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不到8点,言恪就这么大剌剌的围个浴巾出现在孟景嫄家里给他开门......
    这很难不让江昀乘多想。
    江昀乘盯着言恪,面不改色地咽下喉头的苦涩,“她呢?”
    “你来得正好,”言恪没有理会他的问题,“昨天在江家怎么回事?她从江家出来眼泪就一直没断过。”
    江昀乘的目光闪了闪,他垂下眼眸,掩盖了自己复杂的情绪。
    “这与你无关。”
    言恪的目光没放过江昀乘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他直接朝着江昀乘心窝捅刀子。
    “江昀乘,是你先伤害了她才让她选择离开你,收起你卑劣的借口别再对她紧抓不放了。景宜上市势在必行,你再拖下去也没用。给你最后的忠告,不要用她的善良来逼迫她,好好珍惜上天恩赐你那八年的美好记忆,不然你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江昀乘抬眼看着言恪,眼中满是隐忍的伤痛,“那你呢?你又好得到哪里去?我放在心尖尖上疼了八年的人你一个月就迫不及待的想占有她。言恪,我和她现在只是签了离婚协议,但是我们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你现在就扯着她和你纠缠在一起,你这不是在逼迫她吗?你有想过会给她带来的伤害吗?”
    “不是马上就去领离婚证了吗?”言恪讥笑的看着他,“老老实实的守着你的回忆过活吧,其他的事情就不容你操心了。我不会给她带来任何伤害,我说到做到。”
    言恪自己心里很清楚,这不是把她和自己绑在一起最好的时机,但是他等不了,一天一刻一分一秒他都等不了,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迫切的向她靠近。
    “是吗?”江昀乘不留余地的嘲讽言恪,“看来你已经不记得TY的热搜事件了。”
    “那又怎样,我不是也把她保护得好好的吗?”言恪寸步不让。
    江昀乘和言恪就这样沉默地对峙在玄关,针尖麦芒,谁也不肯退让半分。
    李宿缩在沙发上,不敢面对眼前的修罗场,只好转过身把自己缩在沙发的角落,在心里期盼着有位天使来拯救世界。
    令人窒息的沉默持续了几分钟,上天听到了李宿的祷告,天使降临了。
    孟景嫄收拾完毕来到客厅,立马就注意到了在门口剑拔弩张的两个人。
    “阿恪,去换衣服,我们准备出发了。”孟景嫄一边说着一边朝言恪走去,挽住他的胳膊。
    “好。”言恪收回视线,侧身在她脸颊留了一个吻,乖乖换衣服去了。
    江昀乘看着他们自然亲昵的动作,心里止不住的酸涩。
    他犹疑的开口,“阿嫄...你待会儿不去给奶奶过生日了吗?”
    “去,”孟景嫄看了他一眼,语气冷淡,“领完证阿恪送我去。”
    江昀乘皱起了眉头,语言有些急切,“那奶奶他们看到了......”
    “不会,”孟景嫄打断了他的话,“我有分寸,你去民政局等着。”
    江昀乘被她关在了门外。
    江昀乘站在2301的门口,头落寞的垂着,双手撑在门上,门板冰凉的触感从手掌蔓延至他的全身。
    这道门就像是隔绝他和孟景嫄的结界,完全把他驱赶出了她的世界。
    他清晰的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且不可回转。
    大概言恪说得对,他真的只剩下八年的回忆了。
    孟景嫄干脆利落的关了门,心里有点打鼓,她担心那个小醋精又被江昀乘给发酵了,她走进卧室打算去安抚一下他。
    刚迈进卧室,孟景嫄就透过置物架的间隙看到黑色的西装裤刚好提过笔直的大长腿包裹住他紧实的翘臀。
    孟景嫄伸手捏住置物架,给自己来了个紧急刹车。
    粉色的Vivienne音乐盒被她碰到地下,咕噜咕噜在地毯滚了个圈,盒盖被弹开,悠扬乐声响起。
    突然的声响让言恪偏头,成功捕捉一颗偷窥的樱桃。
    孟景嫄低头盯着音乐盒里徐徐旋转的吉祥物Vivienne,尴尬得只想魂穿过去。
    言恪慢条斯理的穿好裤子,眼神一直黏在他的樱桃身上。
    他拿起磨砂黑的皮带,一边扣着皮带一边向门口走去。
    言恪捡起地上的音乐盒,“啪”一声合上盖子,叮叮咚咚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把音乐盒放回置物架上,拉下孟景嫄还扣在置物架上的手,一把揽过她的腰,不在他们的身体之间留下任何缝隙。
    “姐姐想看我难道还会不给你看?偷窥算什么?”
