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景嫄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江昀乘已经等在那儿了。
    刚下车就碰到李董和他的夫人,热情的跟她打着招呼:“江夫人,好久没见了,这越看越年轻水嫩了。今天怎么跟江总分开行动了?”
    孟景嫄面带微笑,自然回应,“今天我有点事情耽误了,就让他自己先来等我了。”
    江昀乘走到她面前,笑着跟李董夫妇打了个招呼,伸出了手臂,“阿嫄,走吧。”
    孟景嫄像往常一样,伸手挎住他的胳膊,迈步走进了会场。
    孟景嫄带着标准的甜美笑容,陪江昀乘穿梭在一个又一个商务人士之间,十分合格的演绎着江总的金丝雀陪衬。
    这标准的甜美笑容在看到那张妖孽的脸时,就僵在了脸上。
    距离孟景嫄大概3米远的左前方,言恪一身Dior高定黑西服,身姿挺拔。
    他身边的女人穿着红色的Valentino,风情万种,纤细的手腕搭在他胳膊上,正和雷董相谈甚欢。
    看来这头牌混得很不错,金主都愿意把他带到这样高端的商务场合上来了。
    孟景嫄收敛了笑容,垂下眼睛,转过头跟江昀乘说:“脚疼,我去休息区歇会。”līáòγμχs.čòм(liaoyuxs.com)
    江昀乘中断和别人的交流,低头看了看她的将近10cm高跟,关切道:“我送你过去。”
    不等孟景嫄回答他,他自然而然地伸手搂着孟景嫄的腰,带着她往休息区走去。
    言恪看到圈在孟景嫄腰上的手,脸上的笑容一顿。
    他对面的雷董还在吹着他的彩虹屁,“小言总年少有成啊!不亏是老言总的孙子,这份魄力我佩服。”
    言恪收回眼神,挂起公式化的微笑,“哪里,我还要向前辈们学习。短短3年时间,景宜就已经在筹备上市,被称作凌城奇迹,这可跟雷董的领导脱不了关系的。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他偏头吩咐身边的红裙女士:“Jessica,你先陪雷董聊一下。”
    言恪放下酒杯向孟景嫄走过去,从江昀乘身边经过的时候,顿住目光看了他一眼。
    原来姐姐喜欢这种斯文败类型的,口味和眼光真的都不太好。
    江昀乘莫名感受了到眼前那个男人眼中的敌意,但他回想一下,自己应该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没有时间留给江昀乘多想,一位投资意向者带着女伴来到了他面前。
    孟景嫄坐在休息区的角落回复着涂真真的微信,乌木沉香的味道飘进她鼻尖。
    一抬头,果然是他,正看着自己笑得勾人。
    然后勾人的妖孽径直坐在了她旁边,把她贴得紧紧的。
    “姐姐今天好漂亮。”
    妖孽一开口,孟景嫄又是不争气的脸色微红了。
    她微微挪动了下位置,拉开了点距离,开始一波反击,“看来你最近混得还不错,找到金主了?”
    “什么金主?”言恪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孟景嫄努了努嘴,讽刺他:“喏,红色的Valentino不是你的金主吗?都带着你来参加雷董的生日晚宴了,看来你最近没少耗费精力。”
    言恪似乎感受到了一丝隐约的酸味,他嘴角笑容放大,盯着孟景嫄解释:“不是金主,也没有耗费精力。”
    孟景嫄嘴角牵起嘲讽的微笑,正打算继续,言恪低头凑到孟景嫄耳边,又开始作妖。
    “而且我的精力只想对姐姐耗费,如果你愿意的话,一滴不剩都给你。”
    带着热度的虎狼之词钻进她的耳朵,让孟景嫄的脸瞬间充血,一把推开身边要命的妖精。
    恪妖精被她一把推靠在沙发上,笑得十分开怀。
    孟景嫄又默默往旁边挪动了几分。
    妖精笑够了,从西装裤袋里摸出了几张创可贴,然后拿起孟景嫄的手把创可贴放在她手上。
    “姐姐那么娇嫩的小脚要是磨破了我会心疼的,保护好它。”
    他不管孟景嫄的反应就迈着步子离开了,留下温暖的沉香气息。
    孟景嫄看了看手中的创可贴,心情有些复杂的抿起了嘴巴。
    言恪从酒侍的托盘上端起酒杯走回Jessica身边,刚巧雷董拉过江昀乘要给言恪介绍。
    “小言总,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江总,他也是景宜创始人之一,景宜能有今天,这位可功不可没。”
    雷董再转头跟江昀乘介绍道:“江总,这是小言总,言家如今的话事人。他对我们公司最近的新项目很有兴趣,你可以跟小言总好好介绍一下。”
    江昀乘看着面前有些熟悉的面孔,伸出右手,“您好,言总。”
    言恪也伸出右手,握住停留在半空的手,“久仰大名。”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全是锋利的试探。
    脚后跟隐隐传来的刺痛让孟景嫄来到洗手间,乖乖把言恪给他的创可贴贴了上去。
    再次踩着高跟鞋站在地面上的瞬间,孟景嫄觉得那个妖精是挺坏的,但这创可贴还不错,至少脚后跟真的舒服了不少。
    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女卫,刚走出来就看到了倚在公共洗手台上的妖精。
    言恪低头看了看孟景嫄的脚后跟,透出了一丢丢透明的创可贴胶带,他伸手摸了摸孟景嫄的头,笑着夸赞她,“姐姐真乖。”
    孟景嫄没好气的打掉他的手,感谢的话都不想说了,抬步继续往前走去。
    和言恪擦身而过的瞬间,她的右手被言恪抓住外后一拉,她一下就撞进言恪的怀里。
    言恪捏着她的腰,稍一用力转身把她放在洗手台上坐着,伸手抵住她背后的镜子,把她圈在狭小的范围内。
    孟景嫄身后的感应水龙头开始哗哗哗的往洗手池里放水,她的手紧紧的捏住洗手台的边缘,红着脸盯着言恪,警惕的开口“你想干嘛!?”
