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景嫄和涂真真在家里忙得热火朝天,家里的佣人们的身影也不停穿梭。
    终于,他们成功在下午5点前完成了所有的打包整理任务。
    王婶也一一清理着孟景嫄缺失的生活用品,吩咐下面的人都备好,跟行李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起。
    涂真真和孟景嫄累得瘫在沙发上。
    孟景嫄看了看客厅的挂钟,突然想起来自家小姐妹还有约会,赶紧问她:“真真,你几点跟仕允哥约会?”
    “还早呢,约的是7点在国金城碰面,今晚我们去看个电影。”涂真真不紧不慢的说。
    “那你把我一起带上吧,我去国金给江奶奶挑个生日礼物,下周二就是她90大寿了。”
    涂真真站起身来,爽快答应,“OK。先去冲个澡,流了一身汗,收拾完我们就出发了。”
    很快,收拾规整的两位美人清清爽爽的出门了。
    涂真真把孟景嫄丢在Hermes门口就去找罗仕允汇合了,孟景嫄顺带朝Hermes的大门走去。
    还没迈进大门,她熟悉的sales已经迎了上来。
    “江太太您有段时间没过来了,最近很忙吗?”
    孟景嫄笑着回应她:“最近事情的确很多。”
    sales领着孟景嫄朝VIP服务区走去说:“您看,江先生已经先到这里等您啦!”
    孟景嫄的脚步顿在原地,没来得及离开,sales已经热情上前招呼江昀乘:“江先生,江太太来啦!您两位先慢慢挑选,看到合适的就叫我哦!”
    “阿嫄?!”江昀乘看到孟景嫄,眼睛的惊喜毫不掩饰,他立即朝她走过去,自然而然的拉住她的手,轻声问她:“你怎么过来了?”
    孟景嫄轻轻挣脱了几下,可江昀乘攥得紧,这里又有熟人,她不好发力,只能任由他拉着自己。
    她冷着脸回答江昀乘:“给奶奶挑选生日礼物。”
    江昀乘好似没感受到她的抗拒,依旧带着笑,牵着她走到一个首饰橱窗前。
    “我也正在给奶奶选礼物。本来以为你没空,打算直接帮你挑好带过去的,没想到你亲自来了。你看这个这个手镯可以吗?”
    孟景嫄瞄了眼,无情的吐槽:“Collie系列的手镯?玫瑰金镶钻?还有时尚吊环?奶奶90了,江先生,你没病吧?”
    江昀乘脸上挂起无奈又宠溺的笑容,“我大概是按照你的喜好在挑吧。那你觉得挑什么好呢?”
    孟景嫄直接越过他的表情,眼神在店内环顾了一圈,稍作思考,开口说:“奶奶比较喜欢收集餐具,买那套东方骏马吧,符合她的审美,在给她配条优雅的丝巾,她肯定会喜欢。”
    “奶奶最喜欢你是有理由的,还是你懂她老人家。”江昀乘适时夸赞她一番,然后挥手示意sales,开口交代,“东方骏马那个系列的都包起来,然后挑几条沉稳优雅的方巾出来。”
    Sales吩咐下去,立马挑了几条素雅的方巾摆在展示柜上。
    孟景嫄微微俯身,仔细的进行比较和挑选,注意力全放在了围巾上,江昀乘轻轻贴近同她商量花色,右手绕过她的腰肢,搭在展示柜上。
    当言恪和利钢的谭总走进HermesVIP厅时,看到的就是江昀乘从背后环抱着孟景嫄,还时不时侧头贴近,和她耳语。
    言恪盯着江昀乘环绕她腰肢的手,嘴角的弧度迅速消失了。
    有事?这就是她说的有事?
    酸楚愤怒的情绪不停在言恪心内翻滚,他停下前行的脚步。
    利钢的谭总见他停下脚步,疑惑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了江昀乘和孟景嫄的存在。
    他想到最近这两位之间的龃龉,心里略有计较,立刻转头征求言恪的意见:“小言总,你看这太巧了,竟然在这里碰到景宜的江总和他太太,去打个招呼吗?”
