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小段时间内。
    王富贵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在家多陪了陪妻儿,尤其是多陪了一下王宝圣那孩子。
    也不知道这小子哪儿来的那么严重的忧患意识,思想上的负担太重太重,一副迫不及待想要长大,天塌下来好上去顶着的架势。真当他们这些长辈是吃干饭的不成?
    别说有老祖爷爷在,天塌不了,就算天真的塌了,也得等他们这些长辈都撑不住了,才轮得到他。
    小孩子,还是活泼一点,无忧无虑一点好。
    自己得帮他减减压。
    不过揍孩子还是挺有效的,这段时间来,王宝圣倒是略微收敛了些,也略微活泼了些。
    不过,如今域外魔界动荡不断,王富贵作为域外魔界的战略总指挥,还是比较忙碌的,待不了两个月就又匆匆赶去了镇魔州,临走之前把王宝圣丢给了老祖爷爷管教。
    当然,王富贵跑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着实受不了儿子时不时旁敲侧击的鸡爹言行了。
    他感觉再在家里待下去,王氏家族都要衰败了!
    数日之后。
    王守哲的小院内,花团锦簇,四季如春,各种灵蜂灵蝶忙忙碌碌的采着花蜜。
    而王守哲则是穿着宽松居家长袍,躺在太师椅上半眯着眼睛和王宝圣讲故事。
    在老祖爷爷面前,王宝圣还是颇为乖巧的,端了张小板凳笔直地坐在一旁,聆听故事的同时,还时不时地帮王守哲敲敲腿、捏捏肩,十足十一个孝子贤孙的架势。
    气氛看起来一片和谐。
    可两人聊天的内容,就显得不是那么和谐了。
    “老祖爷爷,我觉得孙悟空太不是东西了。”王宝圣语气嫌弃,“整天惹是生非毛毛躁躁,一点都静不下心来。当个弼马温怎么了?工作面前人人平等,只要他能好好秉持本心,踏踏实实工作,努力思考自身不足,多多提升……”
    “咳咳~我还是讲讲沙和尚的故事吧。”王守哲转移话题。
    片刻之后,王宝圣叹息道:“木讷平庸,出了事情只会唉声叹息,我觉得应该将他开除出取经团队。”
    “我还是讲讲三国的故事吧。”王守哲开始又转移话题。
    片刻之后,王宝圣又是露出了忧愁的表情:“这故事倒是听父亲讲过些,只是世界那么大,何必同种文明内部打来打去呢?不如组成一个联盟,清扫各路异族,扩大疆域版图,等打下了全世界之后,联合起来好好发展文明,目标直指浩瀚无垠的星辰大海。”
    “《水浒传》呢?你听过没?”王守哲捏了捏眉心,愈发头疼。
    “略有了解,一群各怀鬼胎的通缉犯无法无天的故事……”王宝圣说道,“当然那朝廷也是问题百出,须得由内而外大刀阔斧改革,若是我来操作……”
    王守哲叹了口气,语调愈发无奈:“那你肯定也不喜欢《红楼梦》。”
    “这倒是还行,虽然内容骄奢淫逸、满纸荒唐,不过可以作为家族衰败的反面例子来引以为戒。”王宝圣认真地说道,“咱们王氏要吸取教训,努力提升每一个族人的使命感、责任感~而我身为小小小少族长,家族未来的接班人,应当格外自律,为兄弟姐妹们做好榜样和表率~”
    顿了一下,王宝圣又是“冒死”曲谏道:“老祖爷爷,我听说圣域那边像老祖爷爷您这样的血脉资质,您这样的年龄,可都是朝气蓬勃风华正茂的年轻公子哥儿呢。”
    王守哲脸颊一抽。
    这小子给爹规划上进路线还不够,居然还想给他这个老祖宗规划?难怪,富贵小子动手揍了他一顿。
    好在这时候,家将前来禀报,赤狱魔皇来见家主。
