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捏着莉兹的下颌,迫使她抬起脸庞。那么,让他好好看一看,她有多么的“受不了”,嗯?
    某样东西,坠入了她的胸间。
    触感是奇异的柔软,但同时也兼具一定的硬度。
    “是什么?”
    靠在青年肩头的小姑娘惊惶发问,声线瑟瑟。
    “是一根讨厌的乌鸦羽毛。”
    凯文喉头干涩,哑着嗓音道。
    “让我来替您拿开。”
    宛如临水盛开的优昙花一般的美丽少女,神情如同夜色凄迷。
    原本齐到莉兹小腿的裙摆,如今已经下滑盖至脚面。
    而少女的上半身,尽是春光乍泄。
    这一片薄薄的布料已经失去了蔽体的作用,镂空的花边滑到胸下,愈发衬托出少女袒露的美好圆润。
    年轻的骑士承诺替她拿开那根捣乱的羽毛。
    然而,凯文在从少女雪白双峰之间取走那根漆黑鸦羽后,却并未将其丢弃。
    青年修长的手指夹着那根质地偏硬的乌鸦羽毛,在雪白娇嫩的双峰之间来回徘徊,恶劣地逗弄着。
    “别、别这样,好痒呀。”
    小姑娘连连闪躲,却躲不过去——她被青年锁在怀里,除了那宽厚的胸膛,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凯文捏着羽毛梗,用羽毛尖端最细的地方,轻轻搔刮了一下颤巍巍的奶尖。
    耳畔清晰地传来了莉兹的抽气声,青年薄唇微微一勾,手指加快了频率并加大了力度。
    敏感部位被这样亵玩,少女浑身一颤,电流传遍四肢百骸。
    “啊,啊,不要这样玩……呜……莉兹会受不了的……”
    凯文的动作微微一顿。
    怎么说呢,“受不了”什么的,比起拒绝,更像是勾引和诱惑。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年轻的骑士感觉到自己的胯下之物更硬了一些,硬得发疼。
    无论是作为杜鹃子爵小少爷,还是作为新晋的见习骑士,凯文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而始作俑者却还攀着他肩头,娇娇地喘息着。
    青年的眼眸暗了暗。
    凯文捏着莉兹的下颌,迫使她抬起脸庞。
    那么,让他好好看一看,她有多“受不了”,嗯?
    少女那双总是含着笑意的蔚蓝眼眸,此刻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泪光盈盈,惹人怜爱。
    玫瑰色的唇微微张开,那些让他的胯下肿胀不已的娇喘,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一点嫣红的舌尖颤巍巍的,好像在无声地递来邀请的橄榄枝。
    凯文捏着少女的下巴,应邀吻了上去。
    与此同时,青年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利用羽毛灵活地调整旋转角度,变着花样肆意挑逗少女敏感的胸乳。
    “唔,唔……呜……”
    小姑娘的呻吟变了调。
    莉兹没有推开凯文。
    并非尝试推开但由于悬殊的力量差距没有推得动,而是,她从一开始便没有拒绝他。
    这个发现,令年轻的骑士一颗心大为震动。
    惊喜不已的血族青年以加倍的热情,热烈地亲吻着他的玫瑰。
    莉兹的眼神愈发迷离。
    年轻的骑士吻技有些生涩,但浓重的侵略意味却一点也没有减轻,这让莉兹不禁想起了从前和她一起玩亲吻游戏的兄长。
    平日里对她温柔的哥哥,每次玩游戏时,都像完全解锁了陌生的另一面。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那时候的艾伦也是像这样极为霸道地捏着她的下颌,迫使她抬起头张开嘴,再重重吻下来。
    如果她不愿意配合,紧咬着牙关,艾伦会停下动作,对亲爱的妹妹使用冷漠得仿佛没有感情的祈使句:
    “舌头伸出来。”
    这是最后通牒了。
    一般这时候她就会乖乖就范,听话地伸出舌头,摆出献祭的姿态,任由对方索求与掠夺。
    毕竟,每一次亲吻游戏的开端,往往都是莉兹有求于艾伦。
    他随时都能从游戏中抽身而出,同时也带走奖品。
    她只能咬着唇,抓紧他的衣角。
    如果哥哥的表情依然没有丝毫缓和的迹象,那么莉兹通常采用的招数是,主动坐到哥哥的腿上,抱住他的肩,蹭一蹭他的胸膛。
    ——基本上,当小姑娘用她柔软的娇乳,轻轻蹭一蹭少年的胸膛,那么,勇者大人那一颗坚硬如岩石的心脏必定会软化下来。