    言恪深吸一口气,嘴角掀起的弧度带着些冷意。
    “是很巧,应该打个招呼,走吧。”
    他眼神锁定着孟景嫄,迈开步伐向她走去。
    先他一步的谭总已经开口招呼江昀乘:“江总!”
    江昀乘转身,视线落在了谭总的身上,同时发现了他身后的言恪。
    江昀乘眼睛盯着言恪,手臂发力一把搂过孟景嫄的腰,贴近她的耳朵:“遇到利钢的谭总了,转过来打个招呼。”
    听到江昀乘的耳语,孟景嫄挂起一个公式化的笑容,得体的转过身去。
    转身过来的第一秒,她就闯进了言恪黑色的眼眸中,笑容立刻凝固在嘴角。
    江昀乘的手还放在她的腰上,她下意识的扭动挣扎,却被江昀乘收紧用力,搂得更紧了。
    利钢的谭总已经笑容满面的来到她的面前。
    “历来都听说景宜的江总最疼老婆,果然今天就看到江总陪江太太来选围巾了。江太太,好久不见了,你还是这么美丽动人。”
    孟景嫄扯了扯嘴角僵硬的微笑:“谭总说笑了。”
    当她转动视线看到言恪嘴角那抹似笑非笑的嘲讽,她的心沉到了谷底。
    江昀乘锐利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言恪,搂着孟景嫄的手也越来越紧。
    他眼神挑衅的看向言恪,笑着开口:“好巧,小言总怎么今天也想起来逛街了?”
    言恪迎着江昀乘挑衅的目光,垂眸把视线落在孟景嫄腰上,扯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抬眼看着孟景嫄:“是好巧,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了。”
    言恪的表情很明确的告诉孟景嫄,他生气了。
    孟景嫄慌忙动手,用力拔下搂在她腰上的手,打断了言恪和江昀乘的对视,“你们先聊,我再去看看其他的东西。”
    不等他们回应,她立刻离开言恪和江昀乘的包围圈,逃到了女装区。
    孟景嫄没有任何犹豫,从包里拿出手机,拨打了言恪的电话。
    利钢的谭总正致力于缓和言恪和江昀乘之间的机锋。
    言恪摸出振动的手机,来电显示“cherry”。
    “失陪一下。”
    言恪朝谭总举了举自己的手机,按下接听键,迈步走向人烟稀少的男装区。
    江昀乘也看到了他手机上的备注,他转了转手腕上的宝珀,眼镜镜片反射着森冷的光,他保持着儒雅的微笑,时不时点头回应面前还在侃侃而谈的谭总。
    “嗯?”
    言恪冷冷清清的声音从听筒传了过来。
    孟景嫄的手攥紧面前挂着成衣的衣架,焦急给言恪解释:“阿恪......我跟他是碰巧在这里遇到的,我来这里的时候他已经在里面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言恪的手漫不经心掠过一件又一件精致的外套,语气依旧带着寒意:“我想的哪样?姐姐不是跟我说今天有事吗?这就是你的事?来这跟他巧遇?”
    孟景嫄心里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对于这狗血的巧遇她也是无语到了极点,她继续耐心解释:“今天真真和我收拾完东西,她说要来国金和仕允哥约会,我就让她顺带把我带过来了。周二是江奶奶90大寿,我是来给她挑礼物的,谁知道他也在这里,这真的完全是狗血的巧合......”
    “是挺狗血的,狗血到让我想剁了他搂在你腰上的手。我一进门就看到你们卿卿我我的靠在一起挑围巾,他还搂着你的腰挑衅我,就差在脸上刺字表示你是他的。姐姐,我真的很生气。”
    言恪轻声对手机吐露自己的嫉妒,迈动着散漫的步伐,慢慢朝女装区迂回而去。
    在言恪清冷的声音中,孟景嫄似乎看到了这只野兽现在龇牙咧嘴露出獠牙的怒态,让她有些心颤。
    孟景嫄一手撑着转角的壁柜,一手拿着手机,放软声音:“那,你告诉我,怎么样你才不生气?我哄你好不好?”
