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亚瑟,你、你的眼睛怎么……?”
    对上少年血色的眼,生性欺软怕硬的小姑娘顿时心生怯意。
    “嗯?”
    亚瑟抬起眼睑。
    仿佛还是湿漉漉的狗狗眼,却因为血色的晕染,而令人不敢直视。
    莉兹不再言语,把头偏向一边。
    小姑娘略微瑟缩着,任由激动的少年摆弄她的肢体,即使有些不喜欢也嗫嚅着没有多言。
    少年眨了眨眼。
    莉兹突如其来的乖巧,让他有些不习惯。
    但是,眼前的情景实在是太诱人了。
    小少爷根本无法抵抗这样的诱惑。
    亚瑟沉下身子,埋首于小姑娘的双腿之间,向前拱了拱,鼻尖轻轻顶弄敏感的花蒂。
    “呀!”小姑娘被顶得娇吟一声,“你做什么……”
    然而莉兹刚要发作,脑海里又浮现出少年红红的眼睛,周身气势顿时一泻。
    温热的呼吸集中喷洒在少女最敏感的地方,第一次窥见秘密花园,少年兴奋的喘息声急促。
    胭脂色染上小姑娘的眼尾。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唔,激动得像狗一样……”
    莉兹毫不留情地嘲讽亚瑟的狼狈。
    然而实际上,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少年少女谁更狼狈,并不一定。
    趴在少女腿间的小少爷,衬衫马裤小领结,穿戴齐整,只需直起腰身来便是一位年轻绅士。
    而心高气傲的美丽少女,却是毫无淑女模样,整个被推倒在了草坪上,一副任人采撷的姿态。
    蛋糕一样的蕾丝蓬蓬裙,被完全掀起来翻上去,堆到腰间,露出白嫩平坦的小腹。
    视线下移,便是赤条条两只纤细修长的腿,大剌剌敞开,中间光溜溜的毫无遮挡,嫩粉色的花户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只看一眼,亚瑟适才释放过的的性器便再次变得硬邦邦。
    至于小姑娘下半身唯一穿戴齐整的,只有脚上的白色花边棉袜,以及一双黑色圆头小皮鞋。
    亚瑟一边啄吻着少女曲线曼妙的小腿,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赞美的情话:
    “啾,好香,好软,唔,小莉兹全身上下到处都好香,好软啊……”
    “啾,好想每天都能亲亲莉兹喔,啾啾,亲一辈子,小莉兹每天都让亚瑟亲一亲好不好?”
    色授魂与的少年已经完全将小姑娘对他的恶劣抛到了九霄云外。
    ——唔,最好别的地方也能给他亲一亲。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小少爷漫无边际地浮想翩翩,已经是垂涎欲滴。
    他的小莉兹都愿意把下半身脱得光溜溜给他亲了,那么上半身是不是也可以呢?
    好像……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呢。
    也不知道他的手掌,能不能握得下那对漂亮的小奶球。
    亚瑟发誓,他一定会很温柔的,绝对!才不会像狗崽子一样把小姑娘的胸舔得乱七八糟的!
    最多……轻轻吸一吸漂亮的奶头,绝对不会又啃又咬的!他保证!
    还有……小姑娘那张永远很凶的嘴巴,虽然总在骂他,但是尝起来一定是甜的吧?
    不管平时语气再怎么生硬,说出了多少惹人伤心的话,少女的舌头,一定是柔软又香甜的吧。
    “你!你在做什么梦呢?”
    对少年内心丰富而梦幻的想象一无所知,但仅仅只是说出口的那句“每天亲一亲”,已经让莉兹感到无比的嫌弃了。
    “还有!才不是给你亲!”
    小姑娘气极了。
    然而一只细白的腿却在少年的爱抚下,颤抖着抬得更高一些,方便入侵者进一步的亵玩。
    “嗯……”莉兹轻轻喘息。
    被这样又舔又亲,小姑娘身子早已软了半边,但偏偏还是要强撑一口气,嗔怪少年。
    “都怪亚瑟!都是亚瑟的错!”
