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起右手,孟景嫄以为他气狠了要给自己一下,都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结果一个踉跄。
    她被言恪一把扯到怀里,直接用嘴封住了她还没来及发出的惊呼。
    孟景嫄瞪着眼睛,忘记了该怎么反应,纤长的睫毛在他眼皮上轻轻扫动。
    言恪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黑色的睫羽擦划过她的眼帘,接着他收紧摁在她颈后的手,另一手圈住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孟景嫄被他乌灼的眸子盯得失了神志,合上眼帘沉沦在他的亲吻中。
    涂真真表面神情波澜不惊,依旧高贵冷艳,内心疯狂尖叫。
    这野兽真他妈野!刺激!!!!
    她淡定拿出手机,调成静音,对着接吻的两人照了一张又一张。
    甘觅心里已经提前播放了无数遍修罗场预警,结果被这突如其来的狗粮砸蒙了,整个人就完全被震撼到灵魂出窍。
    所以,言氏大佬被气狠了也只能抱着自己女人的嘴啃两口发泄一下?
    等到涂真真拍了无数照片且保存了一个长达3分多钟的视频之后,言恪才放开了孟景嫄。
    孟景嫄细细地喘着气,小声责问他:“你这是干嘛呀?!”
    只是她被言恪吻得唇颊红润,眼波潋滟,这质问反倒更像是欲求不满的嗔怪。
    “你这么不听话,总让我束手无策,我连惩罚一下你的权利都没有了?”
    言恪清冷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一丝喑哑。
    孟景嫄瞪他一眼,这算哪门子的惩罚......
    此次对峙小野兽完败,嫄嫄驯养员完胜!
    涂真真在心里为自己的小姐妹放起了庆祝的烟花。
    “咳咳咳”孟景嫄清了清嗓子,理清思路,将视线移到一直在一旁沉默的甘觅身上。
    “甘觅小姐是吗?能说说你的目的吗?或者你想从我们手里得到什么?”
    甘觅瞳孔一缩,死死掐着自己的虎口,指甲用力到泛白。
    她抬头看着孟景嫄,眼中跳动着疯狂的火焰。
    “我想借你们的手让邱鸿振和邱忻愉下地狱,连带他邱家一起被连根拔起,再也翻不起身......”
    “这么狠?”涂真真收起手机,扫了甘觅一眼,“跟邱家有什么深仇大恨?”
    甘觅眼眸里仇恨的火光越烧越旺。
    “我曾经真心实意的把邱忻愉当朋友,但她却把我当一条好使唤的狗,她一出国,邱鸿振那个禽兽就把我迷奸了,还拍了视频和照片威胁我,那年我才17岁......”
    甘觅伸手抹掉脸上不值钱的眼泪,放平语气:“那时我不懂反抗,也不敢告诉任何人。他用视频照片威胁我不够,还用我爸威胁我。我爸在他手下工作,如果我不听他的话就要给我爸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让他吃牢饭,我妈是一个只知道打麻将做饭的家庭主妇,没了我爸,我跟她活不下去。我只能一次次的屈服他,甚至迎合他。”
    甘觅轻笑一声,“后来,我想明白了,这种人必须要下地狱。我开始装作被他迷惑,为他沉迷的样子,心甘情愿的当起了他的小情人。我密切的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和生活中细微的小习惯,从前年开始我间歇性的给他下微量的安眠药,借此去搜寻一些他和公司见不得人的机密。如你们所见,这些就是我努力的成果。期间,我也尝试过曝光他和盛星的黑幕,但是很快都被压下来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甘觅目光深沉,一一看向他们三人,“邱忻愉自找死路,惹到了你们头上,她为我找到了最完美的圆梦使者。”
    孟景嫄刚刚一来就翻了甘觅提供的资料,盛星内部的黑暗远超她的想象。
    但甘觅自述的经历给她带来了更大的震撼.......
    她一时也说不上是应该心疼这样一个女孩还是佩服这样一个女孩,她沉默着没说话。
    涂真真内心也还在消化甘觅的故事,也没有开口。
    言恪目光中始终含着一丝对甘觅的审视,他并不完全相信这个女人的话。
    甘觅读懂了言恪的审视,她打开手机,翻出她从邱鸿振那里转移过来的视频和图片,全是关于她自己的......
