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刚坐下没多久,涂真真、尹笑萍和小助理Jack就来了。
    “干妈!好久不见。”孟景嫄甜甜的招呼尹笑萍。
    孟父也笑着点头示意,孟母已经热情的迎了上去。
    言恪瞄了眼和涂真真状若姐妹尹笑萍,乖巧的跟着孟景嫄也喊了声“干妈”。
    “你就是小嫄的男朋友吧?”
    尹笑萍将目光移到言恪身上,在娱乐圈沉浸多年,饶是见惯了各色美男的她也被言恪的长相狠狠惊艳到了,她毫不吝啬的赞美道:“这颜值比年轻的阳华哥不遑多让了。”
    言恪笑得真诚,“谢谢干妈的赞美,叔叔现在也风华依旧。你们几位长辈的盛世美颜,我这点皓月之光是无法跟你们这样的烈日同辉的。”⒫o⓲ě.víⓟ(po18e.vip)
    这一句话让在场的三位长辈心里都舒坦得不得了。
    孟母和尹笑萍满意的看着言恪,连孟父的嘴角都带了些许的笑意。
    “小嫄这个男朋友找得不错,就是不知道我们真真的男朋友怎么样了?说今天出差回不来,不然我还想见见呢。”
    尹笑萍突然提起罗仕允,涂真真不自然的在座位上动了动。
    孟母拉起尹笑萍的手拍了拍,宽慰她:“你放心,阿允这孩子跟真真是知根知底的青梅竹马,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长得也是一表人才,为人为人处世也稳重有礼,是个好的。”
    尹笑萍轻轻松了口气,“看雨霖姐对他评价这么高,那我也就稍微放心一些了。”
    孟父接到涂老大的电话,说自己已经到了,问在哪个包厢。
    孟父一边回复派人来门口接他,一边给孟景嫄使了个眼色。
    孟景嫄接收到了信息,招呼涂真真道:“真真,我们一起去外面看看他家今天有些什么新鲜货。”
    涂真真秒懂,立刻起立跟着孟景嫄走了出去。
    两人一起走到门口,就捕获了门口超大只的涂老大。
    看到这两个丫头的脸,涂老大就知道被老孟他们合起来坑了,但是他已经跑不了了。
    她们一左一右挽住了涂老大的胳膊,架着他往包厢走去,大有拖着他去刑场行刑的味道。
    涂老大的心跳持续加速,手脚僵硬得差点同手同脚。
    到了包厢门口,服务员为他们打开包厢门的那一刻,涂老大甚至屏住了呼吸。
    今天在机场远观便觉得她还是依旧那么年轻美丽,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近距离观察下,他觉得她不止是依旧美丽,而是更加美丽了。
    美到让他有些窒息。
    涂真真瞥了眼老爹这没出息的模样,拍了拍他的手,轻叱他,“呼吸!”
    涂老大这才反应过来,有些急促的缓了几口气。
    孟景嫄捏了捏他因为紧张而汗湿的手,轻声为他加油打气,“干爹,放松点,你今天超帅的。”
    涂老大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跳,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好久不见。”
    两个丫头带着涂老大出现在包厢门口时,尹笑萍笑容就凝滞在了嘴角,只是愣愣的看着门口那个壮硕的身影。
    他老了一些,但血性的男人味好似更勾人了,让她心跳都漏了一拍。
    她已经很久没有过心潮波动了,这大概是她去国外之后的第一次。
    尹笑萍看着他硬挺的轮廓,也喃了声,“好久不见”
    包厢内的人已经很有眼色地移动屁股,将她身边的位置空了出来。
    涂真真和孟景嫄押着涂老大将他摁在了尹笑萍旁边。
    涂老大僵直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尹笑萍也收起了一贯的大气场,有些拘谨的收起了手脚,哪里还有大杀四方那位国际影后的半点风范。
    但涂老大眼神瞄到斜对面的Jack时,声音沉了下来:“这位是?”
    “我的助理,Jack。”尹笑萍小声给涂老大解释着,“他跟了我很久了,是个很机灵的小伙子,我跟环球解约了,他没地方去,我就把他一起带回来了。”
    原来只是个小助理
    心底一松的涂老大紧接着捕捉到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解约?”涂老大侧头看向身边的美人,眼神中有期待,“意思是”
    尹笑萍悄悄抬眼看到了他眼神中的期待,不知道为什么脸色有点红,声音不自觉又弱了一分,“这次回来了就不走了。”
    涂老大的眼神亮了几分,但不知想到了什么收回了眼神,没有再说话。
    涂真真和孟景嫄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他们有戏!
    然后她俩带着言恪一起慢慢打开了桌上的话题,气氛逐渐热络起来。
    一道一道鲜美的河鲜端上桌,孟景嫄看着面前香辣蟹食指大动,伸出筷子就要夹,被言恪捉了回来,孟景嫄不满的看着他。
    言恪把剥好的虾放到她餐碟中,“乖,蟹性寒,过几天再单独带你吃,今天吃别的。”
    孟母和尹笑萍看着这一幕一脸姨母笑,对言恪是越看越满意。
    孟母将剥好的花蟹肉夹到尹笑萍餐碟中,“别光看他们,你也吃。”
    尹笑萍还没说话,餐碟被涂老大拿走,换成了他干净的餐碟。
    他沉声跟孟母解释,“雨霖,萍萍对花蟹过敏,不能吃。”
    “老涂,幸好你细心!不然我就好心办坏事了!”