    言恪微微弯腰笑得有些邪气,“干我想对你干的事情。”
    孟景嫄的思想随着他邪气的笑容一下就开起了车,她恼羞成怒的伸手想要推开前面这个满脑子黄色的臭流氓,但是那双小手却被流氓一把抓住了。
    “你放手!这不是Samurai!你清醒一点!”孟景嫄看着言恪越靠越近的脸,心里一阵阵发颤,她立马开口呵斥言恪。
    言恪的目光游移在她润嫩的双唇上,“姐姐害怕了?”
    “怕什么?忘了你在Samurai是怎么吻我的吗?为什么这里就不行了” 他盯着孟景嫄的眼睛,不放过她任何一丝情绪。
    孟景嫄咬牙切齿地想跟言恪划清界限,“那天在Samurai是我喝多了!脑子不清醒!而且,我已婚了!还请你不要做违背道德底线的事情,放手!”
    “喝多了?那换个人你还会像哪天一样亲上去吗?已婚?离婚协议书都签了还已婚?那天明明是为了庆祝你恢复单身,涂真真才带你去的。”
    言恪再次拉近和她的距离,温热的呼吸都撒在了她的口鼻之间,“想靠谎话来甩掉我?姐姐,你觉得我有这么好骗?”
    三言两语,言恪又把孟景嫄划的线给擦了个干净。
    孟景嫄心里泛起惊涛骇浪,眼神紧锁他,“你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言恪的鼻尖蹭着她的鼻尖,暧昧的开口:“那不重要,姐姐别再找理由推开我了。”
    孟景嫄不想再跟他纠缠,往后扬了扬头,拉开一段距离,闭上眼睛吐出她认为对言恪最狠的话。
    “我有洁癖,阿恪弟弟,你的职业就已经决定了我们不可能了。抱了别人的手再抱我,亲了别人的嘴再亲我,我会觉得恶心。你放手吧,我现在已经开始犯恶心了。”
    说完,孟景嫄鼓起勇气睁开眼睛,可并没有看到她预想中备受打击然后准备颓丧离去的言恪。
    她面前的言恪桃花眼弯弯,眼睛里闪烁着细碎的星星,用充满愉悦的声音对她说:“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吃醋吗?可是我说过了,我只有你,没有别的客人。现在没有,以后也没有。只有你,是唯一的。”
    清冽低沉的声音钻进孟景嫄的耳朵,莫名让她的心尖一颤,连带着她的惊疑都有些吞吞吐吐,“怎怎么可能?你一个做做鸭的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客人?!”
    言恪笑得更开怀了,“做鸭的?见你的第一天为了你当了次头牌,你还真以为我就是头牌了?姐姐,你不要这么可爱?这样,我会更忍不住的。”
    孟景嫄听得云里雾里的,言恪没有给她再说话的余地,直接用吻封住了她的嘴。
    完蛋,那种熟悉的心悸又来了。
    孟景嫄心脏一阵阵收缩,心跳慢慢失控。
    她攥着言恪胸前的西装领口,用力到指尖发白,她的意识告诉自己应该推开他,可是她的手却不可控的将言恪拉得更近了。
    带着热度的乌木沉香染了她一身,哗哗的流水声掩盖了唾液交换的啧响,嘴里搅动风云的舌头,让她身体发软。
    身后龙头哗啦哗啦不停流着水,孟景嫄还能听到从宴会厅隐隐传来的酒杯碰撞,禁忌的刺激让她的肾上腺素急速飙升,欲望的红色开始诚实的在她身上蔓延,她又觉得自己烧起来了。
    言恪察觉到她动情的反应,松开了钳制孟景嫄的手,搂紧了她的腰,让她紧贴自己的身体,不留丝毫缝隙,更激烈的吻她,不断攻占她心里高高竖起的城墙。
    孟景嫄被吻得意识涣散如坠云端,外面逐渐传来高跟鞋踩地的声音。
    她睁开眼睛,背脊唰的一下崩到极致,身上寒毛全部炸起。
    她赶紧伸手推动还闭着眼睛吻她的男人,但是言恪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压着她的脖子,不为所动。
    “咔嗒”“咔嗒”……声音越来越近孟景嫄手推得越发慌张,嘴里挣扎着也发出了不明的呜咽。
    言恪松开嘴,微微喘气,贴着她说:“今天的利息先收到这里。”然后轻轻啄她一口,在高跟鞋踩进来的前一秒,把她抱了下来,转身走进了男厕所。
    走进来的女人是刚刚门口碰到的李董夫人,她看到正在低头洗手的孟景嫄,热心的告诉她:“江夫人,原来你在这里呀!江总刚刚在外面到处找你呢!你说你们这感情好的真让人羡慕,一会儿不见都不行。”
    孟景嫄此刻急速的心跳还没有消停下来,她扯出一个笑容,搪塞了一句,“那我就先出去了。”
    孟景嫄拿起手包,就离开了洗手间。
    --

章节目录

野兽樱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肉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肉肉并收藏野兽樱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