    而在这之后,她亲爱的哥哥从此彻底一改绅士风度,野蛮得如同一个原始人,或是出闸的凶兽,发动进攻,直至她放弃负隅顽抗,认命地与之唇舌交缠。
    不仅是唇舌,相拥着的兄妹俩亲着亲着,往往肢体也交缠到一块儿去了,最后滚作一团。
    明明只是亲吻而已,到战局最后,莉兹却总是被哥哥吻得一塌糊涂。
    小姑娘两颊通红,双眼含春,嘴角挂着来不及吞咽而滴落的晶莹涎水。
    一看就是被狠狠欺负了的模样。
    艾伦心想。
    若是让领居见了,大概会以为这漂亮的小宝贝遭到了恶劣的侵犯吧。
    侵犯。
    整个青春期,艾伦做过最可怕的噩梦,就是他的剑无法保护妹妹,导致莉兹被坏人掳去……
    从此,天涯海角,他再也找不到他的小姑娘,甚至无法听见她哭泣的声音。
    而她会遭遇怎样的对待,身为兄长、同样也是男人的艾伦再清楚不过。
    想到这里,少年胸腔偏左的脏器,一阵抽搐的疼痛。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她总是这样不小心,无意间流露出的诱惑姿态,不知道埋下了多少潜在的危险。
    侵犯。
    少年咀嚼着这个动词,将手指插进了妹妹的小嘴巴,一颗心都在颤抖,却故意摆出漫不经心的神情,随意地夹着那不配合他的舌头亵玩。
    艾伦闭上眼。
    想象着自己正在插的,是妹妹的另一张小嘴巴,至于他使用的,也并非手指,而是他身下硬挺的某处炽热。
    莉兹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何况这一份委屈,还来自她的哥哥。
    莉兹眼圈泛红,握住了哥哥的手腕。
    艾伦停下了动作,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泫然欲泣的少女。
    之前被哥哥按着翻来覆去吻了又吻,此时莉兹身上也是衣衫不整,领口大敞着,露出锁骨大片的嫣红吻痕,金色的柔软鬈发散乱,勉强遮住裸露的胸口。
    纤弱的双腿更是绵软无力,根本支撑不住,只有依靠挂在哥哥身上才勉强维持平衡这样。
    怎么办呢?
    少年无声地叹息。
    她是他的妹妹。
    每每此时,负责收拾残局的艾伦便会弯下腰来,挽着妹妹的腿弯,一把抱起小姑娘,将他漂亮迷人的小宝贝抱回卧室,放到床上。
    并且,艾伦从来不会忘记拉上厚厚的窗帘,以隔绝来自外界的探究视线。
    哗啦——
    随着厚重的遮光窗帘拉起,卧室里陷入了幽暗之中。
    某个瞬间,艾伦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暗黑的念头。
    ——如果,他把这勾引人的小宝贝藏起来呢?
    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只有他和她。
    如果他们的世界只剩下彼此,那么也无所谓遵循世俗的理念约束。
    他可以扮演所有她需要的角色。
    他当了这么久的好哥哥,自然也可以胜任丈夫的位置。
    艾伦心想。
    莉兹从来不是一个好妹妹。
    显而易见,这任性的小姑娘也未必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
    别人或许会介意,但是艾伦不会。
    在他看来,莉兹不必成为一个好妹妹,抑或一个好妻子。
    但他会履行属于哥哥,以及丈夫的,一切义务。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明明还是正午,莉兹却觉得有些凉意袭上了裸露的肌肤。
    床上的少女瑟缩着,正准备拿起毛毯裹住自己,却被一只修长的手阻止。
    “哥哥……?”
    莉兹抬起头,逆着光站立的少年看不清表情。
    而当他俯下身子,便成为了笼罩妹妹的唯一阴影。
    “游戏,还没有结束。”-
    草莓酱的碎碎念:
    某种程度上,哥哥的那个噩梦应验了呀。
    莉兹成为了血族伯爵的新娘,音讯全无。
    不过雪莱很温柔的,从来没有勉强过莉兹,所以哥哥想象中的可怕事情没有发生噢。
    --

章节目录

玫瑰夫人(西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正版草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正版草莓并收藏玫瑰夫人(西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