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筹谋搜寻计划的天虹帮帮主申无空,若有若无的目光其实也一直在悄悄注意庾庆二人的动向,交了问题给下面人磋商后,也将自己的心腹手下江阔给招到了一旁,滴咕提醒了一句,“就这么几个人,也敢上场,蝎子帮胆子倒是不小。”
    江阔:“连梁家子弟都敢打,搞不清背后有什么名堂。”
    申无空:“不管有什么名堂,明显不占上风。没人会找死,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必有所倚仗。那大块头在连鱼房间夜宿,鬼知道发生了什么,恐已占了先机,你要盯紧了。”
    江阔嗯声点头。
    金蝉帮那边,不时悄悄打量庾庆二人的折玉山,目光划过四周时,忽一顿,然后快速凑近了沉金蝉的身边,低声道:“帮主,梁般来了。”
    不但是沉金蝉,连同聚在他身边议事的帮众也纷纷回头打量,看到了站在一处山坡上眺望这边人群的白衣身影,正是梁般,手摇折扇,依然俊逸潇洒的模样。
    这群人的观望动作,引起了连锁反应,纷纷看向了梁般,各帮派的反应不一。
    星月帮那边,谢儿疑惑道:“他怎么也跑来了?”
    有人猜测道:“会不会是来找蝎子帮那边算账的?之前在块垒城可能多少要守点规矩,出了块垒城就不一样了。”
    帮主姑阳倒是又朝庾庆那边瞅了瞅。
    有“算账”想法的人不少,都在打量庾庆那边。
    与帮众议事的庾庆被童在天扯了扯袖子后,也注意到了远远看的梁般,多少一愣,这位怎么也来了?
    旋即嘴角又露出了一抹微微笑意,之前因为没有拉来梁般而逼迫了牧傲铁屈服,如今梁般也送上来了,真是天助我也。多了手办法可利用,成功的可能性越大了,他越发不会放弃这次的竞夺。
    见到梁般来到的童在天正暗暗担忧,之前段云游的拖延办法他是知道的,谁也不知道能拖多久,没想到这边才一出城,梁般就跟来了。
    他也不知道梁般这次来是不是带了人手来,
    他当然更希望段云游的办法还能继续拖延下去。
    正担忧之际,见到庾庆脸上竟有喜色,不由一怔,不知这位心里的想法是个什么情况。
    梁般居高临下搜寻的目光,很快发现了蝎子帮的一群人,轻易锁定了大高个的牧傲铁,眼中的怨恨之意瞬间泛滥,旋即又打量了一下四周,不知道那个说会帮自己报仇的面具人什么时候会出手,按说目标已经出了城,应该快了吧?
    乌泱泱一群人,他也不知道那个面具人是不是在其中。
    镇山帮,络腮胡子满脸乐呵呵的帮主魏约,此时没了笑容,看着新冒出来的梁般,又不时看看庾庆那边,皱了眉头。
    没办法,对他来说,计划出了意外。
    他弄来这么个梁般,原计划就是要利用梁般压制其他参与竞夺的帮派,现在冒出个蝎子帮,蝎子帮倒没什么,他无所畏惧,问题是这蝎子帮不怕梁般,已经揍了梁般一次,压根不会给梁般面子。
    这其实也还好,就算蝎子帮不给梁般面子,蝎子帮也挡不住镇山帮的实力,镇山帮要灭了他们也不难。
    难的是,那个大块头可能跟连鱼有一腿,得罪了连鱼的话将来怕是会惹来不顺,加之就这几十个人也敢继续参加竞夺,明显不正常。
    介于大块头跟连鱼的不清不楚,他想不怀疑蝎子帮那边已经得到了考题的解法都难,他有此怀疑,不信其他帮派不会怀疑。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处,一旦其他帮派利用蝎子帮先找到了宝珠,他弄来的梁般就没了屁用。
    思之再三后,他瞅向庾庆那边的目光中隐隐泛起了凶光。
    跟其他帮派一起去抢蝎子帮那个可能的考题结果,他镇山帮的实力没有优势,只有把蝎子帮那个可能性毁了,他手上的梁般才能发挥出优势来,遂决意痛下杀手!
    只要一有机会就动手,至于会不会得罪连鱼,只要没人知道是谁干的,连鱼怪谁去?或是借梁般的手,连鱼也无可奈何。
    实在不行的话,得罪了就得罪了,回头再想办法解决,先拿下铜雀湖再说。
    他这个拉了一群人自立的帮主压力很大。
    正这时,其心腹手下荣逸从人群中带了三个人过来,禀报道:“帮主,知道点万壑池情况的,目前就找到他们三个。”
    回过神的魏约当即对那三人乐呵呵道:“什么情况说说看。”
    一人道:“帮主,我知道的也不多,就是听人说过,说这里面有两样毒物,一个是‘玉翅金蟾’,是一种长有翅膀能飞的金色蟾蜍,体表有剧毒,闪挪的动作极快,皮如革,刀剑不用些力气都难以划破其表皮。
    其膜翅张开后,边缘有锋利角质,如锯齿刀片,很锋利,配合上它的飞速冲击力,攻击力不小。‘玉翅金蟾’最厉害的攻击武器还是它的舌头,弹射出来如绳镖,前端铁锥般坚硬,黏液有毒,见血封喉那种,一旦被射中,会很麻烦。
    另一种毒物叫做‘藤蛭’,模样如同老藤,据说没有眼睛,全凭感觉猎杀,嘴巴长在前端,如花包,张开嘴时宛若花包绽放,里面长满了细密的獠牙,也有毒,被咬中后会全身麻痹。据说一个‘藤蛭’三十个数内,就能把一个人身上的血水给吸干。帮主,我听说的大概就这些。”
    众人面面相觑,正想象那说的玩意长什么样时,另一人又接话道:“我听说不但会吸食人身上的血水,之后还会吸食皮肉,最后连骨头都不会放过,会一起嚼碎了吞进腹内。然后就是听说这万壑池内宛若迷宫,进去了很容易迷路。
    再就是听说后半夜的地下通道内容易滋生雾气,本就宛若迷宫,再加上雾气的遮掩,还有毒物偷袭,情况可想而知。
    早上的时候,这里一大片区域会被滋生的云山雾海给覆盖,据说场景煞是好看,宛若仙境,是这里的奇观。烈日升起后这万壑池内的雾气也是最后散去的,盆地内的雾气宛若聚在池子里荡漾,据说这也是万壑池这个名字的由来。我听说的差不多也就这些。”
    于是众人的目光看向了第三人。
    第三人思索着说道:“我以前倒是跟人来过这里,情况也确实和他们说的差不多。”
    荣逸盯着他,“就这样?没了?”
