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蒙蒙亮,伤口的疼痛和小腹的酸胀感让孟景嫄意识逐渐清醒。
    她皱着眉头,眼睛还没睁开就又下意识的喊着言恪,“阿恪”
    一晚上都跟雕塑一样的男人终于动了,言恪立刻俯身,“我在!醒了吗?”
    听到她醒来的第一声喊的是言恪,江昀乘不自觉攥紧了孟景嫄的手。
    隐约中孟景嫄听到言恪的声音从右边传来,但她又感受到了自己的左手被握紧。
    她的意识在混沌中挣扎了一会儿,成功睁开眼睛,往左右方向各望了一眼。
    怎么有两个人?
    孟景嫄头脑还有些发晕,她晃了晃脑袋,眨了眨眼睛,又往左右方向各看了一眼。⒫o⓲ě.víⓟ(po18e.vip)
    这下彻底看清楚了,连他们眼中的关切都一并看得清清楚楚。
    孟景嫄不想给江昀乘过多的遐想,也不想让他在自己身上耗费更多的心神,她狠了狠心,松开自己的左手,从江昀乘的手中抽了出来。
    她看着两个胡子拉碴,眼下乌青的人,声音沙哑的问道:“你们怎么都在这儿?”
    江昀乘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没说话。
    言恪轻吻她的脸颊,内疚又自责。
    “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来的,伤口是不是很疼?”
    注意到言恪肿胀的侧脸、嘴角的淤青,还有脖颈多处的划痕,孟景嫄哑着嗓子问他:“怎么受伤了?”
    言恪抿着嘴角没有回答。
    “我打的。”
    孟景嫄转头看向江昀乘,眼神又几分惊诧,她记忆中江昀乘并不是爱动手的这类人
    仔细在江昀乘的脸上逡巡了一圈,没有伤痕,孟景嫄问他:“怎么回事?”
    “没事,你别问了。”言恪将她的脸挪向自己,“是我活该,让你遭这么大的罪,他不打我,我自己都要给自己两拳。”
    孟景嫄眉头皱得更深了,“乱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侧腰的伤口传来阵阵疼痛,孟景嫄轻哼一声,悄悄捂住伤口。
    “伤口”
    “疼吗?”
    左右两边同时传来关切的询问。
    孟景嫄蜷了蜷手指,掩去心中的不忍,只专注地看着言恪。
    伤口此刻的确疼得厉害,心里的情绪又复杂扰人,眼泪带着些委屈一颗一颗的往外流。
    言恪心疼的吻着她的泪珠,不停的自责,“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不是你的问题。”孟景嫄眨着眼睛,把眼泪憋了回去,哑着嗓子宽慰他,“自然灾害谁说得准,我现在还活着就已经很幸运了”
    江昀乘被晾在一边,眼睁睁看着他们的亲密无间,心里梗得慌,闷闷地说了句“找医生”,转身逃离了医疗棚。
    孟景嫄转头看着他慌乱离开的背影,藏起心底的叹息,轻声问言恪:“你们怎么都来了?你俩都在这儿守了一夜?”
    她还没收回的视线,言恪盯着她惨白的唇色,眸色也跟着淡了几分,还是如实跟她交代了一切。
    孟景嫄听完沉默了一会儿,问了另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小刘、阿呷还有赤尔他们没事吧?”
    “没事,他们只是受了点惊吓,有些疲累。”
    言恪话刚落音,小刘他们就跟着医生一起来到了医疗棚。
    阿呷和赤尔迈着小短腿跑到孟景嫄床边,阿呷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她,赤尔则带着哭腔关心她:“嫄嫄老师,你还流血吗?”
