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孟景嫄来到了湖心公寓。
    作为凌城顶级公寓之一,湖心公寓的采景正对凌城标志性景观——梧桐湖。
    高大的梧桐环绕着澄澈清透的湖泊,湖泊两岸的园林设计独有古今碰撞的奇特风韵,风景绝佳。
    孟景嫄的这套房子是一个200多平的套一大平层,只有一个卧室的布局,让客厅无比的通透,屋内轻奢简约的装修风格也都在她的审美点上。
    孟景嫄在房内简单的转了一圈,拿着管家给她的布局图和装修尺寸建议表,对于要买的家具大致有了一些想法。
    她准备关门离开,转身透过落地窗看到漂亮的梧桐湖。
    这片漂亮的湖泊她还从来没好好去欣赏过。
    孟景嫄看看手机,才9点53分,还可以去转一圈再看家具。
    8月的骄阳分外炙热,好在有高大的梧桐树给湖边的绿道投下一片片清爽的绿荫。
    孟景嫄踩着一片片树影,绕着湖边的绿道,惬意的漫步。
    她望着湖泊中央的湖心亭,正想抬步朝小路走去,身后传来了一阵“乒铃乓啷”棍棒跌落的声音,还有微弱的呻吟隐约响起。
    她转头张望,在左后方通往绿道的阶梯处,发现一个西装革履满头银发的老爷爷,他双手紧握着阶梯护栏,半俯的身体轻微晃动着,阶梯下面还有一根跌落的拐杖。
    孟景嫄没有迟疑,立即往老人的方向跑去,上前扶住他的身体。
    老人满头大汗,放在她手臂上借力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孟景嫄连忙问他:“您没事吧?我扶您到下面的绿荫处坐一会吧!”
    老人偏过头看着面前这个热心的漂亮姑娘,没有拒绝,开口道谢:“那就麻烦你了。”
    “没事的!”孟景嫄爽朗回应了一句,带着老人一步一步下了台阶,坐到梧桐树下的长凳上。
    孟景嫄看着老人发白的嘴唇以及不停冒汗的额头,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连忙问他:“您还有哪儿不舒服吗?是不是中暑了?这么热的天气,您穿这个西装在太阳下走动很容易中暑的!”
    没等老人回答,孟景嫄从包里掏出刚刚管家给她的纯净水,拧开瓶盖,再拿出两张纸巾,叠成毛巾状,倒出些水浸透纸张,接着将带着凉意的纸块贴在了老人额头上。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孟景嫄再次开口问他:“您现在感觉有好一点吗?要不要把西装外套脱了散散热?”
    额上的冰凉让老人舒了一口气,他缓缓开口:“好多了,谢谢你了,小丫头。我的确有点中暑了,加上有点低血糖,刚刚差点在阶梯上摔倒,要不是你我估计我这条老命就要丢在这石梯上了。”
    听到他这句话,孟景嫄又从包包里掏出今天时出门王婶塞给她的巧克力。
    孟景嫄撕开包装,塞到老人手里,“您低血糖就吃点这个,再喝两口水。这么大热天的您穿成这样出门怎么不叫家人陪着您呢?刚刚那样的情况是很危险的。”
    老人看着面前乖巧热心的小姑娘,听着她碎碎念的关心,心里一阵热流涌过,感慨的说:“我是瞒着家里人偷偷跑出来的。”
    老人指了指她身后的梧桐湖,“这个湖漂亮吧!这湖是我和我家老太太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就在这里我一颗心都跑到她身上去啦。湖泊两边的园林是我媳妇设计,儿子施工的。但是他们现在都不在了,只剩下一个孙子陪着我......我一个糟老头子就只能穿得体面一点,来这里睹物思人了......”
    孟景嫄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视线落到他被汗水浸湿的衬衣领口,她心里有点泛酸,忽而想到了一个童话故事。
    “爷爷您知道《夏洛的网》这个故事吗?”
    老人摇了摇头,孟景嫄娓娓道来。
    “故事里有个叫夏洛的小蜘蛛,她吐丝救下了即将被屠杀的小猪,和它成为了要好的朋友。但是蜘蛛的生命很短暂,她很快就要死去了,小猪非常难过,每天郁郁寡欢。夏洛即将死去前,她对小猪说:‘秋天的白昼会变短,天气会变冷,树叶会从树上飘落。然后圣诞节就到了,你将欣赏到冰天雪地的美景。接着冬天会过去,白昼又变长了,牧场池塘的冰也会融化。燕雀将回来歌唱,青蛙将醒来,和暖的风又会吹起。所有这些景物、声音和香气都是供你享受的。亲爱的朋友,你还会有着很美好的生活。’说完夏洛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小猪痛哭之后振作精神,悉心抚养她留下的后代,认真的活过每一天。”
    老人听到这里的时候似乎明白了面前的小姑娘想告诉自己什么,他眼眶渐渐泛红,接着他听到小姑娘的声音继续响起。
    “人终其一生都是在生死别离中穿梭度过,生活的时钟从来不会因为谁的离去而彻底停摆。活着的人还是得要好好的活着,人世间始终是美好大过于哀愁的。您的孙子不就是他们为您留下的这世间最宝贵的存在吗?您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要知道肯定要伤心了。以后,您可不能再这样了。”
    孟景嫄的话钻进老人的心里,心中泛起酸涩,几滴浑浊的眼泪从老人的眼眶滴落,他声音哽咽,“是啊……小丫头,今天谢谢你了。”
    孟景嫄又给老人换了一叠湿纸巾,不在意的回应:“不客气,这都是小事情。”
    她的妥帖让老人心里一动,开口问她:“小丫头你有对象了吗?”
