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骑士有着坚硬而滚烫的性器,她只要闭上眼睛,完全可以当作是哥哥在贯穿她。【重要!】
    作为横空出世的天才剑术师,艾伦的名字注定要被铭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这位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勇者,曾被大星术师预言,他是人类唯一的希望。
    没有人知道,在达成这个成就之前,少年牺牲了童年,牺牲了平凡的快乐。
    就好像从一开始他的生命里,只有剑和妹妹。
    然而艾伦认为,这所有的一切全都值得。
    如果没有剑,在父母身故之后,可想而知,少年根本无法保护妹妹。
    至于那些失去的快乐……
    艾伦眼眸微微一暗。
    他心爱的小妹妹,眼下不是正陪他玩着专属于他们彼此的游戏么。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为了妹妹主动放弃一切的少年,在成年之后,重新在妹妹的帮助下,弥补了童年的缺憾。
    这真是兄妹相亲相爱的完美童话,不是么。
    艾伦在内心慨叹。
    哥哥说,游戏还没有结束。
    闻言,躺在床上的莉兹,下意识地蜷缩起来。
    然而,少女适才合拢的双腿,下一刻便被打开。
    成年兄长的身体挤进少女的双腿之间。
    当游戏地点切换为床上,艾伦突然变得强势起来。
    莉兹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一回,再没有一星半点的商量余地。
    顺从或许能够稍稍缓和这紧绷的氛围。
    娇弱的小姑娘经过先前的一通折腾,周身使不上力气,勉强抬起双腿,环上兄长劲瘦的腰身。
    莉兹知道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因为冷着脸的少年,露出了冰消雪融的一点笑意,仿佛是对妹妹的乖巧的奖励。
    然后,铺天盖地的亲吻再次落下。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不只是亲吻。
    她的身体正在不可抑制地发生奇怪的变化。
    与此同时,莉兹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属于兄妹之间的亲吻游戏似乎正在突破某道边界。
    在少年的手掌之下,少女好像快要融化了一般。
    出于某种意义不明的坚持,艾伦没有解开妹妹的裙带或者衣扣。
    只隔着衣服抚摸,总像是隔靴搔痒。
    ——是的,明明哥哥的抚摸并不轻柔,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隐晦欲望的沉沉重量,但落在莉兹的身体上,她却总觉得很痒。
    小姑娘情不自禁夹紧了双腿,腿心的小穴开始一收一缩地翕动着,吐露出粘稠的汁水,潺潺流动宛如小溪。
    润湿的纯白色底裤变得几近透明。
    如果少年肯撩起妹妹的裙摆看一看,便能清晰地见到小姑娘美丽羞怯的花户。
    亲吻顺势下沿。
    可如同那隔靴搔痒的爱抚,所有的亲吻只到锁骨,到此为止。
    在这之后,即使少年的眼睛再红,喘息再重,也不肯继续。
    “这样就够了……”
    艾伦紧紧抱着战栗的小姑娘。
    “莉兹别怕……”
    少年将妹妹此刻身体的战栗理解为恐惧。
    ——对陌生兄长的恐惧。
    他做了过分的事情,他的小公主一定吓坏了吧。
    艾伦酸涩道:“乖,结束了……哥哥不会再继续了……莉兹别怕……”
    安抚的话语伴着稀碎而短暂的亲吻落下,逐渐变成少年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哥哥保证,哥哥永远不会伤害莉兹。”
    艾伦始终不敢抬头看妹妹的眼睛。
    如果他肯抬头看一看,便能看见少女眼中的迷茫,以及,懵懂的情欲。
    但是他没有。
    所以他无从知晓。
    他心爱的妹妹真实的心愿。
    莉兹不希望哥哥痛苦。
    她不明白哥哥此时的痛苦与压抑来自何方,也不知道她该如何安慰他。
    但她由衷地希望哥哥快乐,并且得到幸福。
    如果……
    那个时候,她身上的裙带也像今夜一样掉落,那么,哥哥也会像这样和她肌肤相贴,爱抚她、亲吻她吗?