    甘觅将手机推向他们三人的方向,脸色惨白,声音有点抖:“我知道你们可能对我还有怀疑......这个...应该能打消你们的疑虑了......”
    言恪拿起桌上的手机,才划了两下,抿起嘴把手机丢给涂真真,“你看。”
    他把挪动的孟景嫄按回自己怀里,“你别看,那老东西脏得很。”
    涂真真满脸问号,“言恪你礼貌吗?我他妈就能看这畜生的脏东西?”
    吐槽归吐槽,涂真真还是拿起手机滑动起来。
    但她越看越愤怒......
    图中的甘觅稚嫩无助,意识全失,被摆弄成了各种限制级的样子来满足这禽兽的恶欲。
    后面许多的视频更是不堪入目......
    “啪”,涂真真把手机扣在桌上,推回甘觅的方向。
    涂真真看着甘觅惨白惊惶的脸,伸出了手,语气诚恳:“谢谢你今天带来的礼物,合作愉快。”
    甘觅眼水夺眶而出,握住涂真真温暖的手掌。
    孟景嫄从包里拿出纸巾,来到甘觅面前,轻轻擦拭她滚落的泪水。
    “圆梦使者来得有些晚,但总归是来了。我敬佩你为自己做出的努力,接下来,你应该拥有一个崭新的人生了。”
    孟景嫄和涂真真给她带来的些许温暖让她苦苦支撑的防线彻底崩塌了,甘觅抱住孟景嫄哭得撕心裂肺。
    孟景嫄轻拍着甘觅的肩膀,仍由她发泄自己压抑的情绪。
    言恪瞥了眼搂在孟景嫄腰间的手,什么都没说,沉下心研究起了关于盛星和邱鸿振的资料。
    涂真真将言莱、柯文星和项和韵他们三个也召唤了过来。
    等言莱他们三人到达原图职场的时候甘觅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除了微红的眼角,再也没有刚刚伤心痛哭的痕迹。
    涂真真和孟景嫄给三人简单说明了今天从甘觅手上拿到的资料和消息,她们都默契隐去了甘觅的事情没说。
    甘觅心中微动,柔软了几分。
    言莱他们三人对甘觅之前邱忻愉“走狗”的身份虽然还有些芥蒂,但是看到两个嫂子都没什么意见便也打消了心中的疑虑,认真投入到计划的制定中。
    一番谋划之后,孟景嫄“一箭四雕”的计划顺利成形。
    在大家正在讨论晚上一起吃什么的时候,涂真真接到了一个电话。
    享誉全球的影后尹笑萍女士通知她,明天回国。
    涂真真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打断了他们关于晚饭的讨论,朝孟景嫄努了努嘴,“你干妈说明天回来。”
    “啊?”孟景嫄惊讶的张了张嘴,然后小声嘟囔着,“我还以为她不回来了呢,两个月前就说准备回国,结果一直没消息......”
    “回来正是时候啊,”涂真真眯起了狐狸眼,“咱公司不是缺什么影帝影后坐镇吗?她刚好补了个空。”
    孟景嫄扑哧一笑,“真有你的,干妈也利用。”
    言莱扭头看着打哑谜的两个人,按捺不住好奇开口询问:“你们说得是谁呀?我怎么不知道我嫂子还有个影后干妈?”
    涂真真暂时不打算告诉他们自己母亲的事,她斜了言莱一眼,岔开了话题,“你不知道的可多了,你还不知道你哥今天被你嫂子狠狠威胁了一顿呢。”
    八卦的气味散开,言莱、柯文星、项和韵三人齐齐将头转向涂真真,竖起了耳朵,“真真姐,能展开讲讲吗?”
    涂真真直接忽视言恪警告的目光,说评书似的讲了起来。
    “你嫂子这个‘一箭四雕’的计划本来你哥是坚决不允许的,你嫂子撒了半个小时娇还不管用,然后人家小暴脾气上来了,桌子一拍就吼你哥,‘言恪!这件事情不管你允不允许我都做定了。你要是敢插手或则阻拦,试试看?’”