    不待王守哲答应,赤狱魔皇的投影就已经如一道赤色惊鸿般落入了王守哲的小院内。
    赤狱魔皇行色匆匆,本是有些焦急,可一瞅见王宝圣也在,当即将毛躁气息一敛,状似平澹地打了声招呼:“宝圣也在啊~”
    “守哲见过陛下。”王守哲澹定地拱了拱手。
    “宝圣拜见外老祖。”
    王宝圣也是躬身行礼,礼仪姿态挑不出半点毛病。
    昭玉公主是他姨娘,赤狱魔皇自然也算是他的长辈。
    而且因为有了王宝圣的缘故,也让赤狱魔皇和穆云仙皇之间,多了一条感情纽带,关系算是彼此亲密了些。
    “陛下此番行色匆匆,可是有什么紧要事情?”王守哲亲自煮茶招待魔皇投影,姿态从容闲适。
    不过,既然只是投影驾临,就不浪费仙茶了,就用一些普通灵茶好了。
    “唉~”赤狱魔皇也无心品茗,随意喝了口后说道,“守哲啊,你说你们王氏,怎么就那么集天下钟灵于一身?各种天才俯仰可拾,更有富贵,宝圣这样的无敌血脉资质。可怜我申屠氏那些年轻一代,除了景明和昭玉入得了眼之外,尽是些歪瓜裂枣。”
    魔皇也是一阵头大。
    数年前他耗费“巨资”弄回了赤炎魔神的真魔核和尸骸,满心欢喜的想给申屠氏再添一脉新的真魔,可数年来,他在申屠子弟中各种挑选,测试,试图找一个合适的人来继承,结果却是越挑越不痛快。
    数千上万的年轻子弟中,竟然挑不出一个能入目的。
    “陛下莫急。”王守哲劝慰道,“暂时挑不出没事,不如再耐心等等,挑一些苗子还行的多培养培养。”
    “等,这得等到猴年马月去?”赤狱魔皇忧心忡忡道,“我可是听说,绥云皇太女已经顺利继承了《万剑仙经》……我们魔朝等不起啊。”
    “外老祖。”王宝圣闻言,不由在一旁“谏言”道,“既然等不及,为何不让我昭玉姨娘试一试?姨娘虽然平日里惫……不,那个,可她血脉资质和悟性却是一等一的。”
    昭玉公主平日待宝圣极宠溺,宝圣自然也敬爱他的昭玉姨娘,有此机会岂能不帮着争取一番。
    “昭玉!?”赤狱魔皇被震惊了,“可昭玉是嫁到王氏的啊,她可是王氏的媳妇~”
    “外老祖,这话可莫要让我昭玉姨娘听到……”王宝圣一脸认真地说,“归根究底,我姨娘还是姓申屠,心心念念也是向着申屠氏和魔朝的,她若有朝一日修成真魔,必定会力挺魔朝,不会眼睁睁看着魔朝受欺负,这不是等于是魔朝多了个真魔么?”
    赤狱魔皇微微颔首:“宝圣说的挺有道理,可我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对了,这不是本皇借钱买的宝物么?”赤狱魔皇忽地醒悟过来,“不行不行,守哲啊,昭玉终归是你们王氏的人,这钱,得由你们王氏出。”
    “外老祖,您这话就没道理了。”王宝圣一脸的不赞同,“昭玉姨娘不是申屠氏血脉吗?您怎么能如此歧视她?这样吧,我回去问问姨娘意见,她若坚持王氏出钱,那我就找父亲填补上这份空缺。”
    其实昭玉公主自己的酒楼也颇为赚钱,这一百几十年内生意越做越好,总计倒也赚了三四亿仙晶的模样,一枚仙晶等同于下品灵石,约合一百乾金的样子。
    这数亿仙晶除却自用开销,额外纳税之外,目前还剩下两亿仙晶左右的存款,兑换极其昂贵的仙灵石都能兑两枚了。
    再加上昭玉出嫁的时候,申屠氏也是出了一笔不菲的嫁妆的,其中有不少都是产业,这些年来也一直有在盈利,利润也是不低。
    两边加起来,大约能凑个三枚仙灵石的样子。
    但即便如此,这部分钱也是远远不够支付赤炎魔神真魔核价格的。
    不过,昭玉手里的钱不够,王富贵手里的钱肯定是够的。
    “也不用富贵出这钱。”王守哲帮腔着说道,“咱们王氏自己全程培养个真魔,还是培养得起的。赤狱陛下,你确定要王氏出钱?”
