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岗山小学的上课铃声响起,孩子们被召回到教室开始了开学第一课。
    孟景嫄在校长的陪同下,在校园里欣赏着孩子们精神饱满的第一课。
    路过二年级教室时,她看到了那双熟悉的美丽眼睛。
    阿呷的眼神正悄悄望向窗外,追随着自己的身影。
    孟景嫄笑着轻轻冲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认真听讲。
    小阿呷立刻收回视线,攥紧了小手乖乖看向老师。
    第一节课结束,小朋友们都兴致勃勃地冲向了操场,玩起了孟景嫄带来的体育器材。
    看着一张张兴奋的笑脸,孟景嫄也发自内心的笑得灿烂无比。
    她走进音乐教室,跟音乐老师简单沟通了一下,打算和她一起来教授孩子们的第一堂音乐课。
    “叮铃铃”的上课铃响起,一群小朋友涌入音乐教室。
    小阿呷也在其中。
    孟景嫄和音乐老师一唱一和以对唱的形式给小朋友们介绍了自己,听得小朋友长大嘴巴惊叹不已。
    接着孟景嫄和音乐老师一起来了一个四手联弹,边弹边唱着“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再一次极大的激发了学生们的音乐兴趣。
    一曲结束,音乐老师起身提问:“有没有小朋友想跟着嫄嫄老师一起弹琴,给我们大家伴奏呢?”
    好多小朋友的眼神都跃跃欲试,但是面对第一次看到的“钢琴”这种陌生事物,还是不敢上前。
    小阿呷举起了她的小手。
    今天要穿新校服,小阿呷专门把手洗得干干净净,虽然皮肤还是有些泛黑,但已经没有了泥垢。
    孟景嫄欣喜地看着小阿呷,朝她挥手,“谢谢勇敢的小阿呷愿意跟我一起合作,快来吧!”
    小阿呷迈着小短腿坐到孟景嫄旁边。
    孟景嫄拿起她肉乎乎的小手放在雪白的琴键上,带着她轻轻按下。
    小阿呷的大眼睛惊奇的看着这个声音美妙的大东西,不敢相信是她自己让它发出了这么动听的声音。
    “阿呷,你就负责按这几个键就可以了,试试看?”
    孟景嫄带着阿呷的手按下琴键,一边陪她轻轻哼唱,“哆哆嗦嗦拉拉索,发发咪咪来来哆......”
    阿呷的小手越发的娴熟,眼中也冒出兴奋的光芒。
    教室内的其他小朋友都望着阿呷羡慕不已。
    在阿呷重复的音阶下,孟景嫄带入和弦伴奏,整个《小星星变奏曲》的美妙音色流淌在教室中。
    一曲奏罢,小阿呷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小手,她没有想到她竟能和她心中的仙女一起为大家表演这么美妙的音乐。
    她看到她的仙女姐姐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夸奖她做得特别棒,阿呷激动得挥舞了起小拳头。
    音乐老师和孟景嫄对视一眼,对教室内的小朋友问到:“怎么样?阿呷和嫄嫄老师的合奏好听吗?”
    稚嫩的童音响起,“好听!!!”
    “那你们想不想在他们的伴奏下一起和叮当老师合唱呢?”音乐老师趁热打铁。
    所有小朋友异口同声的大喊出心中的渴望,“想!!!”
    “那我们开始吧!听老师的指挥哦!!!”
    在优美的钢琴伴奏下,清澈的童声响起,一堂涤荡心灵的音乐课愉快结束,孩子们恋恋不舍的离开音乐教室。
    直到下一节课的上课铃声响起,阿呷都还牵着她仙女姐姐的手舍不得放开。
    “阿呷先去上课吧,中午午休时间我们还可以一起玩哦!”
    孟景嫄摸了摸小阿呷的头,牵着她手将她送回教室。
    果真,孟景嫄和小刘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小阿呷就找了过来,还带着一个十分喜欢孟景嫄的小男孩。
    阿呷看着孟景嫄给她磕磕巴巴的介绍,“他是赤尔,他想一起玩。”
    小刘看着这阿呷纯净的双眼,心也不自觉的软了一大半,“孟小姐,待会儿我跟您一起陪他们玩儿吧。”
    孟景嫄冲小刘灿烂一笑,“那我可求之不得了。”
    这下好了,小刘的心化了。
    她们快速吃完碗中的饭菜,孟景嫄看向面前的两只小可爱,“我们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你们想玩什么呢?”
    胆大的赤尔充冲孟景嫄露出一个骄傲的笑容,缺掉门牙的笑容很是憨态可掬。
    他漏着风对孟景嫄和小刘说:“去我的秘密基地!在学校外面,那里有很多漂亮的三角梅!”
    “三角梅?我还从来没见过呢!孟小姐想去吗?”小刘转头征求孟景嫄的意见。
    孟景嫄看着小男孩眼中希冀的光芒,她不忍拒绝,“那今天我们一起去看三角梅,但是以后上课时间你们自己不能单独出校门,知道吗?”
    赤尔兴奋的点点头就拉着两个老师的手往外走去。
    阿呷赶紧跟上,攥紧了孟景嫄另一只手。
    走出校门,赤尔带着孟景嫄他们在小路上七扭八拐走了许久,终于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灿若红霞的三角梅。
    赤尔和阿呷兴奋地向前跑去。
    孟景嫄看到隐隐有浑浊的水流从上坡流下,还伴随着卡车轰鸣一般的声音,她有种不好的预感,立刻冲阿呷他们喊道:“停下来!别往前了!”
