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火红的日轮升到了天空正中,维吉玛的气温迅速攀高,从旧城区吹来的热风顺着坑坑洼洼的长街,涌入神殿区。
    吹得路上行人昏昏欲睡。
    神殿区一条生满青苔的暗巷里突然钻出一个身形精悍、目如野兽的猎魔人。
    越过他的肩膀往后,隐约可见巷子的拐角,一片恶臭扑鼻,苍蝇嘤嗡的垃圾堆里,两个男人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吐着舌头汪汪叫,一边啃食发霉变质的骨头和蔬菜。
    罗伊随意地抛了抛掌心的十枚泰莫利亚奥伦,脚下飞狮怪长靴蹭了蹭地板,擦去鞋底的污水。
    当初美德教会还在的时候,白蔷薇骑士经常到易生污秽的神殿区巡逻,宵小之徒蛰伏不出,神殿区的治安状况和卫生条件都大为改善。
    可如今没了公主主持事务,神殿区又变成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
    他不过是在巷子里转了一圈,居然被两个蒙面大汉拦路抢劫…
    距离雷比欧达医院和永恒之火教会近在咫尺,这种行为简直是对神明和道德亵渎!
    所以,罗伊就大发慈悲地替维吉玛市民清理了败类…用亚克席·傀儡给他们暂时换了个物种后,打晕反抢了一波…
    “可惜没找到贝连迦尔大师…”罗伊神色黯然地叹了口气。
    他回到贝连迦尔的房子调查了一番,才发现这位狼牌弃徒、锻造大师已然离开了维吉玛两个多月。
    到外地游历,去向不明。
    “第二个任务只能往后压。”
    “叮——”
    罗伊左手五指做出眼花缭乱的动作,连续将几枚奥伦弹到半空,右手打横一抓,再松开五指,钱币豁然消失。
    ……
    维吉玛贸易区一栋别墅。
    “卡兹——”包铁的橡木门慢吞吞掀开,门内传出一个锉刀般尖锐,却带着一丝欣喜的男声。
    “罗伊小子,快快请进!这他娘的就是元素的指引!你来的可真是时候。”
    猎魔人踩着浅蓝色地毯,越过狭窄的玄关,日光消失,房间先是阴暗,接着亮起灯光,身后大门“卡兹”一声,无风自动地关闭。
    一楼宽敞空旷的大厅中央,一名身着藏红色睡袍的男人,大步流星地迎了上来。
    晃荡的水晶灯洒落五颜六色的诡异光芒,照出他滑稽的模样。
    一头油乎乎的暗褐色长发随意地披在脑后,两肩的衣服上全是头皮屑,下巴留着乱蓬蓬的山羊胡,眉骨突出、扁平的朝天鼻,兼之尖嘴猴腮。
    简直就是个穿着华丽衣裳的大猩猩!
    罗伊按捺住心头笑意。
    “卡尔克斯坦大师…唔…您风采依旧啊。”
    两只手在半空中轻轻一握,一只修长有力,一只小臂长满黑毛,仿佛来自于卷毛狒狒。
    卡尔克斯坦揉了揉仿佛几宿未眠,布满血丝的眼珠,龇牙咧嘴地桀桀怪笑着,表情莫名兴奋。
    亲热地拽着罗伊的手拉到沙发边,倒了一杯黑布隆冬,散发着草药气味儿、热气腾腾的不明液体。
    “罗伊,好小子,一别十年,怎么突然来找我,准备继续进修炼金术?”炼金师捏着下巴的山羊胡,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不住地点头,
    “虹膜异色,身体比牛还结实,身上魔法灵光异常浓郁,你显然经过了第二次突变?实力应该有点长进,来的真巧…”
    “大师记错了吧,什么一别十年?我们上次见面明明还不到两年!”罗伊眉毛一挑,顺手将歌尔芬·松鼠从脑后兜帽掏出,放到桌子前,让她实验那杯卖相怪异的饮料。
    “哦哦,体谅体谅健忘的老人家。搞研究的人,一投入就容易昏天黑地…”炼金师眼神唏嘘了一下,脸不改色地说,“但不管是十年还是一年……我遇到一个棘手的难题,需要一个强力人士帮手!”