    赤狱魔皇顿时像是被爷孙俩架在了火上烤。
    这要是真把他不愿出钱的事情让昭玉知道,以昭玉的脾气岂不是炸毛了?搞不好就要吵着与他断绝关系。
    更何况,按照神武世界的规矩,这钱要是王氏出了,这传承可就是王氏的了。往后,这真魔传承继续往下传,也只会传在王氏,跟申屠氏可就没关系了。
    “外老祖,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纠结。”王宝圣一脸认真严肃地给赤狱魔皇分析,“昭玉姨娘是魔修,而我王氏族人中魔修极为罕见,未来等她到了传承期,传承还不是会传回申屠氏?趁这几千年的时间,申屠氏完全可以好好发展,多培养点有潜力的年轻人出来,就不愁挑不出优秀的继承人了。”
    其实像这样的事情是有很多例子的。
    譬如朝阳王夫姚元刚,当初入赘朝阳王府,就是带着宝典入赘的,等他到了传承期,便又将宝典传回了姚氏。
    这对姚氏而言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有仙皇从中作保,姚氏也不用担心拿不回宝典。
    而以王氏的家底,以及家中真仙种的数量,将来真仙境强者绝对不在少数,自也不会贪他这一脉真魔传承。
    “这倒也是。”赤狱魔皇被说得心动了,呐呐道,“昭玉说破天都是我申屠氏血脉,她修成真魔对申屠氏百利而无一害。那就这么定了。”
    若昭玉成就真魔,申屠氏和王氏之间的关系也会更加稳固。
    “来人。”王宝圣立即肃着一张小脸,威严的对外吩咐道,“去请我昭玉姨娘过来。”
    “是,宝圣少爷。”
    守在院子外的侍从立刻领命,而后匆匆离开去请昭玉公主了。
    不多片刻,昭玉公主就匆匆赶了过来。
    见到院子中的场面,她一时间还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宝圣又“惹祸”,招惹两位老祖宗不开心了?
    可这也不对啊,就算宝圣真惹了两位老祖宗,被叫过来的也该是梦羽姐啊,叫她干嘛?
    等王宝圣与她飞速解释了一遍后,昭玉公主就更懵了。
    啥,这就莫名要成真魔种了?家族中仙经之类太过紧缺,连夫君都暂且没轮到,她竟然占了先?
    等等。
    不对。
    宝圣这一次这么卖力帮忙促成此事,不会是看她这个姨娘太过清闲了,又想用这个方法规劝她上进吧?
    那她以后岂不是不能偷懒玩游戏了?
    “姨娘,父亲大人未来必然要修真仙的。”王宝圣像是猜到了昭玉在想什么,拱手说道,“您不如趁此机会好好努力,把实力和寿元都提上去,如此,才能与父亲长相厮守。而且从真魔核上汲取真魔之道,其难度虽然比独自走出一条大道来得轻松,却也比直接继承真魔经难得多。您越早参悟,越是得利。”
    在王宝圣心中,昭玉姨娘是仅次于父亲母亲之外最亲密的人,自然不愿意看着她整日游手好闲,刷那些味同嚼蜡的留影剧或是干脆就玩虚幻游戏。
    “宝圣说的也有道理,那我就努力一点。”昭玉公主也似乎被“鸡”动了心。
    “既如此,那我回去后就帮姨娘设计一份时间规划表。”王宝圣露出了欣慰之色。
    自家姨娘都开始上进了,母亲还远吗?等母亲也上进了,父亲又岂能落后?
    如此互相超越,追逐,彼此监督和竞争,才是正确的成长之道啊。到时候一家人快快乐乐长长久久的生活在一起,岂不是很开心?