    两个小朋友懵里懵懂的站在原地,回头看向孟景嫄。
    这时,山上的响声加大,山体被拉开数条裂缝,孟景嫄和小刘赶紧朝两个小孩跑去,抱起他们就往回跑。
    山上浑黄的洪水拉扯树枝带着尖锐的石块奔涌而下,咆哮的声音在孟景嫄他们身后犹如死神的冥钟。
    小刘惊慌之中被路上的石块绊倒在地,孟景嫄停下,单手抱起阿呷,另一只手扶起小刘,带着小男孩继续疯狂的奔跑。
    被拽着的手越来越重,孟景嫄开始体力不支,她带着小刘和两个小不点蹲在旁边的地坎中。
    山洪擦着他们藏身的地坎径直奔流而下,一根尖锐的树枝在洪流中朝小刘的划过,孟景嫄一把按下小刘的头,弓腰躲避。
    “刺啦”一声,孟景嫄的衣裳被树枝划破,腰部传来一阵尖锐的剧痛,红色的血迹在白色衣料上迅速蔓延。
    小刘赶紧掀起她的衣服查看。
    侧腰被尖锐的枝干划伤,留下了长达5、6厘米的伤口,在雪白的肌肤上狰狞的外翻着,粉色的肉中还夹杂了许多细碎的泥渣。
    阿呷看着仙女姐姐被鲜血染红的上衣“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揪紧了自己身上的新校服。
    赤尔被眼前的场景吓坏了,还没反应过来,听到阿呷撕心裂肺的哭声,他也开始伤心的嚎哭起来。
    小刘这时已经无暇顾及嚎啕大哭的两个小不点了,她慌乱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衬衣,立刻连咬带撕扯下了一个袖子,用干净的一面贴住伤口紧捆在她腰间,将她的斜挎包挂在了自己胸前。
    她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奔涌的泥石流,担忧地看着孟景嫄,“孟小姐,您还能再坚持一下吗?我们还得再往前走一些才更安全。”
    孟景嫄脸色惨白,细碎的泥沙在伤口中越陷越深,在血肉中不断摩擦,疼得她直冒冷汗,额前和两侧的发丝都被汗水濡湿,狼狈的糊了一脸。
    她从小怕痛,膝盖撞个淤青都能哼唧小半天。
    生死攸关的时刻,她十分清醒的告诉自己,现在没时间给她哭哭啼啼哼哼唧唧了。
    孟景嫄深吸一口气,扶着小刘的手咬牙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疼痛让她不得不佝偻着身躯。
    “继续往前。”孟景嫄的声音疼得发颤。
    她看着伤心痛哭的两个小孩,镇定了自己的声音。
    “阿呷,别哭了,嫄嫄老师没事的。嫄嫄老师想给你一个任务,你能帮小刘老师牵着赤尔,带着他往前走吗?”
    听到孟景嫄的吩咐,阿呷止住了哭泣,抽抽噎噎的拉住了赤尔的手,领着他往前走去。
    小刘小心翼翼地扶着孟景嫄,紧跟着两个小不点的步伐。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疼痛折磨得孟景嫄的意识有些模糊了,裹住伤口的衬衫布也早已被鲜血浸湿,晕染出一大片艳丽的血红色。
    前面两个小不点的脚步停住了。
    阿呷跑了回来,操着不熟练的普通话焦急道:“走不通了。”
    赤尔也跟着跑了回来,“路被大石头堵死了!”
    眼看两个小孩泫然欲泣,孟景嫄将手攥成拳头,强忍着疼痛,安抚他们:“别害怕,我们还有很多同伴,他们一定会来救我们的。你们现在乖乖跟着老师一起走到刚刚路过的地坎,我们就在那里好好藏起来,这样山洪怪兽就抓不到我们了。”
    小刘也紧接着开口,“阿呷,带着赤尔去刚刚路过的地坎里好好呆着。小刘老师带着嫄嫄老师会慢慢跟上来的,快去。”
    阿呷懂事的点点头,牵起小男孩的手就朝地坎小跑过去。
    孟景嫄紧皱着眉头,冷汗顺着额头流进她眼眶中,眼睛传来一股刺痛,视线瞬间模糊。
    她倒抽着冷气,继续艰难的开口:“小刘,把你的手机和我的手机都拿出来看看有没有信号。”
    小刘如言即刻查看了手机。
    果然,无信号。
    她心中难免翻涌了些绝望的情绪。
    “别怕,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孟景嫄察觉到了小刘的情绪,抓住她的手越发用力,“回地坎,我包里还有些高热量的小零食,好好分配下,应该足够我们四人支撑个至少1天左右。”
    小刘的目光落在她的伤口处,看着那片被晕染的红色,她担忧的开口:“您的伤......”
    孟景嫄无力的摇了摇头,咬牙坚持:“没事,待会再给伤口扎紧点,先止血就好。”
    小刘暗叹一口气,只希望救援的人来得快些更快些。
    --

章节目录

野兽樱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肉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肉肉并收藏野兽樱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