    小刘跟在他们身后望向孟景嫄的眼睛也湿湿的,“孟小姐”
    孟景嫄虚弱的笑着,“我没事,养几天就好了。”
    医生又给她挂上一瓶药水,出声打断了他们的探视:“孟小姐还有些虚弱,需要好好休养,你们就不要多打扰她了。”
    三人只好一步三回头,离开了医疗棚。
    医生调整好点滴,仔细叮嘱她:“记得多喝点水,昨天的高烧让你些脱水。还有,这一周饮食一定要清淡。伤口也不能沾水,千万要避免二次感染。”
    言恪将医生牢记于心,冲他点头示意,医生没再多话,离开了医疗棚。
    江昀乘在医疗棚门口踌躇小会儿,还是迈步走了进去。
    他坐回昨晚守夜的位置,轻声问她:“阿嫄,现在想回凌城吗?”
    孟景嫄视线落在他青密的胡茬上,“不着急,现在应该回不去。”
    “可以回去。”
    江昀乘微微倾身,抓住她的视线,看向她的眼神里中全是她熟悉的宠溺,并且更甚从前。
    孟景嫄垂眼躲开他的目光,委婉的拒绝他:“要麻烦舅舅吗?没必要的,明后天路应该就通了。”
    江昀乘喉头有些发苦,他动了动唇,“公司快要正式挂牌上市了,我本来也要赶回去,顺带而已。”
    孟景嫄正要说些什么,言恪直接做出了决定,“既然江总顺路,那我们就回去。”
    他摩挲着孟景嫄还苍白的脸,柔声解释:“这里条件太差了,不适合给你养伤。”
    孟景嫄抿紧嘴唇,没有再说话。
    得到她的默认,江昀乘走出去,打电话给舅舅安排回去的事宜。
    孟景嫄小腹的酸胀越发明显,她想撑起身体却扯到了伤口,痛得“嘶”了一声。
    言恪连忙问她:“怎么了?伤口痛得厉害吗?”
    他见到孟景嫄苍白的脸上浮起微微的红晕。
    “我想去厕所”
    细小的气声轻轻传入言恪耳蜗。
    他抿嘴笑了笑,“厕所有点远,我抱你去。”
    孟景嫄垂下头嘟囔:“可是我要去女厕所啊”
    “校长知道你受伤行动不方便,在宿舍楼那边专门腾了个厕所出来。”
    言恪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将孟景嫄扶了起来。
    言恪俯身看着她,“记得那天在Symphony怎么抱你的吗?”
    那天晚上荒淫的画忽然钻进孟景嫄的脑海,不断闪现,她红透了脸,轻声回答,“大概记得”
    言恪一看就知道她想到了什么,轻笑着弯下腰朝她伸出手臂,“来,缠上来。动作慢点,别扯到伤口了。”
    孟景嫄动作缓慢的圈住言恪的脖子,言恪将手垫在她的屁股下面,稍一用力将她搂了起来,孟景嫄的双腿自然的盘住他的腰。
    这样的抱姿丝毫没有牵扯到伤口,孟景嫄舒服的靠在他肩上。
    言恪单手环着她的臀部,另一只手举起输液架,迈动长腿往外走去。
    刚挂断电话的江昀乘看到挂在言恪身上的孟景嫄,没忍住出声询问:“你带她去哪里?”
    “洗手间。”言恪头不回的丢下三个字继续朝教职工宿舍走去。
    江昀乘跟了上来,“输液瓶给我吧。”
    “不用。”言恪冷冰冰的拒绝他。
    寒意在镜片底下翻涌,江昀乘口气十分不虞:“单手容易扯到她伤口。”
    “没有扯到。”孟景嫄开口将江昀乘堵了回去。
    江昀乘看向言恪肩头,那张小脸完全埋了进去,看不到她的神情。
    她在躲他……
    江昀乘松开抓着输液架的手,停下跟随的脚步,静静地站在原地。
    言恪搂着孟景嫄来到厕所,两人望着蹲式的便位怔楞了好一会儿。
    这怎么上?
