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阵笑声和询问声中,周洋挨个地打招呼。
    华夏音乐圈的大师们没什么架子,给周洋的感觉就像邻家的叔叔伯伯一样,亲切得让周洋有些不习惯。
    周洋对他们态度非常恭敬,在《我的祖国》演出的时候,他们曾帮过周洋很多忙,周洋也在他们这边学到了很多关于音乐上面的东西,虽然距离登堂入室还差得很远,但也能听懂一些深奥的乐理内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每一个人都是周洋的老师。
    但越是这样,周洋越是觉得汗颜,面对那些“补全”,又有什么“新作品”,“灵感分享”之类的问题以及那一双双惊叹的眼睛,周洋打心里觉得羞愧,做音乐、就算是按照自己记忆里填充那些空白音符,也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潜心研究,而最近周洋忙活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关于音乐上面的内容,已经荒废一大半了,而且,他所谓的“原创”本身便属于记忆,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的。
    “小周来了!”
    “来就来了,带东西过来干什么?”
    “快进来快进来,老爷子念叨好久了……”
    “啊,叔叔阿姨好。”
    “好,好,好!快进去瞧瞧老爷子吧,有惊喜……”
    “哦哦。”
    大院里充满着一阵阵欢笑和热闹声。
    中秋节,对安剑武老爷子来说是一个盛大的日子,很多相关部门的人都过来串门了。
    周洋本以为自己的到来会很低调,但却想不到刚跟这些音乐大师们聊完天以后,又见到了安筱的父母。特别是安筱母亲,在看周洋的时候,几乎笑眯了眼睛,连连点头。
    在《我的祖国》演出的时候,周洋和安筱母亲韩秀琴有过短暂的聊天……
    韩秀琴早先年是一个了不起女强人,在八十年代经营着一家计算机公司,后来在嫁给安筱父亲安建奇以后便退出了公司的管理层,开始当起了全职主妇,一直照顾着他们兄弟妹,那一家计算机公司并没有因为韩秀琴的离开而倒闭,反而在千禧年初的时候上市,旗下品牌电脑“奔腾”是华夏计算机品牌的龙头老大,是为数不多能与进口电脑平分秋色的国产计算机品牌之一……
    安筱的父亲安建奇挺神秘的,只知道是教育系统里的人,但到底担任什么职务,周洋并不是很懂。
    安建奇看到周洋的时候,只是微微点点头,并没有什么笑容。
    他平日里话并不多,属于那种沉默寡言的那种人。
    韩秀琴神神秘秘地说了“有惊喜”两个字以后,周洋愣了愣,紧接着便下意识地挠了挠头,一脸疑惑。
    随后,他提着一大袋东西,走进了院门。
    一路上,周洋见到了很多人,有些是来自华夏书画院的、有些是来自华夏文联的、也有些是来自军方的……
    很多认识周洋或不认识周洋的人都会跟周洋打招呼。
    “周洋,你来了?”
    “小周……”
    “张奶奶……”
    在即将进门的时候,周洋看到张霞奶奶在一个年轻女人搀扶下走了出来。
    而张霞奶奶则一脸慈祥地看着周洋,对着周洋点点头:“快进去吧,嗯,以后,有空到我们家来多坐坐……”
    周洋看着张霞奶奶的笑容,本来以为只是一句客套话,笑着答应了几句,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张霞又拍了拍周洋的肩膀,脸颊微微颤了颤,随后又笑了起来:“这些年……辛苦你了……”
    “???”
    周洋茫然。
    …………………………
    四合院外面非常热闹,充满着各种喜庆和欢乐。
    而四合院里面却显得有些寂静感。
    当周洋进来的时候,安筱第一时间走了过来,接过周洋手中礼物以后,示意周洋走进里屋。
    安筱的表情非常严肃,不苟言笑的感觉让周洋整个人的情绪莫名就提了起来,当他走进四合院的大厅以后,他看到了安志斌正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发呆,在见到周洋的时候,安志斌站了起来。
    “志斌哥……”
    “嗯。”
    安志斌很罕见地对着周洋点点头,脸上浮着几分复杂的情绪,似乎欲言又止。
    认识安志斌至今,周洋从未看到安志斌露出这种表情过,心中的不安感开始越来越浓厚,又想起张霞奶奶离开时候那一副奇怪的表情后,那种不安感逐渐又转变成了紧张。
    他跟着安筱从客厅走到了书房旁边,还没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书房里烟雾缭绕。
    推开门以后,见到了安剑武以及几个陌生的军人。
    安筱皱了皱眉头。
    但终归是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带着周洋走了进去。
    书房里,烟味很呛人,是那种自制的土烟。
    “安爷爷,杨爷爷,嗯……宋老师?”