    孟景嫄的后背被熟悉的乌木沉香环绕,言恪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上方和听筒中同时传来,“那,姐姐就从现在开始哄我吧。”
    孟景嫄刚一转身就被言恪抵在壁柜上。
    这只野兽果然气狠了,一句话都没说直接狠狠的吻了下去。
    孟景嫄心跳加剧,脊背紧绷,手臂上的寒毛全都站了起来。
    她的手紧紧揪住他的西装下摆,一边仰头承受着言恪凶狠的亲吻,一边睁大眼睛左右瞟视。
    言恪松开她,捏起她的下巴:“姐姐,哄我都不专心么?专心点,有我在。”
    话音刚落,他再次吻了上去。
    孟景嫄心一横,闭上眼睛,把手伸进他的西装里搂住他精瘦有力的腰肢,认真的投入到他的吻中,专心哄着她生气的小野兽。
    sales和客人说话的声音逐渐逼近,逐渐清晰。
    小野兽松开他嘴里的甜美的樱桃,伸手擦了擦她嘴角晕染的口红:“我还在生气,明天继续哄我。”
    看到樱桃乖乖的点头,他轻轻啄了她一口,转身朝他刚刚离开的VIP服务区走去。
    孟景嫄转身扒拉着壁柜上的衣服,缓缓平息着她疯狂的心跳。
    sales看到正在挑选衣服的孟景嫄,开口询问她:“江太太,东方骏马那套餐具还差两个大号圆盘和花瓶,您和江先生着急要吗?”
    孟景嫄心里已经生了想要离开这个修罗场的想法,她直接吩咐sales:“周二送礼用,你们这边尽量安排,争取在周二上午之前调到货。”
    她摸出自己的银行卡,“把刚刚挑的围巾和东方骏马那一套先结算了,打包好了你交给江总,后面调到货也叫他来取。”
    言恪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春风满面的回到江昀乘面前,眼底的阴郁已经消散了大半。
    江昀乘的目光扫过他有些许褶皱的西装下摆,略微凌乱的领口,绯红的唇,最后触及他讥诮的眼神。
    江昀乘表情不变,镜片底下的眼中寒冰无声凝结,他悄悄握紧了撑在身后的左手。
    Sales打断了言恪和江昀乘的眼神交锋,走近对江昀乘说:“江先生您好!刚刚您和太太挑选的东西都打包好了,江太太说她有事先走了,让您把这些东西带回去。然后,东方骏马那套餐具还差几件,我们已经在调货了,江太太说到货之后让您来取一下。”
    言恪眼中的嘲讽加深,拉大了嘴角的弧度,茶里茶气的开口:“怎么?她不等江总一起回家吗?”
    江昀乘紧了紧牙关,面不改色,“你不是听到了?她有事。”
    言恪笑得灿烂,冲sales说:“后天把家居馆空出来,我来挑点家具。”
    sales点头答应便离开了。
    江昀乘正被言恪的笑容刺得晃眼,谭总开口询问言恪:“小言总要搬家吗?怎么想着来挑家具了?”
    “对,要准备搬家了。”他的视线移到江昀乘脸上,眼神尖锐,“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宝贝,可是总有人碍眼得很,我得把她看紧点。”
    “哈哈哈,小言总你可说笑了,这凌城还有谁敢和你抢宝贝?”谭总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两人之间的火花,还在继续调笑。
    江昀乘抬眼盯着言恪的眼睛,依旧笑得温和:“那可说不定,也许小言总看上的宝贝是别人家的呢?”
    言恪嗤笑了一声,声音坚定:“已经不是了。只不过我这宝贝太耀眼了,总有人肖想她,不肯放手而已。”
    这时谭总终于感受到了两人的针锋相对,他忙打着哈哈:“能入了小言总的眼,那肯定不一般了。江总家里那位也是娇俏可人,你们两位都是有福的。不像我,每次出差都得给我家那位当搬运工......”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谭总艰难的在江昀乘和言恪之间转圜着。
    当三人分道扬镳的时候,谭总觉得自己比开了24小时的国际会议还累。
    --

章节目录

野兽樱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肉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肉肉并收藏野兽樱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