    第三人点头,“当年我跟人闯进去的时候,也不敢在里面久呆,见识了一下就出来了。我甚至还没他们听说的详细,至少我就没见到云山雾海的奇观,可能因为我是午时进去的原因。”
    魏约乐呵呵道:“你既然进去过,倒是说点详细的东西呀。”
    第三人为难道:“帮主,这千沟万壑下面到处是大大小小的地洞,情况就他们说的那样,我也说不出什么别样来。哦,对了,这里面的‘玉翅金蟾’会以‘藤蛭’为食,反之‘藤蛭’也会以‘玉翅金蟾’为食,双方是互相猎杀捕食的关系。”
    魏约摸了把满脸的络腮胡子,嘿嘿道:“奇怪了,咱们这么多人,就找不出个对这里见识多一些的?”
    第三人倒是出声解惑了,“帮主,您可能有所不知,这地方首先是离块垒城较远,算是较为偏僻。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这里的情况和天积山其它地方不一样,这里的地形不是那种仙人抛弃杂物堆积的地形,应该是本来的地形地貌。也就是说,这里没有仙人的遗物可寻,无利可图,自然没什么人在这里花精力,自然也就不为人熟知。
    我估计,下面的详细地形,掌握的人肯定不多,要有的话,城主手上掌握的地图可能会有所记载,但那东西我们也弄不到。”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再次打量了一下地形地貌,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确实像是原本的地貌。
    魏约犹豫了一下,还是对荣逸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尽量多的掌握这里的情况才好,好饭不怕晚,我们不清楚的,别人也未必能清楚,你安排几个人回去,回块垒城仔细打探一下万壑池的情况。”
    “好。”荣逸应下,转身立刻安排了三个人返回。
    安排了人返回查探的不止是他们,各帮发现自己对此的情况都没什么足够掌握,都纷纷安排了人手返回块垒城打探。
    这么多人自然也不会坐等,陆续都派了手下去现场查探,眼见为实,避免都是听来的消息。
    这一动,就有近千号人陆陆续续飞落进了万壑池内。
    六个参赛帮派,唯独蝎子帮最稳当,没派一个人返回,也没派一个人下去现场查探,一群人聚在了一起聊天,商议遇到意外情况后的联系方法之类的。
    见帮主还是要冒险,四当家范九、五当家茉莉、六当家高长台都表示了担忧,反正还是挺抗拒的。
    庾庆一直在悄悄关注童在天,见其没什么反对意见,这是有底气呀,他下意识看了看四周,不知想找什么。
    之后为了安抚众人,庾庆掏出了那本古代手记,翻好了页面塞到牧傲铁手上,让他单独去一边看看这篇内容。
    找了个理由把牧傲铁给支开后,他才对众人招了招手,把一群脑袋聚在一起后,才低声滴滴咕咕了几句。
    几人听后,纷纷大吃一惊,皆回头看向了离群的牧傲铁,一个个神情古怪的样子。
    反正之后反对的声音消停了。
    这一幕令偶尔留心这边的牧傲铁眼皮子直跳,感觉不对。
    庾庆挥手分开聚在一起的人后,又背个手大摇大摆向牧傲铁走了过去,一路不时老神在在的向其他帮派的人点个头,不管人家什么回应,他都一副和气生财的样子。
    他刚熘达到牧傲铁身边,牧傲铁立问:“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庾庆耸肩,“没说什么。”
    “没说什么,他们看我干什么?”
    “哦,那些新人奇怪我单独支开你看什么,不得不找个理由湖弄一下,重要情况还是得掌握在咱们自己手里。”
    牧傲铁将信将疑,回头见蝎子帮的人没事人似的杵那闲聊,又狐疑道:“咱们在这里干耗什么?”
    “让你看手上那篇内容你不好好看,反倒把心思关注我们聊天。”庾庆很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压低嗓门在他耳边细语道:“上面记载,那座奇怪高山陡崖那面,有一个隐蔽的洞口,可以直通地下的蟾王老巢。
    当年记载的人,杀了那时的蟾王后,就是一路从那出来的,我估摸着能被以前蟾王占据的老巢,必有地利的一面,后代蟾王应该也有可能看上。现在,我们不好明目张胆去找,等后半夜,根据记载,后半夜这里应该会起浓雾。你别啰嗦其它的,赶紧把上面记载的万壑池的情况看熟了,遇到情况好应对,下面不太平。”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