    孟母放下筷子继续询问,“那笑萍还有什么过敏的吗?这里有没有她能吃的?”
    “她对花生也过敏,其他的没有了。没事,雨霖,你吃你的,我照顾她就好。”
    涂老大一口吃掉鲜美的花蟹肉,自然而然地夹起一块尹笑萍爱吃的鲈鱼放在她餐盘中。
    尹笑萍抿起嘴角,将鲈鱼放进嘴中。
    不知是不是在国外呆久了,她觉得这鲈鱼的味道无比鲜美,是她最近吃过最好吃的鲈鱼。
    孟景嫄和涂真真在一旁悄悄给孟母竖起了大拇指。
    开玩笑,她没出国之前也不是没一起吃过饭,孟母哪能不知道尹笑萍对什么过敏,这不就是憋着涂老大来接活嘛。
    孟母不动声色的对两个小丫头扬了扬眉,深藏功与名。
    服务员将言恪拿来的陈年Petrus装好端了进来。
    在孟景嫄的示意下,言恪牵头,开启了有目的性的“干杯”活动。
    除了孟景嫄,其余人都一个接一个的灌了涂老大和尹笑萍一杯一又一杯。
    到本次接风宴结束时,言恪带来的四瓶Petrus都被喝了个精光。
    其中一大半都进了涂老大和尹笑萍的肚子里,两个人都已经有了些晕晕乎乎的模样了。
    尤其尹笑萍,感觉脑袋天旋地转,已经把头靠在了涂老大宽阔的肩膀上,下意识伸手环住了他结实的腰背。
    涂老大一向海量,虽有些发晕,但是还不至于意识迷糊,身体脱力。
    肩膀上的重量和腰间的手臂让他僵着身体一动不动,心跳又“砰砰砰”的开始加速起来。
    涂真真和孟景嫄见状,立即撤退。
    涂真真带走了助理Jack,孟景嫄和言恪也带着父母回了湖心公寓。
    临走前,他们丢给涂老大一句“加油”,就脚底抹油了。
    涂老大将就着身上的人,就保持这个姿势坐了许久。
    包厢内的空调呼呼的喷着冷气,尹笑萍嘀咕了句“好冷”就下意识往身边的热源靠近。
    等她整个人差不多都挂在涂老大身上时,涂老大终于动了。
    他侧头看了看肩膀上精致的脸,粗壮有力的手臂直接将她横抱起来,尹笑萍的头自然埋进他的胸怀中。
    司机面不改色的为他打开车门,并自觉的升上了隔板。
    劳斯莱斯刚刚启动,尹笑萍将脸从他怀中抬起来,脸色沱红,媚眼如丝,细细呢喃着涂老大鲜为人知的名字。
    “阿旌”
    她将自己的唇递了过去。
    画面定格了片刻,她的嘴里便尝到了清醇淡雅的烟草味道,还有夹杂着红酒的香气。
    毫无疑问,今天孟景嫄他们的“月老联盟”作战极其成功,国际影后和地下老大的可能性已经完全展开了。
    孟景嫄心情惬意,哼着小曲正在抹身体乳,言恪的脸带着酒气和热度放在她肩膀上,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她,化身小奶狗跟她撒娇,“我好喜欢姐姐,最最喜欢你了”
    孟景嫄侧头看着他,眼角和脸蛋都泛着醉意的红,瞳仁黑得纯粹,像雨后的墨玉一般润泽。
    孟景嫄迅速抹完腿,带着淡淡的香氛转身抱住他,捧着他发烫的脸颊在他唇上啄了好几口。
    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睛,孟景嫄不由得放柔了声音哄着他,“姐姐也好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的那种。”
    言·小奶狗·恪听了这句话,眼睛瞬间灿若星辰,直接把她扑倒在床上,夺走了她肺部所有的空气才罢休。
    当言恪打算再次继续的时候,门铃响了。
    孟母提着一袋子女性用品加计生用品出现在了门口,“阿恪,今天嫄儿把这些东西收漏掉了。”
    言恪接过袋子,瞄到了下面的套套,眼神往一旁飘了飘,干巴巴的说了句,“谢谢阿姨。”
    孟母看着言恪微醺的脸颊,轻咳几声,厚着脸皮嘱咐他,“嫄儿身体比较娇气,那个委屈你要稍微克制些了平常还是要注意安全啊”
    本来因为酒气上浮而发烫的脸,现在好像更热了,言恪尴尬的点了点头,向孟母承诺,“阿姨放心,我知道的。”
    孟母也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转身回了2301。
    言恪提着袋子,低头看着里面的东西,笑出了声,这下他可算是体会到孟景嫄白天被教育的现场感受了。
    孟景嫄的身体乳都抹完了,还没见言恪回来,就踢踏着拖鞋走了出去。
    “怎么啦?”
    言恪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孟景嫄,“阿姨拿过来的”
    孟景嫄低头一看,红晕瞬间爬上了脸颊,动了动嘴都不知道说什么。
    言恪走过去抱住她,轻声在她耳边又烧了把火,“阿姨还说你娇气的很,让我克制点,平时要注意安全”
    孟景嫄的脸色堪比番茄,立刻转身捂住言恪的嘴巴,恼羞的横他一眼,“你别说了!”
    言恪拉下她的手,笑得痞坏痞坏的,“想让我闭嘴的话,我教你一个更有效的方式。”
    孟景嫄漱完口留下的果香全部被言恪醇厚的酒味侵占了。
    --

章节目录

野兽樱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肉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肉肉并收藏野兽樱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