    言恪低头,声音里带着戏谑的笑意。
    看他这妖颜惑主的模样,孟景嫄知道自己算是白担心一场了。
    她稳住自己的心神,白了言恪一眼,对他这种出卖色相的行为嗤之以鼻,“不知道是谁一早就只裹个浴巾晃了一上午,我看有些人是巴不得哪儿哪儿都给别人看光光吧!”
    “嗯,是巴不得。”言恪直接开口承认。
    言恪贴近她的脸颊,眼神落在她像蜜桃一样的嘴唇上,“但是...偷窥是有惩罚的...”
    李宿坐在沙发上盯着手机,眼睁睁看着时间从8点一分一分变成8点10分,他的头越来越痛了。
    他冒着生命危险挪了几步,靠近了卧室两步,颤颤巍巍的出声提醒:“言总...我们该出发了......”
    李宿的声音唤醒了孟景嫄的意识,她习惯性的推了推言恪,示意他停下来。
    言恪分开和她缠绕的双唇,意犹未尽摩挲着被他“侵略”过的唇角,替她擦掉了边上晕染的口红。
    “姐姐,我后悔了。”言恪用鼻尖轻轻刮蹭着孟景嫄的鼻梁。
    孟景嫄意识还有些飘忽,只轻轻哼了一声。
    “我后悔待会儿还要亲手送你去别人家了。”醋精这时候开始发酵了,“我应该把你关起来,让你每分每秒都在我身边,只属于我一个人。”
    这熟悉的酸味让孟景嫄彻底回神了,她捧着醋精的脸,笑眯眯的狠狠吧唧了他两口。
    “醋精男友还真不是白叫的,你乖乖的,我不会待太久的,很快就回来了。”
    孟景嫄顺了顺他的毛,拉着他走出了卧室。
    8点15分,李宿终于等到了正道的光照在他的大地上,老板娘拉着臭脸的老板从卧室里出来了。
    “你带司机来的,还是开自己车来的?”
    李宿看着语气不善的老板,小心翼翼的开口:“带司机来的...你中午不是还要跟徐总吃饭吗?”
    言恪睨了李宿一眼,“总算是做对了一件事。”
    李宿只得战战兢兢地露出假笑boy的表情,然后正道的光再次撒在了他的大地上。
    “走吧。”换好鞋的孟景嫄在玄关处催促。
    “热闹”了一早上的2301终于又恢复寂静了。
    从民政局出来的孟景嫄捏着离婚证觉得一身轻松,她身后的江昀乘却整个人都失去了光彩。
    他看着孟景嫄坐上言恪的车,把自己抛在脑后,手上的离婚证被他捏变了形,软塑外壳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他的太阳,他的信仰,他的神女,消失了。
    黑色的迈巴赫在路上奔驰,李宿坐在副驾老老实实的处理着手中的事务,司机也目不斜视的专注开车,生怕打扰了后座的两人。
    孟景嫄拉着言恪的手,把他修长的指节都玩了个遍。
    言恪盯着座位上的离婚证,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从法律角度上看,离婚证让孟景嫄彻底和江昀乘没有了任何关系,言恪觉得距离自己和她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又进了一大步。
    但是一想到她现在还要去江家陪他演戏给老太太过生日,言恪的脸上又挂上了阴云,不放心地叮嘱她:“你结束之前跟我说一声,我来接你。”
    “可是你还有会议什么的要开呢,你今天行程安排已经很满了,你就不要为了这点小事跑来跑去了。”
    看看言恪脸上的阴云渐浓,她很识时务的加了一句,“你太累了我会心疼的~”
    言恪的脸色立刻放晴,“那我派人来接你。”
    孟景嫄正要开口,涂真真的电话来了,她拿起电话冲言恪示意,接通了电话。
    “你睡醒啦?”
    “昂,我看到你消息就给你打电话了,可不像有些人那么重色轻友,有了弟弟就忘了姐妹。”涂真真声音沙哑着弯酸孟景嫄。
    “昨天真的是有意外,不是故意不理你的。”孟景嫄好脾气的跟她解释,“你跟仕允哥这怎么回事?怎么就冷战两天了?”