    安剑武和独臂的杨老都在,周洋对着两位老人恭恭敬敬地打了声招呼后,便感觉有一道目光正盯着自己。
    那是一个头发花白,半边脸充满伤痕,近乎狰狞,一只眼睛明显是义眼的老人。
    而搀扶这个老人的人是周洋的熟人宋依依。
    老人端详着自己,另一只完好的眼睛略显浑浊,似乎被什么东西给触动了,又颤颤巍巍地抽了一口烟,随后不断地点头:“有点像……有点像……轮廓确实有点像……”
    宋依依看着周洋,点了点头,但脸上表情却分外严肃,目光和周洋接触的瞬间,仿佛有千言万语的东西欲要脱口而出,但终归是沉默。
    周洋则是茫然地看着老人。
    “小周,这是宋师长……以前,你爷爷曾经在他手下当过兵………”
    “啊,宋师长好。”
    爷爷,一个周洋怎么都想不到的人,竟然出现在安剑武的口中,随后,递给了周洋一张照片。
    周洋接过一张黑白到模湖,带着裂痕的照片,浅意识告诉周洋,这应该是自己爷爷,但看着合照里的人,只觉得分外陌生。
    他毕竟是个穿越者,而且对自己爷爷周崇华印象本身便很澹,在他很小的时候,爷爷便已经逝世了,除此以外周洋只知道家里人都避讳莫深,亲戚朋友们都躲着自己家。
    爷爷周崇华很不体面,父亲说爷爷以前的时候,很有战功,后来似乎充斥着“逃兵”“苟活”“不要脸”“懦夫”等字眼,然后活得很憋屈,几乎让一家子都抬不起头来,所有人都刻意回避着谈及那段岁月,似乎生怕沾上半点尴尬。
    “你对你爷爷,了解多少?”
    安剑武抽着烟,看着宋师长颤颤巍巍地拿着照片看着周洋。
    周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余光注意到旁边的桌子,桌子上堆着一叠厚厚的文件,每一份文件似乎都有些年头了。
    “了解得不多,不过爷爷身份不太体面……”周洋老老实实地回答。
    “胡说!”
    “???”
    周洋这句话刚说完以后,老人突然站了起来,勐地拍了拍桌子,随后激动地全身都在颤抖,并且不断咳嗽,把周洋都吓了一跳,生怕这位老爷子一激动,然后当场就抽过去。
    宋依依连忙拍了拍老人的背,顺了气以后,老爷子这才恢复平静,许久过后,老人这才幽幽地叹了口气,目光看着窗外。
    “那些年,他申诉过,到处在找部门,但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本身制度不完全,而且资料每天都在丢失,每天都会死人,他申诉的东西,竟然从来都没有到过我们这里,后来为了避祸,便隐姓埋名窝在小地方,如果不是你出现的话,恰好很多人都在查你家庭背景的话,恐怕很多东西,很多悲哀都被深埋黄土了……”
    “这是我的失职,我的失职!”
    “……”
    一封封泛黄,被磨破到看不清楚字迹的信件出现在周洋手中。
    周洋隐约间看到信件的落款是周德胜……
    看着信件上的内容,周洋似乎看到了一件尘封已久的往事。
    老人满脸自责,眼神深处充满着阵阵悔恨。
    “周洋,你爷爷的原名并不是周崇华,实际上叫周德胜……”
    “他的部队,被打散了,打散了又重组,又被打散……”
    “证明他的东西已经全部遗失了……”
    “我们找到一些信件,通过信件的内容,我们才知道他那些年一直在申诉,希望为自己辩解,但因为那个时期很特殊,战乱时候,很多人都混在人群中企图浑水摸鱼当英雄,最终,他的一些信件被这些人的申诉给混在了一起,只能带着一些不体面的印记活着,后来,爷爷也找过,但得到的回复却是已死亡,因为那个时候时期很特殊,战争,很多战士能看到完整的尸体都算好的了,于是爷爷便没有再查下去……”
    “如果不是后来详细地查了你资料的话,恐怕谁都不知道你爷爷隐姓埋名在那个小村子……”
    “……”
    宋依依跟周洋说着一些关于自己爷爷的事情。
    周洋听着听着,莫名竟开始有些莫名的悲哀感,悲哀感过后,便又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恐怖。
    他看着桌上那一叠资料,有部队的资料、有一些照片、有信件……
    甚至,还有周洋自己都未曾见过的详细资料,包括自己父母、自己打的预防针地方、甚至精确到自己小时候做过的一些事情。
    几十年前的东西,没想到还能被查出来,而且查得如此详细。
    【你爷爷应该是个英雄,也许被误会了!】
    周洋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张霞奶奶时候,张霞奶奶突然说出这句话时候的表情。
    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自己爷爷的一些资料,就已经开始查了呢?
    或者是更早?

章节目录

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巫马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马行并收藏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