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方、吕梁兄弟俩在前面的马车里。
    各自捧着本书看。
    吕梁仍然看的是《战国列传》,吕方则是看的还是禹元纬送他的那些书,方睿的那本《论两朝税赋之制》。
    此时再看,和之前看的时候自然已是截然不同的心境。
    那时候看,只不过是想着为自己以后做生意图些便利。甚至还抱着能否在这交税上做些手脚的小心思。
    而现在,全然是在研究。
    因为他已经在为以后吕梁举事做考虑。
    虽说现在的税收制度已经趋于完善,但在吕方这个有未来眼界的人看来,自然还有不少可以改进的地方。
    不管是田税、人丁税还是商税,都有瑕疵。
    “全、泳、邵三州匪患听说不是很多,这匪,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肃清了。”
    吕方正边看书边想着事情,旁边的吕梁忽然出了声,“小方。你可有想过,剿完匪以后会是怎样?”
    “嗯?”
    吕方愣了愣,没明白吕梁的意思。
    剿匪完以后怎样?
    吕梁接着道:“剿完匪,我这个招讨使可就对现在的大渝朝廷没什么用了。”
    吕方皱眉想了想,道:“你以这么快的速度剿清荆南郡内匪患,怎么着也会给你升官吧?你在担心什么?”
    吕梁幽幽道:“我担心他会让我继续去剿匪。难道……”
    他没说完,但吕方知道他的意思。
    这着实是个让人头疼的事情。
    现在大渝境内各地的义军、山匪可不算少。别人去剿还好,但偏偏吕梁不行。
    才是这荆南郡之地,就有张治和、许临之等人舍生取义。
    谁知道会不会有别的前朝将领效仿?
    而且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若那梁翰民让吕梁做了征讨天下山匪、义军的招讨使,吕梁该怎么做?
    继续杀,那就是自毁根基。
    但若不杀,又必然会引起梁翰民的猜忌。即便不猜忌,那也是办事不利。
    过去好半晌,吕方道:“那剩下的三州还是慢慢剿吧。”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的感觉。
    想想又道:“而且,我觉得咱们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此前光想着让吕梁爬上高位,取得兵权。但现在看来,这条路子并不那么好走。
    如果真要是得以前朝那些将领忠臣们的尸骨来铺路,倒不如索性直接反了。
    “你的意思……”
    吕梁不禁动容。
    吕方目光变得有些深邃起来,“且先看看吧!”
    他刚刚才忽然意识到个问题,梁翰民为什么会突然任命吕梁为招讨使剿匪?
    又想起此前苏愈说过的话。
    大辽、金奉蠢蠢欲动,可能近些年边疆会有战事。
    堂堂宰相嫡孙,没理由无的放矢,肯定也是听说了什么。
    若如此,那梁翰民的想法就很明显了。
    攘外必先安内,他这是想先灭了大渝境内的山匪、义军。然后全力备战边疆战事。
    也许,荆南郡就是他的试点之地。毕竟荆南郡的情况在全国算起来是极好的。
    这样想,吕梁剿匪立功,还真可能被派到别处去继续剿匪。
    吕方又重复了句,“永、邵、全三州的山匪慢慢剿,甚至,偶尔吃些败仗也无虞。不过,那些罪名最好还是让武钢军担着。”
    吕梁轻轻点头,若有所思。
    武钢军的那些将领们显然打死也想不到,吕梁、吕方这还没到,这就开始算计他们了。
    这还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说罢,吕方又低头看书。
    不过却是有些看不进去了,满脑子都在想,边疆到底什么时候会打仗?
    梁翰民真要是打算在边疆烽火燃起之前剿清国内的山匪、义军,又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坐视前朝的那些旧部全部被杀?
    吕方心里很清楚,以大渝现在的局势,朝廷大军要动真格的,除去个别地方,剿灭义军并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如今是天下卫所、禁军、府兵、绿营等等军马,都早已经向梁翰民表示臣服了。
    甚至,连梁翰民是篡位之君也少有人再提及。
    人呐,都是健忘的。
    数日。
    吕梁、吕方一行横穿了泳州境,到达武钢军的府城武钢。
    沿途只在驿站歇脚,并未惊动当地官员。
    直到接近武钢,才让江子墨为传信兵去汇报。
    武钢军都指挥使聂彪炳率着武钢城内文官武将出城相迎。
    见着从未谋面的吕梁,少不得要番客套。不过吕梁举人出身,非是荆南郡的高门大阀,所以也攀不上什么关系。
    入了城后,聂彪炳等人又是款待。
    这似乎已经成为大渝上下不成文的规定。
    酒桌文化。
    吕梁表面上自然也是和和气气。
    夜里就在城内官驿里住下。
    吕方却是笑眯眯跟着吕梁进了房间。
    吕梁回头纳闷道:“有事?”
    吕方嘿嘿笑道:“全、邵、泳三州剿匪的事我就不跟着掺和了,也没什么意思。不过我又手痒,不如你让聂彪炳将他手下的将士交给我操练几日?”
    之前在饭桌上的时候聂彪炳等人说起过,全、泳、邵三州境内的匪患不是很多。
    武钢军就毗邻这三州,还是知道些消息的。
    反正没有咝风岭、汝城县那样的阵仗。
    吕方虽然眼热仇恨值,但此时还是觉得打好根基比较重要。免得真有吕梁举事的机会,自己却拿不出什么东西来。
    根基是什么?
    钱!
    粮!
    不过现在人都到了武钢,没理由连武钢军的仇恨值都不赚。
    武钢军可是也有足足万人呢!
    自己再耽搁个七八十来天的,总能捞个几十万的仇恨值,何乐而不为?
    要是老王真的把能治好经络的药给弄回来,到时候自己直接就能成为六品武师。
    六品……
    虽然距离宗师远是远了点,但吕方觉得自己只要活着,总有能超过梁释的时候。
    真有举事的机会,到时候仇恨值还能少了?
    吕梁眼中却满是疑惑,“你什么时候对练兵这么感兴趣了?”
    有这么治手痒的?
    而且小方才领过几回兵啊,竟然这么快就食髓知味了。
    吕方仍是嘿嘿笑,“这不是机会难得嘛!”
    “好吧!”
    吕梁也没有多想,点头道。
    心里满是感动。
    他只以为吕方这是想要趁机会多练练手,以后好给他做马上将军。

章节目录

这个衙门有点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贰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贰蛋并收藏这个衙门有点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