    “咱们见面聊吧,电话里讲不清。”涂真真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你今天有空吗?”
    “今天江奶奶90大寿你忘啦?我现在在去江家的路上。不过我露个面,跟奶奶祝个寿就走,待会儿差不多1点半到2点的样子你过来接我吧。”
    约好时间,涂真真挂断了电话。
    孟景嫄冲言恪摇了摇手机,“不用你派人来接我了。”
    听到她很早就要离开江宅的决定,言恪很是满意,也不计较她不需要自己接送的问题了。
    “真真姐他们吵架了?”
    “是呀,都冷战几天了,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孟景嫄抓过言恪的手,一边拨弄他的指尖一边絮絮叨叨。
    “不过,这倒也是仕允哥那么葫芦性格能做出来事。”
    “我猜,多半是真真惹到他了。”
    “不过,你和仕允哥也差不多,都爱吃醋还难哄......”
    听到这句话,醋精不乐意了。
    他反手捏住孟景嫄还在“调戏”他的手,偏头看着她,“爱吃醋我承认,难哄?哪次我生气不是你亲两口就把我打发了?难道姐姐连亲我都觉得很难?”
    言恪语气中暗藏的危险让孟景嫄立刻停止了自己的致命发言,她瞄了瞄前排的司机和李宿,见他们都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她立刻松开言恪的手朝他身上扑了过去,把双手挂在言恪的脖子上。
    言恪的手顺势从后面环住了她,低头审视着突然“投怀送抱” 的人,猜想她准备搞哪出。
    孟景嫄迎着言恪的目光,在他的脸上和嘴上轻轻啾咪了好几口,留下一道道粉嘟嘟的唇印。
    贴着言恪的鼻尖,孟景嫄眨着水汪汪的杏眼软软糯糯的开口,轻柔又撩人,“不难,一点都不难,我最喜欢和阿恪亲亲了!”
    这他妈谁能顶得住?言恪不出意外被彻底俘虏了。
    他手臂发力,搂过孟景嫄,让她稳稳的坐在自己身上。
    言恪温热的呼吸撒在孟景嫄侧脸,孟景嫄痒痒的缩了缩肩膀,酥酥麻麻的声音就贴着她的耳朵传了过来。
    “姐姐,你这么会哄人,让我很难控制我自己啊。”
    孟景嫄还没领会言恪的话是什么意思,已经被吻得七荤八素了。
    李宿的余光瞄到后面两位抱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很贴心的升起了中间的挡板,给了他们一个私密的二人世界。
    只是后座依稀传出的呜咽和吮吸声让车内的温度上升了不少。
    孟景嫄身下逐渐显现的那个不容忽视的热度和硬度,把她的意识唤了回来。
    她红着脸正要推开言恪,李宿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言总,我们就要到了。”
    言恪心里懊恼极了,不舍的松开怀中的人,喘了一口气,颇有侵略性的目光攫住孟景嫄,“姐姐欠下的,明天我要连、本、带、利,一点一点讨回来......”
    在言恪的注视下,孟景嫄的心颤了颤,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待宰的赤裸羔羊。
    她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言恪,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红色更明显了。
    她红着脸松开挂在他脖子上的手,摸摸索索离开了他的怀抱。
    孟景嫄用手冰了冰自己发烫的脸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开口提醒司机,“麻烦就在这里靠边,谢谢。”
    孟景嫄被言恪拖着在他脸上又盖了一个章才被放下车。
    孟景嫄下车后,迈巴赫又缓缓行驶起来。
    李宿升起了中间的隔档,瞄了自家老板一眼。
    老板风度翩翩倚在真皮座椅上看着窗外,只是冷白的脸上暧昧痕迹过多,娇气的定制西装褶皱明显,悄悄提醒着大家它的主人刚刚经历了怎样的激烈。
    李宿尴尬的咳了几声,“那个...言总...”
    言恪一动不动的“嗯”了一声,示意他有屁快放。
    “您的脸上...还有老板娘留下的痕迹......”李宿憋着一口气,结结巴巴的提醒言恪。
    言恪放下车顶的镜子,看着自己脸上三三两两的粉嫩唇印,脑中飘过孟景嫄娇娇柔柔的那句话,“不难哦,一点都不难,我最喜欢和阿恪亲亲了!”
    嘶,言恪吸了一口冷气,扯开嘴角无声笑骂:“妖精!”
    --

章节目录

野兽樱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肉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肉肉并收藏野兽樱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