    蹲下去就扯到腰,不蹲就
    言恪思索一会儿,将孟景嫄从怀里放了下来,把输液瓶递到她手中,伸手解开她的病服裤带。
    孟景嫄一下愣住了,磕磕巴巴的开口:“阿恪你这”
    言恪手上的动作没停,直接将她裤子脱了下来,连带里面纯色的冰丝小内裤也被扒了下来。
    赤裸的肌肤和冷空气相触那瞬间,孟景嫄下意识夹紧了双腿。
    言恪将她搂在自己怀里,架起她的双腿,形成了一个羞耻的把尿姿势。
    孟景嫄的脸上的红色轰然炸开,连带身上的肌肤都泛起了粉。
    这太羞耻了!!!!!!
    孟景嫄窘迫地偏过头对言恪开口:“阿恪,你放下我,我自己来”
    “你自己来会挤压牵扯你的伤口,”言恪吻了吻她红得滴血的耳垂,低声笑她,“姐姐害羞什么,这个姿势我们也用过,只是今天换个用法而已。”
    孟景嫄羞得眼睛紧闭,架不住小腹坠胀的尿意,释放了出来。
    “淅淅沥沥”的水声让孟景嫄羞得无地自容,抓紧了言恪劲瘦的手臂,咬紧了自己的下唇。
    大概是液输太多,她憋了太久,“放水”时间比平常长了些许。
    孟景嫄苦着一张脸,在心里默默催促自己:快点啊!!!!!!怎么还没完啊!!!!!!!!!
    在她内心的万般咆哮和催促下,终于结束了这“羞耻”的释放。
    言恪拿起纸巾,轻轻给她下身擦拭清理。
    身后温热的体温烘烤着孟景嫄,耳边轻柔的呼吸引得耳蜗一阵酥麻,他的手带着纸巾轻轻柔柔的拂过最敏感的地带。
    孟景嫄双腿悄悄收缩,她可耻的有了反应。
    “可可以了!阿恪!”
    孟景嫄又羞又恼急急出声。
    言恪的胸腔传来沉稳的振动,他坏笑着,声音有些许暗哑,“姐姐忍一忍,等你伤好了,我会好好满足你的。”
    孟景嫄恼得狠狠揪了他手臂一把,言恪也不喊痛,反倒笑出了声,将她放在地上,利索的为她穿好裤子。
    按下冲水键,他把孟景嫄搂进怀中,一手举着输液瓶一手抬着她的柔软的小屁股。
    孟景嫄自觉的将双腿缠上他的腰间,却发现腿间似乎有个半硬的东西抵得慌,她收紧环住言恪脖子的手臂,挪了挪小屁股。
    她还没脱离那个硌人的东西,言恪的大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拍,制止了她的动作,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声音:“别动,好好挡住,不然一走出去人家都知道你男人硬了。”
    孟景嫄的身体僵直了一瞬,又默默将屁股挪回去,仍由比刚刚更硬的事物抵着自己。
    她趴在言恪肩上,将通红的小脸完全埋了进去。
    言恪瞥了自己肩膀一眼,翘起嘴角走出厕所。
    江昀乘朝着他俩走了过去,看了眼孟景嫄泛红的耳垂,挪开视线,声音带着寒意:“准备一下,一小时之后出发。”
    言恪嘴角还带着笑意,就抬了下眉算是回应。
    孟景嫄脸上的热度还没消退,依旧埋在言恪肩膀里闷闷“嗯”了一声。
    言恪搂着她回到医疗棚,将她放在床上,拿起水杯让她灌了大半杯,又去盛了碗野菜粥给她喂下去。
    孟景嫄忧愁的看着他,“你给我灌了满肚子水,待会儿又想上厕所怎么办?”
    言恪一本正经的开口:“上飞机前我再带你去一次。”
    孟景嫄撅了噘嘴,嘀嘀咕咕的骂了他几句“流氓”“色胚”就被言恪堵住了嘴。
    好吧,这下她乖乖闭嘴了。
    棚内空气的热度逐渐攀升。
    江昀乘收回了迈出的脚步,一动不动站在棚外,脸色跟他头顶的天空一样阴霾。
    --

章节目录

野兽樱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肉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肉肉并收藏野兽樱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