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语奈何 作者:听秋雨

    分卷阅读33

    著她从臀部到大腿红肿的一片,心里恨恨的唾弃著自己,他竟然把她伤成这样。允儿的皮肤本就白嫩,如今印著点点青红,对於本就心存愧疚的啸清来说简直是惨不忍睹。他轻抚著红痕处,只听她一阵抽气。

    他手上的力道更轻,只怕再弄疼她,用水清洗完她的身体,便用软布包住她,又抱著她回到床上。

    这一切对允儿来说简直像一场梦,如果他对她永远那麽温柔,该有多好~想著想著她又有些难过,是不是一定要彻底践踏了她的尊严,他才会对她好一点……用她全部的尊严和心换来这回眸一顾值得吗?这一次他的柔情又能持续多久?更甚者,这也许只是另一场惩罚的开始……她到底该保护她的已然处处伤痕的心还是保护她只有她一个人珍惜的感情?

    她的思绪被臀部的一阵清凉感打断,“嗯~”无意识的呻吟出声,她回头一看,啸清此时正拿著上好的药酒推拿著她的大腿和臀部,眼神中有著怜惜和她熟悉的欲火。

    “乖一点,别浪叫,否则……”他真的要变禽兽了。

    “呜~”她只是舒服了叫了一声而已。看他直直的分身有意无意的在她眼前晃著,她脸一红,不敢看的转回头,呜呜~他果然是她的魔障,他为她忍一下她都觉得心里有点甜。

    “这两天好好在房里躺著,别干什麽活了,知道吗?”

    “是~”

    “我还有事要做,你再睡会儿,嗯?”他给她上完药,说道。

    “知道~”

    他匆匆忙忙走了,再不走他的小兄弟就要忍不住了~而且公务繁忙,他已经耽误了昨天一天的工作,今天是万万不能耽搁了。

    等他离去後,允儿便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肚子快饿的不行了。她出了里屋正打算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剩菜,却见外屋的桌上摆了一道道精致的小菜,想也知道是啸清吩咐人放著的。没想到他会待她这麽体贴,她满心欢喜的坐了下来,竟觉得身体上的疼痛一下子消失了一大半。

    即使理智再三劝说她要小心翼翼的观望,她的心却忍不住飞扬起来。为了这一刻他对她的好,她愿意一直守著这段感情的,哪怕永远都只有她一个人在付出。其实,他对她的好,不也是一种付出吗?她并不完全算一个人吧……

    就这样允儿在甜蜜中度过了三天,这三天她每晚都与啸清同床共枕,他怕弄疼她,因此也只是抱著她睡而已,即使自己忍的难受了最多也就是让她用手……允儿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有这麽幸福的一天,她突然觉得做通房丫头远比侍妾好,他竟然会为了她而忍耐,更别提她可以这样堂而皇之的睡在他的房里。

    突来的幸福让她无法停止揣测,是不是他终於也认识到对她的感情了?她的守候终於等到回应了吗?

    允儿很想问他此时的想法,可是她怕自己满心的期待只会被他嗤之以鼻,从他口中吐出的会是一个残酷的答案。她怕这幸福只是老天爷的一个玩笑,所有的美好都会因为她的一个问题而烟消云散。也因此却终究没有问出口。

    其实她若问了,便会发现她埋在啸清心中的情根早已发芽,此刻正颤巍巍的冒著花骨朵呢。她若问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嫌隙便不复存在,连他心中的玉柔都会在未来的时间里渐渐消失──正所谓最黑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黎明的曙光还会远吗?

    可是她却没有问,便也没办法明白那晚他近乎凌虐的狂怒是何缘由,最终也无法知道她与他曾经离幸福那麽近。

    而啸清以为,只要他不说,便不必面对允儿和玉柔的选择题。他既可以拥有允儿,也不需要背弃年少时的承诺。他并不明白,即使尊贵如他,面对爱情的时候也是无法含糊过去的。纵然允儿对他情深似海,若没有他的情意如河水汇贯,迟早有一天也会干涸的。就因为此时他没有给允儿甚至自己一个答案,将来也许连得到允儿一个真心笑容的机会都微乎其微。而对於那样的局面,他是否真的做好了准备?

    两人都以为只要不说,就能守住些什麽,却怎麽也想不到他们就此错过了开怀拥抱对方的机会……

    又见小翠

    这天早上,允儿正在为啸清束装,却突然被他一把抱住,“还疼吗?”他伸进她的裙摆,手直接覆住了软软的耻毛。

    允儿自从那天之後在房里便没穿过亵裤和肚兜,每次她想穿上,就被他剥下,说是这样透气,伤好的快。看他那色色的眼神,她信他才怪呢~抗议了三次未果,她也不敢再试了,怕又惹怒他。现在被他直直扣住下身,她只觉得一阵羞涩,“唔~还有些疼。”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是想到那晚的场景,心里还是有些恐惧。她的小花珠现在还有些肿呢。

    “是吗?哪里疼?”他轻抚著她的大腿,邪邪的问。

    “你……”她不依的跳开,他简直是个色坯,这种问题她怎麽回得出口嘛。

    “呵呵~动作这麽敏捷,不像还有伤啊~让我看看。”他抓住她,把她按住软塌上就要掀她的裙子。

    “别~”她刚要抵抗,只听小桂子的声音从外屋传来,“爷~张策大人说有要事相商。”

    他挫败的低吼,看著她的眼神就跟恶狼看著到嘴的白兔又跑掉了一样,那个郁闷啊~算了,今晚回来他一定要得到双倍的报偿。想到又可以对她这样那样,他兴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一旁的小白兔并不知道他此时的龌龊想法,还暗自庆幸著终於逃过一劫,“爷,正事要紧,您快去吧~”

    她竟然赶他走,果然这几天太宠她了。

    不满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这才整了整衣装出门去了。

    允儿好笑的看著他离开,又整理了一下屋子,便也出了房门。

    这三天都被关在屋子里,啸清又什麽都不让她干,她真的快闷坏了,一走到门口,连呼吸都畅快了许多,风中传来阵阵清香,那是前年她和小翠一起在厢房门口种的茉莉花。当时她还担心它活不了呢,想不到才两年就开花了,要是小翠看到一定会开心坏了……

    想到小翠,允儿心里就一阵难过,她与小翠主仆五年,说起来除了啸清,小翠是她在何府里最亲近的人了,结果因为她被贬为丫鬟,害得小翠就没了主子,现在也不知道在什麽地方做活,希望她是去服侍哪位主子了,小翠这几年跟著自己虽不是吃香的喝辣

    分卷阅读33

    -

章节目录

莫语奈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听秋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秋雨并收藏莫语奈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