    “我懒得去张贴布告,你是否愿意接下这个委托?”他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一片片皮屑如萤火虫般飞舞。“作为报酬,我教你进阶的炼金知识!”
    “稍等片刻…事实上,我这次到访,并非为了炼金而是另有所求…”罗伊想了想,和这种时间就是金钱的研究狂人交流,用不着拐弯抹角,他直接了当地说,“我想请您到诺城,帮我改良猎魔人的青草试炼。”
    卡尔克斯坦歪着脑袋,右手包住耳廓呈喇叭状,凑到猎魔人嘴边,
    “到哪儿?”
    “到诺维格瑞。”
    “改良啥?”
    “青草试炼!”
    炼金师脸上笑容消失,蓦地双手叉腰,米粒大小的眼珠子瞪得浑圆,将罗伊一通审视,表情凝重得好似在思考生存和死亡的难题。
    罗伊同样保持沉默,嘴角微弯,用真诚的眼神打动他。
    “没兴趣。”三十秒后,炼金师摇头,“我的委托和你的请求是两码事…你帮我解决麻烦,尽管提别的要求。”
    “但我抽不出一年的时间…一年啊,十二个月,约莫五十二周、三百六十五天…”男人连珠炮似地吐出一连串数字,盯着猎魔人,抬高嗓音总结道,“约等于十万奥伦。”
    罗伊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家伙,还真敢狮子大开口。
    “一万奥伦…”他言简意赅地还价。
    “你说啥?”
    “您要是去诺城帮忙,我给您一万奥伦的年薪。”
    嗯,正好赚了一笔,而且比珊瑚推拒的那笔薪资还要少一些。
    卡尔克斯坦闻言愣了一下,拉扯胡须的手指一抖,似乎受到了极大惊吓,和侮辱。
    他吹胡子瞪眼道,
    “小子…你以为这是在市场做买卖吗?还跟我讲价?你是奸商还是猎魔人,直接给我打了个一折。你知道我一分钟价值多少钱吗?”
    “如果您不愿意,那只能给您说声抱歉了…您的委托另寻他人吧。”罗伊遗憾地摇头,一把将歌尔芬提留了起来,却感觉自家小宠物有些不对劲儿,“歌尔芬,喂!醒醒!”
    黄褐色的大松鼠站在罗伊的掌心,两只小爪子抱住他的食指,两条腿儿踩棉花似地一抬一放,小身板东倒西歪地站不稳,还在不停打着嗝儿。
    “别担心,刚才那杯饮料里兑了一点矮人烈酒,它大概喝醉了…”卡尔克斯坦打了个响指,二楼的阴影里传来“喵”的软糯叫唤,一只胖嘟嘟的大黑猫,摇晃着一身肥肉,身形妖娆地踩着“猫步”,跳到了壁炉前的桌子上。
    颀长饱满的尾巴在屁股后高高竖起。
    “喵——”
    “你好呀,山德鲁…这两年吃得不错,又胖了。”罗伊使劲撸了撸黑猫软蓬蓬的肚子,它喵呜喵呜地朝着醉酒的歌尔芬探出肉爪。
    显然它认出了这位老朋友。
    “罗伊,你的宠物交给山德鲁照顾,我替它担保,发生任何事故,我就给你当奴隶!现在来谈谈我的委托,报酬绝对让你满意。”
    ……
    “没兴趣,你知道我每分钟价值多少钱吗?没空和你浪费时间,我该回诺城了。”罗伊反唇相讥。
    从沙发上起身,捋了捋山德鲁因为放松而下垂的胡须,倒提着歌尔芬的又厚又软的大尾巴,像钟摆一样在山德鲁脸前晃荡。
    卡尔克斯坦一咧嘴,露出上排整齐的牙齿,其中一颗金牙闪闪发光。
    他左掌包住右拳,反复斟酌良久。
    “好吧,小奸商,如果你把任务完成得漂漂亮亮的。我就去诺城帮你改良青草试炼,也不需要你那一万奥伦,免费效劳。”
    “但为期一年…到期我马上离开,我还有项目要忙。”
    …
    这下轮到罗伊诧异,疯狂的炼金师居然这么容易就妥协。
    “这么说任务非常艰巨…”他把歌尔芬放到了山德鲁背上,大黑猫驮着松鼠,立马一溜烟儿跑爬上了二楼。“你不会又想把我变成什么金翅鸟、黄鹂鸟吧?”