    在离开哥哥的两年之后,已为人妻的莉兹陷入了茫然。
    “好甜。”
    年轻的骑士掐着少女的腰身,埋首于芬芳温暖的颈窝。
    在羽毛的玩弄之下,樱桃色的嫩蕊很快充血,艳丽的色泽更像樱桃了。
    诱人采撷。
    “伊丽莎白小姐。”
    凯文低声诱哄,神态口吻犹如缠绕在伊甸园苹果树上的蛇。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让我来尝一尝,这里的滋味是不是更甜,好不好?”
    深陷与兄长背德回忆的莉兹,并未及时回应。
    年轻的骑士权且当作默认。
    凯文从善如流地低下头。
    因为激动的心情,他的嘴唇甚至有些颤抖。
    青年轻轻含住少女娇嫩的奶尖,温热的口腔包裹住嫩蕊,湿润的舌头轻轻舔舐。
    远比他想象中的更柔软、更娇嫩。
    凯文情难自禁地吮吸了一下,小姑娘便颤得如同风中落叶。
    年轻的骑士捧着少女雪白的娇乳,小心翼翼地亲吻,唯恐齿尖刮蹭到哪里。
    血族引以为傲的、用以狩猎的尖锐牙齿在此时却显得格外不讨巧。
    而凯文那副小心翼翼的谨慎模样,则像极了一只大型犬在向他的主人撒娇。
    树枝上的乌鸦先生,对于骑士先前“讨厌的乌鸦羽毛”的措辞自然极为不满。
    它站在高高的枝头,居高临下俯视着血族青年,无声地嘲笑他在人类少女面前的卑微。
    只不过……
    漆黑的鸟雀歪了歪头,绿豆一般大小的眼,紧紧盯着少女那张爽到失神的小脸。
    乌鸦尖锐的爪突然不耐烦地磨了磨枯朽的枝桠。
    它真想飞下去问一问亲爱的伊丽莎白小姐,奶子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吃,有那么爽吗?
    ——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比骑士长还笨拙。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乌鸦显然对骑士长大人毫无敬意。
    比起维护安德森阁下的尊严与脸面,这只代表不祥的鸟雀还是更喜欢欣赏少女高潮时,漂亮的小脸蛋上的快乐神态。
    只是呢,下面这个委实不是一位可爱的情人人选。
    枝桠上站立的乌鸦先生,十分怀疑青年能不能把可爱的小姑娘肏上高潮。
    挑剔的鸟雀,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年轻的骑士。
    这个愚蠢的、不知情趣的男人啊,如果肯动一动他笨拙的手向下摸一摸,说不定小姑娘都喷水了,哪里还用像现在这样不上不下地悬浮在半空之中呢。
    “不要这样……”
    ——是他亲爱的伊丽莎白小姐,那些口是心非的拒绝,让他深深陷于犹豫与踌躇的沼泽之中吗?
    乌鸦心想。
    但凡他聪明一些,便知道在这种时刻,少女嫣红的唇吐露出来的、夹杂着喘息与呻吟的拒绝,没有半点的可信度。
    敏感点被拿捏的少女,灵魂犹如虚浮,下意识说着不,实际上身体却根本生不起丝毫反抗的意图。
    甚至人类小姑娘的内心深处,还有些嫌弃年轻的骑士过于小心翼翼和瞻前顾后。
    但也正是这份小心翼翼,让莉兹不由自主地将遥远的兄长与面前的青年联系在一起。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她离开时,艾伦的身上还尚未完全褪去少年的青涩,但也开始向“青年”过渡了。
    现在的话,哥哥应该已经完全是大人的模样了吧?