    “哇哦~~~~”
    “刺激!!!”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冲我哥撂狠话!!!!”
    三个弟弟听得津津有味,连言恪的死亡凝视都视而不见。
    “还有更刺激的,你知道咱们阿恪哥哥什么反应吗?”涂真真笑得一脸鸡贼,引得面前的三个弟弟激动不已。
    “什么反应?!”
    “我好想知道!!!”
    “真真姐快说!!!”
    “咳咳,”孟景嫄清了清嗓子,截断他们的八卦,“没什么反应,就乖乖听话了,走走走,嫂子饿了,吃火锅去。”
    三小只狐疑的看着孟景嫄,一脸嫂子骗人的表情。
    涂真真拿起手机,将刚刚偷拍的照片和视频直接发到群里,“咱阿恪哥哥的反应我发出来了,你们自己围观昂~”
    在场所有人的手机或振动或“叮叮”的响了起来,唯独甘觅的手机依旧安静。
    她神情带着一丝落寞,安静地看着热闹的一群人出神,没有搭话。
    一个带着二维码的手机出现在她眼前,孟景嫄对她晃了晃手机,“加个好友吧,我把你拉进群里,有事也方便沟通。”
    甘觅使劲儿眨了眨眼睛,赶走眼中的酸涩,拿起手机扫了她的二维码。
    三个憨憨抱着手机看得兴奋到尖叫,言恪也拿起手机翻了翻他们亲吻的照片和视频,时不时点点头,觉得涂真真技术还不错,这样的接吻姿势自己够帅,老婆也够美。
    孟景嫄转过头,敲了敲桌子,对三个小弟吩咐:“去群里欢迎我们‘射雕计划’的合作伙伴。”
    三只迅速保存照片和视频,立刻配合的在群里发出欢迎的表情。
    甘觅很克制,只在群里回复了一个友好的表情,便没在说话了。
    三只大傻又立即投入到哥哥嫂子的亲吻素材中讨论起来。
    孟景嫄确实饿了,突然很想吃火锅,但眼前这三只沉迷于自己和言恪的“激情素材”中不可自拔,孟景嫄转头就向言恪打了个小报告。
    “饿了,想吃火锅,可他们好像被手机黏住了。”
    言恪笑着亲了亲她的脸,一脚踢向言莱的翘臀,“你嫂子饿了,没听到?”
    言莱立刻收起手机,“听到了!现在就出发!我请嫂子吃!”
    他身边的两个见状也立刻收起荡漾的表情,转过身来。
    在言恪的威压下,一行人行动迅速到达火锅店,忙完的罗仕允和李宿也赶了过来,吃到快结束的时候戚月杉也从剧组溜了过来。
    结束了晚上的火锅,这一桌子人都是成双成对的回家了,就只剩下项和韵和甘觅......
    孟景嫄走之前吩咐项和韵送甘觅回家,项和韵乖乖答应了。
    “走吧,你家住哪儿?”项和韵拿起手机问甘觅。
    甘觅拎起包,婉言谢绝:“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
    项和韵愣了一下,还是坚持道:“可我答应嫂子要送你回去......”
    “没事,后面孟小姐问起来,我就说是你送的就好。”
    甘觅站起身来,“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没等项和韵回答甘觅就走了出去。
    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项和韵不解地挠了挠头,朝停车走去。
    他开着敞篷911从停车场出来,在街边看到甘觅踽踽独行的背影,感觉怪可怜的。
    项和韵鬼使神差地把车靠了过去,“你这么走得走到什么时候了?上来吧,我送你。”
    甘觅朝他笑了笑,“谢谢你的好意,我想走一会儿,走累了我自己可以打车,你走吧。”
    “行吧。”
    连着被拒绝了两次,项和韵觉得自己好像挺没面子的,踩着油门扬长而去了。
    甘觅看着碳灰色的汽车残影,心里默默和这群人拉开界限。
    就这样吧,等事情结束了就一个人好好生活,被弄脏的人哪还有资格妄想更多呢?
    --

章节目录

野兽樱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肉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肉肉并收藏野兽樱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