    “其实难度比上次稍微高一点。”炼金师的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搓了搓,“你身上的魔法灵光超出了一般的猎魔人,想必实力不凡,再加上鄙人出品的精良附魔装备,炼金药剂,如无意外,肯定能逮住一个活生生的实验样本。”
    “您有所误会,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猎魔人,我趋吉避凶,绝不插手送死的委托。所以——”罗伊心头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你让我抓什么东西?”
    “一只高阶吸血鬼,”
    “……”
    大厅突然陷入死寂,只能听到炼金师砰砰的心跳。
    罗伊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眯眯眼。
    “你没听错,你的目标是吸血鬼中的贵族,一只外形酷肖人类的的高阶吸血鬼。”
    猎魔人二话不说,拔腿往外走。
    “诶,小奸商!小吸血鬼儿!罗伊大师,等等!”
    卡尔克斯坦满头大汗把他重新拉回沙发。
    罗伊揉着脸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在不久之前,他的战斗力获得了质的提升,但他并不狂妄地认为,自己面对高阶吸血鬼有什么优势。
    它们的属性,光敏捷一项至少超过了三阶,相当于罗伊的两倍。
    但他有点蠢蠢欲动。
    提升上古之血的“砥砺灵药”,正缺一味高阶吸血鬼的血液精华。
    罗伊装做迫于无奈地叹了口气,
    “说说看吧,满脑子创新的的炼金大师,你又产生了什么灵感,哪里有高阶吸血鬼?”
    “哈哈,我就知道,你和那些个胆小鬼不一样!”
    炼金师挠了挠相地中海靠近的头发,双手背在腰后,绕着沙发缓缓踱步,
    “就在最近,夜女王之家的老板娘找上了我……”
    “夜之女王?”罗伊被吓了一跳,“别告诉我要对付她!”
    “不,你有所误会。”炼金师脸色惊讶,瞥了眼罗伊,“看来你了解老板娘的真实身份?”
    “猎魔人就是吃这行饭的,哪里有怪物我一清二楚!”罗伊说。“夜之女王是一只高阶吸血鬼。”
    “没错,她的实力深不可测。”卡尔克斯坦点头,“我不敢随意招惹,只能和她保持着良好的主顾关系。她经常来我这儿购买一些为人助兴的药物。”
    “出售给夜女王之家的客人。”
    “我听说夜之女王是个‘素食主义者’?”罗伊问。
    “可以这么说。她一直隐藏得很好,又遵守维吉玛当地法律,从不滥杀无辜…她使用一种友善的、令人快乐方式找到自己的食物来源…并且懂得适时收手。”
    “如此在人类世界安然无恙地生存了几十年…”
    罗伊呼了口气,这段信息就跟他脑海中的记忆对上了。
    唯一的出入是,夜之女王的手下都是普通女人,而非一群吸血女妖。
    否则早就被揭破。
    “我承认,我对高阶吸血鬼这个群体充满探究欲,迫不及待想要解剖一只来研究研究,看看所谓的不灭之体厉害到何等程度,但是我不敢轻举妄动。”卡尔克斯坦忌惮地说,“她在外面还有一个同样强大的姘头,住在芬·卡恩。”
    “何况,她作为一个老顾客,对我还挺慷慨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和她撕破脸皮。”
    罗伊想了想,如无意外,这个夜之女王的姘头指的正是理发医师雷吉斯。
    “我心里痒啊,甚至比听说湖中女士那会儿还要心动。”他盯着空荡荡的客厅,魔怔似地喃喃自语,
    “湖中女士是我招惹不起的存在。”
    “而高阶吸血鬼——不久前,夜之女王向我购买高级黑血,那种猎魔人专门用来对付吸血鬼的魔药。无须惊讶,我已经两百多岁了,掌握一些特殊的炼金配方再正常不过。”
    “我脑海里产生了一个问题,黑血用来对付谁了?”