    “时间规划表……就,就不用了吧?”昭玉公主头皮都有些发麻了。
    “姨娘您不用担心自己不够自律,为了您未来的成长,我一定会分出一部分精力来督促您的。”
    “……谢谢你分出精力啊,宝圣。”昭玉公主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三两下处理完昭玉公主的事情后,王宝圣开始与王守哲很有礼貌的告辞道:“老祖爷爷,圣儿还有功课没有完成,便先行告辞了,也谢谢您为我讲故事。等圣儿这几天闲暇来后,再来找老祖爷爷探讨一下,如何成为一个朝气蓬勃的优秀青年这个话题。”
    而昭玉公主也急忙告辞。
    趁着还有点时间,她要把没看完的留影剧刷一刷……接下来恐怕,真的没时间了。
    等人都走后。
    赤狱魔皇哈哈大笑了起来:“守哲啊,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不过宝圣说得对,你这年龄退休养老可不合适,好好地发挥优秀青年的光和热吧。”
    王守哲揉了揉太阳穴,心中也是一阵无奈。
    那孩子太较真了,还十分有责任心,非但对自己有着极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也要求所有人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
    也是恰好,没过半个月时间呢。
    王宁晞兴冲冲地前来禀报,说是【大虚空挪移阵盘】已经彻底修好了,可以开启圣域探索计划了。
    在王守哲的规划中,原本这计划主要负责人是王安业。
    毕竟,王安业一贯运气好,像这种前途未知,不确定性很高的活,他去是最合适的。
    不过最近天天被王宝圣“鸡”祖宗,王守哲也觉得自己还年轻,决定要自己出去走一走,发挥发挥光和热。
    至于安业,那就继续让他主持神武天墟开拓与监管计划吧~
    神武天墟里的轮回之树估计撑不了多久了,蚩龙魔主的残魂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有安业盯着,他也安心一点。
    至于出去避多久的风头,王守哲也没底,至少眼前要避一避宝圣小子,希望等他再长大个几岁,这种卷王之王的心态会逐渐消失。
    一番筹备之后。
    王守哲开始亲自主持起圣域开启计划。
    相关人等和物资,已经悉数准备妥当。
    仙宫附近的空间节点处。
    众人齐聚。
    王宁晞拿出了【大虚空挪移阵盘】。
    想要开启阵盘,就需要在阵盘上镶嵌足足十二枚仙灵石。
    好在,这仙灵石不是一次性的,而是镶嵌一次之后,就可以维持很长时间。如果每次开启空间通道时间短的话,应该能撑很久。
    随着仙灵石被镶嵌到阵盘上,王宁晞按顺序打出灵诀,启动了阵盘。
    阵盘上的铭文迅速被一一点亮。
    磅礴的能量以阵盘为中心扩散开来,瞬息间,便在周围形成了十二个空间节点。
    空间节点缓缓旋转,有恐怖的能量在其中一点点凝聚。
    随着时间的流逝,空间节点中的能量越来越强,旋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蓦地。
    “嗡~!”
    一声好似黄钟大吕般浩荡的颤鸣声在天地间响起。
    一个旋转的空间隧道勐地出现在了天地之间,宛如风暴般的空间之力席卷开来,顷刻间就将周围的空间都震得扭曲震荡起来,视野一片模湖。
    看着这一幕,王守哲感慨万千。
    多少年了,空间通道总算是打开了。
    对于神武世界而言,这既是崛起的机会,但也是一个严峻的挑战。若是寻常时候,他必会再多做些准备,确保万全之后再谨慎地开启这条通道。
    可惜,很多时候,局势却都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
    大丫头如今还在圣域,生死未卜,忧患难知。
    九狱魔神的崛起,更是导致魔族对神武世界的威胁大大增加,魔界的局势一下变得复杂起来。
    虽然他们之前想法设法地搅乱了局势,延缓了九狱魔神统一魔界的步伐,还成功伤了九狱魔神,斩断了它的一条臂膀,局势是稳住了,但这也只是暂时的。
    吃了那么大的亏,九狱魔神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更何况,对于九狱魔神这等野心十足的存在而言,暂时的失利,又哪里能阻挡得了它前进的步伐?充其量也就是蛰伏个几十上百年而已。
