好像,她有两个丈夫,正在互不相让地进行一场如火如荼的热烈角逐。
    而比赛的内容是……操、她。
    比喻很荒唐。
    但贴近事实。
    一整夜,她的腿都没有合拢过。
    他把她折腾得够狠。
    莉兹唯一庆幸的是,骑士长做了充足的事后清洁工作。
    毕竟,她可不想淋着精液浴醒来。
    不过,当第二天清晨的日光照进卧室,腰酸背痛的莉兹,浑身仿佛被两只强大的雄兽一同碾压过一样。
    等到睁开眼,看见自己白皙肌肤上密布着的深红浅红的吻痕,好脾气的莉兹也着恼了。
    从城堡回去之后,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被折腾狠了的莉兹再也没让安德森近过身。
    哪怕仅仅只是回忆那疯狂的三个夜晚,莉兹都感觉到一阵酥酥麻麻的电流,流经过全身,通体发麻。
    少女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没想到平素遵守礼节的骑士长,竟然会这样……
    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莉兹回过神来,注视着面前年轻的骑士。
    ——也不知道,这孩子冷漠沉默的外表下,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本性呢?
    少女的心猛地一跳,半是探寻,半是警惕。
    那是如同冥火一般摇曳着的,危险的好奇心-
    --

章节目录

玫瑰夫人(西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正版草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正版草莓并收藏玫瑰夫人(西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