    孟景嫄愣了一下,有点没跟上老人的话题转换,她微楞一下,回答,“没有。”
    “你这么可人的小丫头可不能便宜了别人!不如来我们家,给我做孙媳妇?我孙子长得可俊了,看样子跟你年纪也差不多,我把他介绍给你,你看怎么样?”
    孟景嫄被老爷爷这一通骚操作搞得哭笑不得,“不用了,爷爷。我现在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我一个人挺好的,谢谢您的好意了。”
    老人继续劝说:“你一个娇娇柔柔的小丫头,一个人生活多辛苦啊!我孙子待会儿就找过来了,等他来了不信你瞧瞧?爷爷不骗你,他真的很俊!绝对是你们小姑娘喜欢的类型!”
    孟景嫄看老爷爷跟献宝似的吹嘘他的孙子,她好笑的点点头:“行行行!我陪您等他,他来了我再走吧,不然把您一个人丢这儿我也不放心。”
    得到孟景嫄的肯定答复,老人赶紧掏出手机给他的俊俏的孙子打了个电话,刚一接通就朝电话那边吼:“臭小子!你还没找过来?!”
    帅气老爷爷这咋咋呼呼的样子,让孟景嫄好笑的摇摇头,感叹他真是可爱的老爷爷。
    挂断电话,老人又零零碎碎的问了孟景嫄诸多问题,大概是名字、年龄、家庭情况等常规的相亲问题,孟景嫄都耐心的一一回答了。
    闲谈了没一会儿,老人指着孟景嫄身后开口,语气之间满是骄傲,“你看!那就是我孙子,是不是可俊了?”
    孟景嫄转过头,笑容凝结在了嘴角。
    是很俊,今天穿了件Hermes的蓝色衬衫,上面奔跑的小马衬得他更俊了。
    言恪看着昨天刚刚把他拉黑说要保持距离的女人,现在正乖乖坐在自己爷爷旁边,呆呆的回头望着自己。
    保持距离?老天爷都不愿意。
    言恪轻轻的笑了笑,在心里感谢老天爷的安排。
    孟景嫄挪动身体,脚下正准备开溜,言老爷子一把抓住她,热情的跟言恪招呼道:“阿恪!快来!爷爷给你找了个媳妇儿!”
    媳妇儿?!什么媳妇儿?!
    孟景嫄被言老爷子的话雷得外焦里嫩,登时脸就涨得通红。
    言恪已经来到了他俩面前,开怀的跟言老爷子说:“老头儿,看在你给我找了个好媳妇儿的份上,今天偷溜出来的事儿就不跟你计较了。”
    孟景嫄听到他的话,尴尬的想钻进地里,她决定要立马走人,“爷爷,您孙子来了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不等言老爷子回应孟景嫄就站起身准备开溜。
    可是,步子还没迈出去,手被面前的男人一把抓住,他笑得比这时的阳光还晃眼睛,“媳妇儿,你准备去哪儿?”
    言老爷子看着自家孙子这骚气的模样,觉得不对劲,开口问他们两人:“你们认识?”
    “不......”孟景嫄“认识”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被言恪抢了先,“认识啊!这也是我给我自己找的媳妇儿,刚回国就找到她了。只可惜人家还没答应,我这还在追呢,又被你给找到了。老头子你说她是不是注定要做我们言家的媳妇儿?”
    孟景嫄瞪大了眼睛看着言恪,无声的说:“放~手~”
    言老爷一听赶忙笑呵呵的点头,“可不是嘛!今天要不是我孙媳妇儿,我这条老命可就丢这儿了。”
    孟景嫄被这厚脸皮的两爷孙整得脸红了个透,她也顾不上言恪放没放手,赶紧给言老爷子解释:“爷爷,你别跟着他瞎起哄了!我跟他没关系,我也不是你们家孙媳妇!”
    她再转头看着言恪,小声呵斥他,“你赶紧放手!!”
    言恪好不容易才逮到她,哪能这么轻易就放手了。
    “老爷子不是说你今天救了他的命吗?那我们怎么着也得感谢一下你,赏脸一起吃个饭?”说完他看了老爷子一眼。
    老爷子接收到孙子的信息,连忙开口:“是呀,嫄嫄丫头,你可是我今天的救命恩人,我们一定得感谢你!别推辞了,走走走,我们一起去吃饭。”
    孟景嫄依旧坚定的拒绝了,“这只是个举手之劳,真的不用了!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爷爷再见!”
    说完,她奋力甩开了言恪的手,快步往前走去。
    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言恪心里情绪有些翻涌。
    他又被甩开了......
    --

章节目录

野兽樱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肉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肉肉并收藏野兽樱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