    以魔神的寿元,几十上百年也不过就是一个闭关的时间而已。
    等他伤势痊愈,筹备完善,必然会再启战端,或者吞并其他魔神的地盘,统合魔族力量,或者进攻人族,试图打开神武世界的门户,获得更多的资源。
    再或者,干脆两个一起来。
    到那时,神武世界必会面临严峻的挑战。
    然而尴尬的是,如今的神武世界真仙境数量虽然多了不少,还在魔神之中安插了一个内鬼,但实则仍旧处于绝对的劣势。
    数年前,人族集齐了五位真仙境强者,其中还有仙皇这个真仙境中期,还加上了柳若蓝这样实力堪比真仙境的逆天存在,居然都没能留下九狱魔神,而只是让它受了较重的伤而已。
    真要打起来,人族这边各方都需要有真仙境坐镇,根本不可能像上次那样集中那么多真仙境去对付一个九狱魔神,这不现实。魔族又不是只有一个九狱魔神。
    战事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可想而知。
    也是因此,神武世界如今迫切需要提升实力,就算不能尽快将仙皇的实力提升到真仙境后期,也起码要再多几个真仙境,或者再多一两个真仙境中期,如此,才能从容布置。
    而要做到这一点,海量的资源是必不可少的。
    开启圣域,便是机会。
    而这机会之中,同样存在着巨大的隐患。
    圣域之中,强者林立,势力众多,不可能人人都如仙皇、仙尊这般乐于看到王氏壮大,而不想着侵吞、掠夺或者霸占。
    人心复杂,王守哲不敢赌,也不能赌。
    当初和隆昌大帝,仙皇等接触时,他也都是步步为营,在双方非常熟悉,知道他们的人品,确定他们可以信任,而王氏也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之后,才逐步暴露出了王氏的潜力。
    而事实上,神武世界的团结,和神武世界内忧外患的局势是密不可分的。
    也是因为神武世界迫切需要强者,迫切需要提升实力,仙皇等强者才能克制住心中的欲望,放任王氏一点点壮大,甚至可能在未来取代他们的地位。
    但圣域,对于他来说却是完全未知的。
    想也知道,偌大的圣域中势力混杂,局势绝对远比神武世界复杂一千倍,一万倍。
    如何获取情报,看清局势,隐藏自身,如何获取资源,结交人脉……如此种种,皆是挑战。一步不慎,满盘皆输。
    好在,这么多年准备下,已经有了诸多计划和准备,按部就班执行就行了。
    这一次的空间通道打开,等人过去之后就会关闭,三年之后才会重新启动一次,然后两边会再交换一下情报,确定下一次的开启时间。
    眼见着通道开启。
    早已经准备好的人员,都乘坐上了【天虚云舟】,一次性摆渡穿梭过了空间隧道。
    等天虚云舟的尾翼消失在空间隧道之中,再等了片刻,王宁晞便关闭了【大虚空挪移阵盘】。
    在空间之力强大的弥合作用这下,天空中的空间隧道迅速崩塌,缩小,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空间恢复如初,乍一看去,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命途多舛的神武世界,很快就会迎来一个崭新的篇章。
    ……
    一晃眼,数月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新罗仙朝首都,新罗仙城街头。
    小雨。
    异域的街头繁华而热闹,比起神武世界,又是另一番感觉。
    一身贵公子打扮的王守哲漫步穿行在异域街道之中,脚步不急不缓,神色从容,欣赏着沿途一切觉得新鲜的事物。
    雨点溅落在他的脚边,却连他的护体真气都无法穿透,便被挡在了外面。
    漫步雨中,他的鞋面上却仍旧光洁如新,连一滴雨水,或是一丝脏污都没有沾上。
    在他身后,穿着低调的仙皇妘天歌亦步亦趋地跟着,手里还很贴心的为王守哲撑起了一把伞,一副贴身侍女的敬业模样。
    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伞上,发出阵阵清脆的声响,倒是将周围街道上嘈杂的喧嚣声都压了下去,反衬出了几分静谧。
    ……

章节目录

保护我方族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傲无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无常并收藏保护我方族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