    卡尔克斯坦像在问罗伊,又像在问自己,
    “后来,我通过一系列调查发现,维吉玛郊外发生了好几起命案,几位死者像是被疯狂的野兽撕碎,而夜女王的手下经常带着我标记过的‘黑血’出没于案发现场——”
    “所以维吉玛出现了另一只高阶吸血鬼?”罗伊脱口而出道,“一位不速之客,他破坏了规矩,肆无忌惮地出手,行事作风极其恶劣。惹怒了夜之女王。”
    “啪!”卡尔克斯坦重重鼓了下掌,“不愧是猎魔人,这正是我的分析,一头得罪‘本地人’的、现成的高阶吸血鬼,这是我的机会。”
    “不,作案的也可能是低阶吸血鬼,比如蝠翼脑魔,或者是狼人。”
    “这些玩意儿不足以让夜之女王上心!”卡尔克斯坦笃定道,“相信我,伙计,我的直觉从来不会错,凶手必然是高阶吸血鬼!”
    “我要抓住这位‘入侵者’,把他囚禁起来,做成一种持久的,源源不断实验素材!”炼金师眼睛冒出金光,好似饿死鬼看到美味佳肴,激动地浑身发抖,语气充满狂热,
    “一头高阶吸血鬼,足以支撑我接下来五十年的研究计划。”
    “我,最伟大的炼金师,将把所有同僚抛在脑后,成为第一个研究如此奇特造物的法师!”
    ……
    “卡尔克斯坦阁下,不得不说,你胆大包天,疯狂至极,好好想想,你的同僚为啥不敢对高吸出手?”罗伊双手环胸,认真理智地给他泼了一桶冷水,“常规手段根本无法消灭这种玩意儿,囚禁一头高阶吸血鬼无异于点火自焚,一旦被他跑出来…后果不堪设想,不只是你,整个维吉玛都要遭殃!”
    “瞧瞧,你也听说过,近乎于不死不灭的物种,难道你对他们的秘密不动心?万一某些特质能加入猎魔人的突变——”
    罗伊不禁假设了一番,呼吸一紧。
    “为了研究,冒点风险不过是家常便饭!”卡尔克斯坦循循善诱道,“好不容易等来这么一个机会,我绝不会放弃!”
    “一码换一码,你要是帮我找到高阶吸血鬼的下落,把他抓起来,我不仅和你分享部分成果,我还为你卖命一年。”
    “你为什么不尝试联系夜之女王?和她联手,你们都对入侵者感兴趣。”
    “我做过隐晦的试探,非常遗憾,结果是她不会让我带走一个同类,我猜是它们种族内部某种强约束力的规则。”
    “这很正常,同类再荒唐、可恶,也不能交给别的种族做研究,否则就是不折不扣的背叛行为!”
    炼金师遗憾地摇头,“所以我只能另寻合作者,”
    罗伊沉默了一会儿,他仍然顾虑重重,“论单打独斗,我不是高阶吸血鬼的对手,”
    “别担心,伙计,我会竭尽所能地协助你,”炼金师深吸一口气,信心十足地说,“我收藏的最豪华的炼金药剂和附魔装备,搭配你的身手和武力,强强结合!”
    “相信我,到时候就算是条龙都得跪下!”
    “而且你不需要留手,尽情发挥,让那东西失去战斗力,斩下它的头,掏出心脏都无妨!哪怕它变成一滩肉泥,我也要。”
    在疯子炼金师的协助下,抓捕一头滥杀无辜的高阶吸血鬼。
    罗伊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他也想试一试自己到哪种程度。
    他看向卡尔克斯坦,眉锋蹙如剑刃,
    “我无法保证,我只能竭力一试!而且我会优先保命!”
    “我们还得签订一份公平公正的魔法协议!你提供给我的炼金装备,也得作为报酬,而且无论尝试的结果!”
    卡尔克斯坦脸上露出一抹肉疼,蓦地一咬牙,五官扭曲,眼神贪婪,“成交!”

章节目录

神级狩魔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隐约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隐约点并收藏神级狩魔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