    “明明是因为坏蛋亚瑟之前弄脏了莉兹,所以才要你舔干净的。”
    亚瑟闻言,不由得愣了愣。
    这么说的话,那么,他每天都“弄脏”她一回,岂不是天天都可以把这漂亮的小姑娘脱得光溜溜的,抱在怀里从头亲到脚,彻彻底底地“舔干净”?
    他真的……好喜欢莉兹喔!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啾,啾,啾。
    少年痴迷地抱着少女光洁的腿,自上而下啄吻着,色情地又亲又舔,时不时还吮吸几口,那流着口水的垂涎神色,好像她是一块甜美迷人的草莓奶油小蛋糕。
    “不要亲了,啊呀,你亲得好色哦……怎么可以……呜……”
    脸颊晕红的小姑娘,勉强维持着一贯傲慢的口吻,言辞之间依然透着十足的嫌弃。
    亚瑟拎着内裤一边的蝴蝶结,心想,小莉兹才色呢。
    一个小姑娘怎么穿这么色的小内裤?
    前后两片半透明的白色薄纱,四个顶端尖角分别延伸出一条绸带,只在腰部两侧打两个蝴蝶结,便组成了包裹少女花户的小内裤。
    亚瑟只打开了一边的蝴蝶结,就可以完整脱去小姑娘的内裤。
    不过他并没有选择脱下,而是将其褪到少女的膝盖处,挂在了腿弯上。
    ……嗯,那要掉不掉、摇摇欲坠的样子,更色了呢。
    这样的内裤式样,意味着,根本不需要莉兹抬起腿配合,只要一只手伸进裙子底,即可轻松脱下小姑娘的内裤。
    当着众人的面就可以实施的罪行。
    然后,谁也不知道,这个高傲任性的小姑娘,裙子底下空无一物。
    当别的愚蠢孩子争着抢着和少女玩游戏的名额,而亚瑟可以拿着小内裤,独占漂亮可爱的伊丽莎白了。
    这么色的小宝贝,一定要狠狠惩罚才行。
    万一被别的男孩,发现了小莉兹竟然穿这么色的小内裤,肯定会合起伙来欺负她的。
    而他的小宝贝虽然面上总是摆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但实际上内里脾气很软,身子更软,又那么诱人,要是被欺负惨了,估计只会彷徨无助地掉眼泪,勾得人只想更加狠狠地欺负她。
    亚瑟敏锐地察觉到了小姑娘欺软怕硬、色厉内荏的这一点,并决心守护这个秘密。
    啊,他只弄脏了她一点点,她就这么委屈了。如果被坏孩子联合起来欺负了,她要怎么办呢?
    亚瑟心里突然很难过。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小少爷一把抬起少女的一只腿,架到肩膀上。
    此时,小姑娘光洁白皙宛如羊脂玉的双腿,经过少年一番舔吻吮吸,早已浸润了胭脂般的粉红,挂满了亮晶晶的口水。
    而亚瑟的手,也滑向了莉兹的腿根内侧,在腿心细腻的肌肤上,想摸又不敢摸,最后变成了摩挲着试探。
    这个笨蛋在做什么?
    痒死了!
    莉兹气极,却咬着唇,不敢出声,怕一开口,奇怪的声音就会忍不住溢出来。
    好丢脸,呜。
    小姑娘在这样的攻势下,承受不住地娇喘吁吁,却偏偏还要强撑一口气,抬起下颌,趾高气昂地骂道:
    “亚瑟……是一条狗!”
    ——简直色厉内荏到了极点。
    不过,小少爷向来最听少女的话,从不反驳。
    既然莉兹说他像狗,那么亚瑟便情愿做她身下摇尾乞怜的一只狗。
    一只,随时可以钻入小主人裙下,舔一舔小主人流水的漂亮小花穴的,狗。
    “嗯嗯,是的。”
    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一边语气诚恳地附和着,对于少女的辱骂照单全收,一边径直掰开了小姑娘的双腿。
    “亚瑟是一条狗,一条只属于莉兹的,忠心耿耿的狗。”
    “这还差不多!你……啊呀,呜——”
    小姑娘颐气指使的话语很快变作了一声瘫软的呜咽-
    --

章节目录

玫瑰夫人(西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正版草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正版草莓并收藏玫瑰夫人(西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