    是完全可以独当一面的勇者大人了呢。
    ……真可惜,她不能看到了。
    出于某种隐秘的心思,在本能欲望的驱使下,少女挺起胸,将丰满的圆润更深地送入面前的血族青年口中,渴盼他能够心领神会,给予更多快感的刺激。
    柔弱的羔羊扬起脖颈,向狼献祭自我。
    “再、再多吸……嗯……”
    少女娇娇地喘息,半眯着眼睛望向月亮。
    人类的牙齿没有血族尖锐,轻轻啮咬娇嫩肌肤时,刚好可以激起裹挟着痛感的快乐电流,而不用担心造成无可挽回的实质性伤害。
    一切都,刚刚好。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亲吻游戏。
    哥哥艾伦从来不会主动挑起游戏的开局,但是莉兹知道,哥哥其实很喜欢这个游戏。
    少年沉溺其中的程度远远高于作为游戏发起者的妹妹。
    每次开始都是她,但每次停不下来的却都是他。
    小姑娘最是三心二意。
    兴致来得快,去得也快。
    当莉兹的兴致来了,便连蹦带跳、乳燕投林一般扑入兄长怀里,或是从背后偷袭,蒙住少年的眼,再映下亲亲热热的吻。
    等艾伦反应过来,想要夺回主动权,加深这个吻时,少女的兴致也消散得差不多了。
    她不知道什么是忍耐,什么是驯服,没有人教过她,她自然也不愿意强扭着脾气去习得。
    艾伦无法勉强妹妹,只好哄着她。
    其实她早该知道的。
    但凡她没有那么以自我为中心,或者,但凡她亲爱的哥哥不那么忍耐和迁就。
    她早该与他心意相通。
    明明她才是世界上唯一与他血脉相连的人。
    ……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少女的心,猝不及防地抽痛了一下。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察觉到莉兹的走神,年轻的骑士心生不满。
    凯文惩罚性地轻轻咬了一下少女纤细的脖颈。
    带着痒意的痛楚,唤醒了莉兹迷失的神志。
    清醒过来的少女终于看清了月光下的青年,并非她的兄长。
    而此时此刻的她,也不是那个边陲村落,天真烂漫的人类小姑娘。
    她在妖精森林中迷路,无意间踏入了血族的帝国。
    晕倒在月光湖畔的她,被好心的骑士长拯救。
    前途光明的血族青年力排众议,没有把她藏在地下室当成储备血包兼秘密情人,而是,娶了她,让她成为他的伴侣。
    但是,她做了什么?
    她躺在新来的年轻骑士怀里,浑身上下都被摸透了,还在不知羞耻地喘息着。
    而她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就任由这个陌生的男人抱着自己。
    裙带是一早开了的,坠了地。
    松松垮垮、勉强挂在骑士长太太身上的裙子,被年轻骑士粗暴的手掌揉得乱七八糟。
    同样被揉得乱七八糟的,还有少女胸前的一对雪乳。
    嫩白的娇乳上,遍布粉色的指痕,还有亮晶晶的涎水,闪着淫靡动人的光。
    并且,那胆大包天的年轻人还在不断将它揉成各种放荡而色情的形状。
    好过分……
    莉兹眼眶微微酸涩。
    哥哥那么温柔,一定不会这样过分的。
    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不过……如果当年的她也这样露着奶,顺从欲望的本能,不知羞耻地贴上去,哥哥是不是也会,粗暴地惩罚淫荡的妹妹呢?
    莉兹感觉到,粘稠的液体正从她身体隐秘的地方汩汩流淌而出。
    不是骑士长先前射进去的精液。
    或者,至少,不只是她的丈夫的精液……
    莉兹不再是当年懵懂的小姑娘,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长大后的妹妹终于明白了哥哥的痛苦与隐忍。
    当莉兹渐渐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时,她终于加倍地感受到了哥哥当年的痛苦。
    但眼前……就有一个可以弥补遗憾的机会。
    少女蔚蓝的眼眸有些迷离。
    血族青年的脸庞经过模糊之后,可以和她想象中的成熟兄长轮廓部分重叠。
    抵着她小腹的硕大性器坚硬而滚烫,也有着和记忆中少年如出一辙的温度。
    她只要闭上眼睛,完全可以当作是哥哥在贯穿她。
    ……所以啊。
    少女抬起皎洁的脸庞,看向夜空中高悬的月亮。
    亲爱的月亮,愿意告诉她答案吗?-
    --

章节目录

玫瑰夫人(西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正版草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正版草莓并收藏玫瑰夫人(西幻,NPH)最新章节